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章 貂蝉甄宓

    李牧想起他和赵云的约定,赵云会在八月二十三从冀州赵家村出发,然后来并州木芝村同他会合。李牧想着赵云最快会在八月二十五傍晚,最迟也应该会在八月二十六到达木芝村。

    八月二十三李牧辞别了貂蝉,回了饮马村。牛二夫妻二十多天没见到李牧,相见自然是一番嘘寒问暖,难掩心中的热情。李牧给牛二夫妻留了三万钱,牛二夫妻满含热泪,千恩万谢。李牧把剩下的十一万钱准备拿回去,交给貂蝉。

    李牧辞别了牛二夫妻,一路疾行到将军岭,他把赤龙拴在山脚下,抬步回到石室,李牧看着石室,心下想到:此去投军,远征塞外,要么名扬天下,要么马革裹尸。

    李牧快步来到小石室,朝着武安君人形木架,双膝及地,三叩头。跪直身子,正色道:“武安君,学生又来叨扰你了。学生此番下山,前往雁门投军。若学生所料不差,应该会远征塞外,攻打鲜卑。若武安君在天有灵,请助学生一臂之力,让学生此番远征,旗开得胜,马到成功!”李牧说完,站起身来,又深深一拜。

    李牧从人形木架上,拿下九龙盔戴在头上,拿下龙鳞锁子甲穿到身上。李牧发现,武安君的这身盔甲穿在他的身上,竟然像是量身订做的,出奇的合身。李牧心下大喜,当即又朝武安君人形木架,深深一拜。李牧出了石室,掩盖好洞口,下了山,骑上赤龙,朝着木芝村而去。

    却说,貂蝉远远的看到李牧骑着赤龙而来,她看到李牧身上的盔甲赤色油亮,今天的李牧如同神将下凡,英武中透露着一股威严霸气。终于李牧来到貂蝉身边,貂蝉绕着李牧走了打量了一圈,神色狡黠道:“民女貂蝉,见过李将军。”

    李牧配合着说道:“姑娘不必多礼,抬起头来,让本将军好好瞧瞧。”

    貂蝉狡黠一笑,娇嗔道:“李牧,你这个大色狼,当了将军,就开始调戏民女了。”

    李牧笑着说道:“哪有,我只调戏一个叫貂蝉的民女。”

    貂蝉娇嗔道:“油嘴滑舌的大坏蛋。”

    就这样,李牧和貂蝉两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着回了家。

    八月二十五的傍晚,李牧去木芝村外等赵云,没等到。八月二十六早上,李牧又去村口等赵云,还是没等到。眼看着快中午了,李牧只好先回貂蝉家,心下想着,子龙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为何到现在还不来。

    李牧在家等了两刻钟,杨氏就把饭做好了,三人正准备吃饭时,便听到院门外传来赵云的声音。李牧当下起身,说了一句,子龙来了,快步出了屋门,貂蝉和杨氏也知道赵云是李牧的结义兄弟,自然不会把赵云当外人,二人连忙起身,跟着李牧出了屋门。

    李牧到了院子一看,除了赵云,还有甄豫,甄尧,旁边还有辆马车。李牧心下诧异,这甄家兄弟怎么会来?这马车是干什么用的?

    李牧刚和赵云、甄豫、甄尧打了声招呼,准备请他们几人进屋说话。只见马车上一只玉手掀开帘子,一个年龄女子探出头,欣喜的喊道:“李牧,宓儿来看你了,宓儿好想你。”

    李牧瞬间回过神来,甄宓怎么来了,李牧回头看了一眼貂蝉,见貂蝉脸上并无半点变化。李牧只好硬着头皮,走出院门,把甄宓从马车上抱下来。只见李牧神色又惊又喜,笑着说道:“宓儿,你怎么来了?一路上受了不少苦吧。”

    甄宓一把抱住李牧,摇摇头,哽咽道:“宓儿一点都不苦,见不到你才是苦。”

    李牧赶紧拭去甄宓脸上的泪水,神色温柔的说道:“宓儿,不哭了,这不是见到了么?”

    只见,杨氏母女走上前来。杨氏看着众人,说道:“想必,你们几位都是定国的朋友吧,快请进来坐。”

    李牧拉着甄宓的手,走到杨氏母女面前,干咳了一声,不自然的说道:“伯母,蝉儿,这是我义弟赵云赵子龙,这是中山无极甄家的大公子甄豫,还有三公子甄尧。我旁边的这姑娘是,甄家的五小姐甄宓。”

    李牧又给赵云他们介绍道:“这是杨伯母,这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貂蝉姑娘。”

    只见,杨氏上前几步,拉着甄宓的手,笑着柔声说道:“甄小姐长得真俊俏,这一路走来,受了不少苦吧。”

    甄宓霞飞双颊,柔声说道:“伯母过奖了,甄宓不辛苦。”

    又见,貂蝉轻移莲步走到甄宓跟前,施了一礼,柔声说道:“貂蝉见过甄小姐。”

    甄宓赶忙放开杨氏,对着貂蝉还了一礼,低着头柔声说道:“貂蝉姐姐,你折煞宓儿了,如果姐姐不介意,就叫我宓儿。”

    貂蝉盈盈一笑,说道:“宓儿妹妹,以后咱们就以姐妹相称。”

    甄宓见貂蝉这么说,欣喜道:“谢谢貂蝉姐姐成全。”

    李牧偷偷的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长吁一口气,还好,没有吵起来。李牧连忙把几人请进门,又和貂蝉给众人端茶递水,貂蝉,杨氏,还有赵云早就习惯了。可是,甄家人不知道李牧的这种习惯,心里觉得不舒服。

    甄豫看着小妹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站起身来说道:“定国,你一个大男子,怎么能做端茶递水的事,这要是传出去了,你的颜面何在?”

