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二十九章 齐人之福

    甄宓看着李牧的身影,须臾间便消失在巷口,还是不肯进门。只是痴痴的看着李牧消失的地方,两行清泪滑出眼角。

    就算张氏平时再怎么严厉,这会儿看到甄宓的模样,心肠早都软的一塌糊涂。张氏走到甄宓身边,用手拭去甄宓脸上的泪痕,柔声说道:“宓儿,李牧已经走远了,咱们进去吧。李牧志向远大,自然不会只围着家小。宓儿,既然你认定了李牧,那你就要接受这种离别,你明白为娘的意思吗?”

    甄宓轻轻地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娘亲,你说李牧能不能凯旋归来?他会来看宓儿吗?”

    张氏笑着说道:“以为娘看啊,李牧文武双全,定会凯旋归来的,他又重承诺,自然会来看宓儿的。”

    甄宓点了点头,看着张氏,神情坚定的说道:“娘亲说的对,既然我认定了李牧,就应该相信他,支持他,不能拖累他。娘亲,咱们进去吧。”

    却说,李牧出了巷口,便下了马,毕竟城内不能纵马。直到李牧出了城,他才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无极城。李牧在心里默默的说道:宓儿,虽然我跟你认识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我对你的感情也没有对蝉儿的那么深,但是我对你的心思如同对蝉儿的心思一样,仅仅是因为你这个人,没有掺杂任何利益相关的东西。宓儿,相信我李牧,我给你的承诺一生都不会变,等着我回来。

    随即,李牧跨上赤龙向赵家村一路狂奔而去。

    李牧到赵云家的时候,赵云他们正准备吃午饭。看到李牧走进来,赵云连忙起身,笑着问道:“义兄,为何来的这般快?快坐下吃饭吧。”

    李牧笑着说道:“事情办的快,我就早些回来了。”

    刘璃向李牧问了声好,就给李牧盛饭去了,赵风本想起身的,李牧示意他不用起来了。四人吃了饭,便开始闲聊起来。

    李牧看着赵云笑着说道:“子龙,不知你和樊姑娘什么时候办婚事?”

    赵云正色道:“义兄,咱们要不了几天就要投军打仗了,我想等到这次凯旋归来,再和阿娟办婚事。”

    赵风点点头,说道:“子龙,此番远征塞外,归期未定,我看你先和樊姑娘把婚事定下来。樊员外这人非宅心仁厚的人,我担心,时间久了,会有变化。”

    李牧接着说道:“子龙,赵大哥说的有道理。”随即,李牧从挎包中拿出十五万钱,放到桌子上,说道:“这是十五万钱,十万钱给樊员外,剩下的五万钱留着家里用。赵大哥,不知道你的武技和子龙相比,如何?”

    赵风笑着说道:“应该有子龙一半的功力。”

    李牧点点头,也就是说赵风的武技在三国中,也算是二流武将的功力。李牧笑着说道:“赵大哥,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之后,你要加紧锻炼身体,钻研武技,学习兵法,这天下就要乱了,以后有的是建功立业的机会。我希望你和大嫂收下这五万钱,若还当定国是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赵风夫妻和赵云自然又是一阵感谢。剩下的半天时间李牧和赵云又开始探讨兵法,钻研枪法。

    第二天,李牧见赵风身体已无大碍,只剩下慢慢恢复的了。便辞别赵云,赵风夫妻,沿着来时的路,原路返回。李牧心下想着貂蝉,自然是归心似箭。本来三天多的路程,李牧用了三天就赶到了木芝村。

    第三天的傍晚时候,李牧来到木芝村时,远远的看到一抹倩影在村口来回移动着。李牧知道那是貂蝉,当即轻夹马腹,赤龙会意,欢快的奔跑起来。就在李牧看到貂蝉的时候,貂蝉也看到了远处而来的李牧。

    这次,貂蝉在距离李牧十多步的地方停下脚步,李牧刚停下赤龙,貂蝉便跑着扑向李牧。二人抱住的一瞬间,貂蝉抬起头刚准备说话的时候,李牧突然亲了下来,貂蝉只觉得唇上一热,来不及反应,李牧的舌头已经闯进貂蝉的小嘴,开始攻城略地。貂蝉哪经历过这种事,几个呼吸间,就被李牧吻得晕头转向,只得任他需索。李牧越吻越停不下来,一只手开始在貂蝉的纤腰上游动,然后一路往上,接着李牧就碰到了貂蝉的高耸,直觉得温热挺翘柔软,李牧便轻轻的揉捏着。胸部的触感让貂蝉回过神来,貂蝉开始推搡着李牧。这时,李牧也回过神来,赶紧将手从貂蝉身上拿来,人也跟着推开了貂蝉。

    貂蝉见李牧推开了她,只当是李牧生气了,也顾不得害羞,柔声说道:“阿牧,你生气了?可这是在外面,会有人看到的。”

    李牧之所以推开貂蝉,是因为他需要调整呼吸,压下那股生理反应。李牧听到貂蝉这么说,玩心大起,故意板着脸,说道:“嗯,我现在很生气,蝉儿,你说怎么办吧?”

    貂蝉满脸绯红,含羞带娇的说道:“阿牧,你别生气了,那,那你说怎么办?”

