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八章 约定终生

    却说,就在李牧还在思忖着这红衣女子是甄家哪位闺女的时候。只听见,甄逸笑着问道:“宓儿,你怎么来了,爹爹还在和定国谈事呢。”

    甄宓脸色绯红,支支吾吾的说道:“宓儿是来看打虎英雄的,看他是不是有三头六臂。”

    甄逸也不生气,神色慈爱的说道:“胡闹,定国一表人才,怎么会有三头六臂?”

    李牧终于回过神来,轻咳一声,笑着说道:“三头六臂,那不成了哪吒?”

    甄宓看了一眼李牧,又低下头,柔声问道:“李公子,哪吒是谁?他真的有三头六臂?”

    李牧暗道一声,糟了,说错话了。连忙笑着说道:“甄小姐,我胡说的,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甄逸看着甄宓一脸绯红,含羞带娇的模样,就知道,闺女这是相中李牧了。不然,以宓儿平时乖巧懂事的样子,也不可能,一出来就问人家男子‘你为什么不娶甄家女儿?’。甄逸心道:这李牧是人中龙凤,绝非池中之物,他日,风云际会,必能成就丰功伟业。此人宅心仁厚,对他那位未过门的妻子有情有义。若是,宓儿嫁给他,肯定能做一平妻,也不算是委屈了宓儿。

    甄逸心中已定,笑着说道:“定国,这就是老朽的小女儿,今年十六岁。唤作甄宓,乳名宓儿。”

    李牧心下一怔,连忙问道:“甄老爷,你说甄小姐叫甄宓?”

    甄宓听着李牧喊自己的名字,直觉得双颊滚烫。甄逸见李牧一副吃惊的样子,疑惑的问道:“定国,你之前听人说过宓儿的名字吗?这不可能阿,宓儿虽然及笄,外人却不知道的。”

    李牧暗道一声不好,又说错话了。连忙笑着回道:“甄老爷,甄小姐的名字,我也是第一回听到,我是觉得这名字好听,所以再确认一下。”

    甄逸没再说话,只是点点头。突然,甄宓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李牧,柔声问道:“李公子,你为何不娶甄家女儿?”

    李牧笑着说道:“甄小姐,想必你也听到了刚才我和你爹爹的话。”

    甄宓迟疑了会,语气落寞的问道:“李公子,是不是那位貂蝉姐姐生的太美,别的女子都入不了你的眼?”

    李牧听甄宓说起貂蝉,想着自己和貂蝉已经有十天左右没见了,还真是想蝉儿了。只见,李牧点点头,抬头看着别处,神情温柔的说道:“貂蝉确实很美,她不单是模样美,而且贤良淑德,善良,大度,宽容。”

    甄宓听李牧这么说,心下一片死灰,鼓起最后的勇气,直直的看着李牧,问道:“那在李公子的眼里,甄宓能不能及得上貂蝉姐姐的万一。”

    要说李牧对甄宓没有一点意思,也不可能。只是,李牧自己的思想,还没有从他的那个时代转到现在这个时代。他总觉得,自己这样做,是背叛了貂蝉,负了貂蝉。

    李牧见甄宓那绝望凄婉的样子,不忍伤害她,连忙笑着说道:“甄小姐和貂蝉姑娘,论容貌都是倾国倾城的人,各有千秋。论内在本质,我与貂蝉相处时间久,经历的事也多,感情深厚,自然对她整个人了解的多。我与甄小姐第一次见面,但也看的出来,甄小姐也是温良贤淑的女子。不知道,李牧这么说,甄小姐能不能听得懂?”

    甄宓是何等聪慧的女子,一下就听出李牧话中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和貂蝉姐姐容貌不相上下,貂蝉姐姐和李牧相处时间长,感情深厚。而她和李牧第一次见面,自然做不到彼此了解。看来这李牧不是一个随便被美色迷惑的人,他更看重的是相处过程。当下甄宓更加倾心于李牧。

    甄宓心下欣喜不已,脱口而出:“那宓儿愿意去并州,到时候就能和李公子相处了。”话音刚落,甄宓满脸绯红,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太羞了!

    还不等李牧回话。只见,张氏快步走出来,一把将甄宓拉到身旁,神色严肃的说道:“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也不嫌害臊的。成何体统?”

    甄宓这会儿也顾不得羞,一脸坚定的说道:“娘亲,宓儿倾心倾情李牧,如果李牧不嫌弃宓儿,宓儿愿意去并州,做妻做妾都甘之如饴。”

    张氏何曾见过甄宓这般模样,平时乖巧懂事的那个宓儿,不会说出这么掉身价的话。张氏心中早已动怒,奈何有外人在场。只得看着甄逸,焦急的说道:“老爷,您看看这宓儿说的什么话,您还不劝导劝导她。”

    甄逸笑着说道:“少女怀春本是常事,女大不中留,你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我看宓儿嫁给定国,不管是做妻做妾,不会受到半点委屈的。”

    张氏见自家老爷都这么说,心下一沉,神色凝重的说道:“宓儿,人家李公子,对你没有情意,你这是何苦呢?我们甄家的女儿,有的是好人家要,宓儿又何必自掉身价,做这等让人耻笑的事。”

    甄宓听着张氏的话,直觉得心里酸涩苦楚。甄宓越过张氏,走到李牧面前,神色凄婉,哽咽着问道:“李牧,你当真对宓儿没有半点男女之情?”