    李牧笑着说道:“甄大哥,这是自己家,我家乡的规矩就是夫妻共同承担家务,夫妻间相互扶持。若是以后有了仆人,这等事就不用我做了。”

    只见,甄家三兄妹诧异的互相看了一眼,甄豫笑着说道:“这规矩我还是头一次见,不过这也是增进夫妻感情的一种方式。”

    甄宓听了甄豫这么说,神色向往的说道:“阿牧,貂蝉姐姐,宓儿以后嫁过来,到时候我们三人做家务。”话音刚落,甄宓满脸绯红,心道:太羞了!

    众人听了甄宓的话,笑了起来。杨氏起身拉着貂蝉去了厨房,准备再做几个菜。如今有了李牧的钱,貂蝉家的生活自然是越来越好了。

    杨氏一边烧菜,一边询问这甄小姐的事,貂蝉也不隐瞒,把李牧说给她的话,又说给杨氏听。

    杨氏听完,沉默了一会,说道:“蝉儿,你觉得以后嫁给定国,心里委屈吗?”

    貂蝉看着杨氏,神色坚定的说道:“娘亲,秀儿不委屈,阿牧他对秀儿真的很好。何况,秀儿看这甄小姐温良贤淑,以后秀儿会和甄小姐好好相处,服侍好阿牧的。”

    杨氏点点头,说道:“不委屈就好,为娘看得出来,这甄小姐虽然是富家千金,但却是个温良贤淑的好女子。定国,是要做大事的人,自然不会只有一房妻子,这妻妾争宠是大忌,秀儿要学会大度宽容。不知道,定国有没有说,秀儿和甄小姐谁做妻谁做妾?”

    貂蝉脸色一红,柔声说道:“阿牧说了,不管他以后娶得是皇亲国戚,还是富贾千金,秀儿都会是正妻,甄小姐应该是平妻。”

    杨氏听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定国这孩子,有情有义,秀儿没有跟错人。”

    众人吃过饭,杨氏母女拉着甄宓说女人之间的悄悄话。

    李牧,赵云和甄家兄弟出了屋,就在大桑树下喝茶聊天。李牧才知道,原来,自从他离开之后,甄宓对他的思念越来越重,都快茶不思饭不想了。最后甄逸夫妻决定,就让甄豫和甄尧护送甄宓前去并州木芝村,赶在李牧投军之前,见李牧一面。正好,赵云赶到并州境内时,碰到了甄豫一行人,赵云见对方口音和自己的相像,细问之下才知道,甄家兄妹跟他一样也是去找李牧的。赵云见马车里是未来的嫂嫂,怕路上出了意外,也不着急赶路,保护着甄家兄妹来到木芝村,这才耽搁了点时间。

    众人知道,明天李牧和赵云就要去雁门了。自然,把时间留给李牧和貂蝉,甄宓。

    李牧见貂蝉和甄宓相处融洽,还真有点亲姐妹的意思,心下也安定了。李牧牵着两人,来到木芝村外的小河边。李牧看着貂蝉和甄宓,心中感慨万千,笑着说道:“蝉儿,宓儿,我李牧何德何能,能让两位倾国倾城的女子,倾心倾情于我。想必是我十世修来的福分。”

    貂蝉笑着柔声说道:“蝉儿能遇到阿牧,能让阿牧倾心倾情,何尝不是十世修来的福分呢。以后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蝉儿对阿牧不离不弃。”

    甄宓脸色一红,柔声说道:“貂蝉姐姐都把宓儿要说的话说完了。阿牧,宓儿会和貂蝉姐姐相敬相爱,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都会对阿牧不离不弃。”

    李牧心下感动不已,将貂蝉和甄宓,揽在怀里,神色温柔的说道:“不管贫穷还是富贵,李牧终生都不会负了蝉儿和宓儿的。”

    貂蝉笑着说道:“阿牧,你快把你那手机拿出来,让宓儿妹妹也看看。”

    李牧笑着说好,把手机递给貂蝉,貂蝉拉着甄宓给甄宓讲解拍照功能,没一会,甄宓就学会了。只见两个妙龄女子,在小河边走过来走过去的拍照,玩的不亦乐乎!李牧看着貂蝉和甄宓这般模样,直觉得心里有一种强烈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最后,李牧自然是抱着貂蝉和甄宓,给三人自拍了一张合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