    李牧继续板着脸,说道:“蝉儿,就像刚才那样,不然,我会很生气的。”

    貂蝉立马回道:“阿牧,不行的,我怕,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那还得了,反正不能是在这里。”

    李牧还是板着脸,说道:“那蝉儿的意思是,在屋子里就可以了?”

    貂蝉立马说道:“阿牧,那也不行的,我娘就在家里。”

    看着貂蝉这般模样,李牧再也逗不下去了,一把将貂蝉揽在怀里,朗声大笑起来。貂蝉这才发现,原来这一会儿,都是李牧在捉弄她。顿时对着李牧又掐又打,羞恼着说道:“李牧,你这个大色狼,大坏蛋,我再也不理你了。”李牧知道,貂蝉并没有真的生气,一双手开始在貂蝉的纤腰间挠痒痒。貂蝉哪受得了,“咯咯”的笑着,求饶道:“阿牧不是大色狼,阿牧不是大坏蛋。”

    李牧弯腰将貂蝉抱上赤龙,自己跨上马,一会儿便到了貂蝉家,杨氏自然少不得一番嘘寒问暖。吃过饭,李牧本想着回饮马村,貂蝉毕竟还没过门,自己住在这儿,对貂蝉和杨氏的名声不好。杨氏劝着说,貂蝉迟早要嫁给李牧的,不碍事。最后李牧还是留下来了,杨氏母女自然是住一间屋。

    这一晚,李牧想着,不管怎样,他都应该向貂蝉坦诚甄宓的事。第二天,吃了早饭,李牧给杨氏说了一声,就拉着貂蝉出了门,二人来到木芝村外的小河边。

    李牧看着貂蝉,觉得自己心里发虚的紧,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蝉儿,若是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原谅我吗?”

    貂蝉心下一惊,连忙问道:“阿牧,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李牧只好将自己在甄家的事,一五一十,毫无隐瞒的说给了貂蝉听。李牧看到貂蝉听完后也不说话,顿时心下一沉。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甄宓了呢,怎么说,也应该把貂蝉娶回家再说啊。现在,李牧终于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感觉了。就在李牧等的心急火燎的时候。

    貂蝉抬起头看着李牧,柔声说道:“阿牧,这算不得对不起蝉儿的事。大丈夫三妻四妾很平常的。蝉儿知道,阿牧身负文韬武略,又生的丰神俊朗,能博得女子的欢喜,再正常不过了。况且,蝉儿早在倾心倾情阿牧之前,便知道阿牧身边不会只有蝉儿一个人。再说了,那位甄小姐对阿牧也是一片痴情,她对阿牧的情意,不会比蝉儿对阿牧的少。甄小姐是富家千金,尚且能为了阿牧,做妻做妾,都不在乎。何况蝉儿不过是平常人家的女子,又怎么会在乎这些呢?阿牧,你答应蝉儿,不管以后娶多少女子,心里都要有蝉儿的一席位置。不然,蝉儿会很伤心,很难过的。”

    李牧知道貂蝉心里是在乎的,只是这个时代的女子,地位地下,才不得不妥协。李牧的心里直觉得有一股深深地负罪感。李牧一把抱住貂蝉,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对不起,最终我还是负了你。不管嫁给我的女子是皇亲国戚,还是富贾千金,蝉儿永远都是李牧的正妻。”

    貂蝉柔声说道:“阿牧,你胡说什么呢,这怎么能叫负了蝉儿呢?若是阿牧喜新厌旧,抛弃蝉儿,那才是负了蝉儿。而且,蝉儿愿意和甄小姐一同服侍阿牧。哎呀,就是便宜了你这个大色狼。”

    李牧见貂蝉愿意开玩笑了,心里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一些。笑着说道:“蝉儿,你和宓儿都是我的妻子,我们应该是平等的,你们不能把自己当成是伺候我的下人。知道吗?”

    貂蝉有点茫然的问道:“做妻子的,不应该侍候丈夫吗?”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反正我们家不需要这个,以后你就知道了。”

    突然,李牧想到,这周边风景这么好,眼前的人儿这么美,拍几张照片。李牧从挎包中拿出太阳能手机(读者:兄台,太阳能手机?你怎么不去当科学家?作者:剧情需要,允许我胡编。读者:滚!)递给貂蝉,笑着说道:“蝉儿,你猜这是什么东西?”

    貂蝉拿着手机打量了会,欣喜的说道:“阿牧,这面镜子怎么不是铜做的?”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这不是镜子,这个东西叫做手机?”

    貂蝉诧异着说道:“阿牧,手机?我从没见过这么新奇的东西。”

    李牧将手机开机,把摄像头打开,对着貂蝉拍了几张照片,说道:“蝉儿,快看这是谁?”

    貂蝉仔细端详了会照片,惊诧的说道:“阿牧,蝉儿怎么在里面?”

    李牧无法解释清楚,只好胡编道:“蝉儿,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一个宝物。来,我教你怎么用的。”然后,李牧把怎么用手机拍照的,用手机录像的功能,全部示范给貂蝉看。貂蝉一学就会,然后就看见貂蝉拿着手机,玩的不亦乐乎!最后,李牧还特意抱着貂蝉,拍了几张自拍照。

    就这样,李牧从冀州回到木芝村之后再没回饮马村。每天除了研究枪法和兵法,就和貂蝉游山玩水,自然是一番惬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