    李牧看着甄宓这般模样,心下也是怜惜不已。他李牧至今还是一介布衣,不过有一副好皮囊,粗通些武技兵法。他何德何能,能让倾国倾城的貂蝉,甄宓倾心倾情于他。如今,他还没有给貂蝉名分,现在又遇到甄宓。此番远征塞外,生死未卜,他怎么能让两个没有名分的女子因为他,牵肠挂肚?

    李牧看着甄宓脸上的清泪,他很想去拭掉,但他不能。只见,李牧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正色道:“甄小姐,李牧何德何能当的起你的倾心倾情。李牧一介布衣,乡野莽夫,确实配不上甄小姐。此番,远征塞外,生死未卜,吉凶难料。如有不测,必然会负了貂蝉,伤了她的心。这是我最不想看到的。我又怎能害甄小姐替我牵心,我又怎能同时负了两位女子的深情厚意?况且,甄小姐你久在深闺,也只是见了我这一个男子,天下英雄豪杰,俊才贤士数不胜数,甄小姐见多了,自然不会觉得李牧和常人有什么区别。”

    甄宓一听李牧的话,就知道李牧对她还是有儿女之情的。心下一喜。随即又想到,李牧有可能战死沙场,那就再也见不到他了,慌忙说道:“李牧,那你别去打仗了,你跟着我大哥做生意,这样你既不会负了貂蝉姐姐,也不会负了我。”

    李牧笑着说道:“李牧平生所愿,平生所学,皆在战场上。貂蝉也劝过我,我知道她和你一样,不愿我以身试险。我知道她很不舍,很牵心,但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支持我。”

    甄宓听到李牧这么说,知道他去意已决,哽咽着说道:“李牧,那我们两个做个约定,若是你这次凯旋归来,你先娶了貂蝉姐姐,再娶宓儿好不好?”

    张氏见甄宓又说这种话,心下不喜,刚准备上前拉过甄宓,只见,甄逸用眼神制止了她,张氏只好作罢。

    李牧听了甄宓的话,心下感动不已,不由自主的上前一步,轻轻的拭去甄宓脸上的泪水,神色温柔的说道:“宓儿,此番若能凯旋归来,我会娶蝉儿,也会娶宓儿。”

    甄宓听了李牧的话,心下欣喜不已,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激动的一把抱住李牧,笑着问道:“李牧,你不是骗宓儿的?对不对?”

    李牧见这么多人看着,只得轻轻的回抱了一下甄宓,然后,将甄宓的胳膊从腰间拉下来,干咳一声,脸色发红的说道:“宓儿,是真的,不是骗你的。”

    甄宓这才意识到,这么多人看着,顿时满脸绯红的走到张氏身旁。

    李牧转身走到甄豫面前,施了一礼。甄豫连忙起身,还了一礼。李牧笑着说道:“甄公子,我想先从你这儿支十五万钱。若是此番远征,我能凯旋归来,剩下的钱我再找时间拿。若是此番远征,我有什么不测,那还得麻烦甄公子,将这些钱送到并州原平县木芝村,交给貂蝉。”李牧说完,又施了一礼。

    甄豫还了一礼,神色凝重的说道:“李兄,你放心吧,若你真有不测,我会把这钱一分不少的交给貂蝉姑娘。”

    众人听了李牧的话,悲喜交加。悲的是李牧若真有不测,那甄宓必定伤心难过。喜的是,虽然李牧没有留给甄宓什么东西,但是李牧这等重情义的人,能对貂蝉好,那也能对甄宓好。

    李牧转身看着甄宓,说道:“宓儿,对不起,我没有什么留给你。貂蝉家境普通,她家只有她和她母亲两个人,所以…”

    甄宓不等李牧说完,笑着柔声说道:“李牧,宓儿不会怪你的,貂蝉姐姐她们家更需要这些钱。只要你心里有宓儿,宓儿已经很知足了。”

    李牧见所有的事,都已经有了安排,笑着说道:“事不宜迟,李牧还要赶去真定县办事,就此别过。若咱们缘分未尽,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众人自然是一阵挽留,见李牧去意已决,也只得送李牧出了门。

    甄宓眼看离别在即,不知道这一别,两人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一下猛扑到李牧的怀里,哽咽着说道:“李牧,你一定要答应宓儿,平安归来。若你,不回来,宓儿就等你一辈子,绝不负你!”甄宓说完,将脖子上的玉坠解下来,放在李牧手里,哽咽着说道:“这个玉坠是宓儿从小戴到大的,它能保你平安!你看到玉坠,就等于看到了宓儿。”

    李牧听了甄宓的话,双眼发红,深吸一口气,强笑着说道:“宓儿,我答应你。为了你和蝉儿,我也会保护好自己!”

    李牧顿了一下,说道:“若是我真回不来了,宓儿,你不可做傻事,找个可靠的人,嫁了。不然我会不安心的。”

    甄宓强忍着心中的不舍和悲痛,也为了安慰李牧,点了点头。心里却在说:李牧,一见倾心又倾情。世间只有一个李牧,也只有一个甄宓。此生,甄宓许了你,就不再会许别人!

    李牧紧紧的抱了一下甄宓,在甄宓的额头上亲了亲,猛的放开甄宓,转身夸上赤龙,扬鞭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