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二章 兵出雁门

    第二天,卯时刚过,李牧便召集伍长和士兵前来集合列队。每一伍的伍长带着他的士兵站成一列。

    李牧看着前面的五列士兵,朗声说道:“今天,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乃凉州武威郡人,我姓李名牧,字定国。战场上,我们不管是一伍还是一什,那都是一个团队。是团队就应该清楚团队中每一个人,这样即使我们的建制散了,只要我们认识我们建制的人,就能重新组织起我们的建制。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齐声喊道:“是!是!是!”

    李牧点了点头,这帮人精气神还可以。李牧朗声说道:“军人的职责是保家卫国,想想你们的妻小,面对敌人,我们应该怎么做?”

    众人齐声喊道:“杀!杀!杀!”

    李牧点了点头,军心可用。李牧朗声说道:“无规矩不成方圆,身为军人,我们就得遵守军中纪律,若是在我李牧的这一什,有人胆敢触犯军规军律,我定将严惩不贷!”

    众人齐声喊道:“是!是!是!”

    李牧接着朗声说道:“你们上了战场,想不想活着走下来?”

    众人齐声喊道:“想!想!想!”

    李牧朗声说道:“如果想活着走下战场,那就得锻炼身体,学好武技。从明天开始,不管严寒酷暑,不论阴晴雨雪,卯时一到,准时在此集合。若有迟到早退着,杖二十。若因病不能来者,要在你们伍长那儿请假。听清楚了没有?”

    众人齐声喊道:“是!是!是!”

    李牧朗声说道:“各伍长带队,绕着大营跑三圈。”

    众人齐声喊道:“是!是!是!”

    李牧本想着,跟在众人身后跑步。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面相威严,留着满脸胡须的中年男子朝他走过来。李牧见此人甲胄鲜明,盔甲精良,心道,应该至少是校尉一个级别的军官。

    李牧连忙上前一步,施了军礼,朗声说道:“李牧参见将军。”

    那中年男子,点点头,说道:“不必多礼,本将看你对这练兵,颇有研究,可是读过兵书?或者是在哪儿当过兵?”

    李牧回道:“李牧粗通些兵法,不曾当过兵。”

    那中年男子拍了拍李牧的肩膀,说道:“不错,能学以致用。好好干吧,有的是立功机会。”话音刚落,便越过李牧,朝前面走了。

    李牧回道:“属下知道了,属下恭送将军。”

    大约一个时辰后,李牧听到军中鼓声想起,知道这是集合列队的意思。李牧以最快的速度集合士兵,赶到集合地点。只见,上万人按部,曲,屯,什,伍为建制开始集合列队。像李牧这种级别的人,也只能站在队伍的后面。

    三通鼓结束,只见指挥台上走上来一个中年将军,李牧抬头一看,那不就是刚才和自己说话的那个军官么,自己果然没有猜错。

    只见,那中年男子扫视了一圈台下,朗声说道:“我乃大汉左中郎将皇甫嵩,负责整个雁门驻军的募兵,练兵事宜。”

    李牧心下一怔,皇甫嵩,东汉末年的名将啊,数次大破黄巾军,击败张梁,张梁战死,最后更是将黄巾军的头领张角,剖棺戮尸,传首京师。

    就在李牧心下思忖的时候,皇甫嵩说道:“眼下,外敌寇掠边疆,大汉岂能容忍?天下黎民百姓,皆是我等军人的衣食父母。我皇甫嵩不才,承蒙陛下看重,委任我为左中郎将,我皇甫嵩定当为陛下分忧。我意,从今日起,大军严加操练,三个月后,出塞破敌!”

    只见,数万人山呼“杀!杀!杀!”

    皇甫嵩一抬手,只见,校场内顿时鸦雀无声。李牧心道:不愧是名将啊,现在的自己还真是差的有点远。

    皇甫嵩接着说道:“本将今天在大营巡逻的时候,碰到了一个什长,他的练兵之法颇为有用。我们雁门军就是一个团队,各部各曲之间要互相团结配合。军中的每一个人,包括我也要遵守军规军律。每一个人也要不避寒暑,不畏风雨,严加操练,这样才能有更大的机会,活着走下来。以上三点,大家都清楚了么?”

    数万人山呼:“是!是!是!”

    就这样,从左中郎将皇甫嵩召集大军集合之后,数万大军不避严寒酷暑,不畏阴晴雨雪,严加操练。不知不觉中,时间走过了三个月,来到了天寒地冻的十二月中旬。

    李牧平时除了练兵,就和赵云,张辽探讨兵法,钻研武技。经过三个月的钻研武技,张辽的进步速度最快,毕竟他是李牧三兄弟中武功相对差一些的人。这时候赵云的七探蛇盘枪法已经有了雏形。李牧自然也是有进步的,他在破虏枪法的基础上,创出了乾坤无极枪法的雏形。

    此时的并州木芝村,已经下了好几场雪。只见,貂蝉身着一身红色棉裙,正和杨氏做女红。

    貂蝉抬起头,看着杨氏,柔声问道:“娘亲,阿牧都走了有三个半月了,怎么还没有音讯。”

    杨氏回道:“秀儿,别担心。或许,定国已经出塞了,不通音讯,也是正常。”

    貂蝉又问道:“娘亲,张叔说他去打听消息,打听到了么?”

    杨氏摇了摇头,说道:“听你张叔说,雁门城,雁门关方圆百里已经禁止行人通行了,打探不到消息。”

    貂蝉看了一眼窗外,峨眉轻蹙,说道:“这都十二月中旬了,天寒地冻的,不知道阿牧有没有穿暖,能不能吃饱饭。”

    杨氏放下手中的针线,拉起貂蝉的手,柔声说道:“秀儿,别担心,我记得啊,你爹那会打仗的时候,还是能吃饱饭,能穿的暖。”

    貂蝉想起爹爹战死在沙场,不由得眼眶一红,哽咽道:“爹爹,如果您在天有灵,保佑好阿牧,让他平安归来。”

    此时中山无极甄家,只见,甄宓穿着一身粉色锦缎棉裙,在地上走来走去的。

    只见,甄豫头顶着雪花,走进大厅,还来不及喘口气。甄宓快步上前,一把拉住甄豫的胳膊,焦急的问道:“大哥,你打听到阿牧的音讯了么?”

    甄豫缓了一口气,说道:“小妹,我托了好多关系,从给雁门城运送粮草的一个军需官那儿得知,大军最近正在紧急筹备粮草,想必是要出塞了。至于,定国的具体消息,那就不知道了。”

    甄宓放开了甄豫,喃喃说道:“大军准备出塞了,也不知道阿牧有没有穿暖?”

    甄豫说道:“小妹,你放心吧,雁门大军的军需物资都是朝廷特供的,定国肯定穿的暖。”

    甄宓看着外面的纷纷雪花,哽咽道:“可是,宓儿还是很担心阿牧,很想他。”

    张氏看着甄宓这般模样,赶紧上前安慰。

    此时的雁门城大雪纷纷,城内弥漫着一片肃杀之气,只见指挥台上,皇甫嵩振臂高呼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本将决定,半个时辰之后,大军出塞,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万人齐吼道:“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