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三章 李牧用兵

    皇甫嵩的将令下达之后,各部开始迅速的准备起来。半个时辰之后,随着低沉雄浑的号角声,三万大军缓缓的开出雁门关。大汉军队尚赤色,在遍地白雪的衬托下,三万大军如同一条赤色巨龙。

    李牧、赵云和张辽所在的那一部,属于前军,是最先开出雁门关的。李牧看了看前方,又看了看身后蜿蜒曲折的大军,胸中豪情万丈。李牧心道:此去,定当大破鲜卑,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出塞大军,从雁门关出发,一路经过桑乾,然后驻扎于平城休整。李牧发现,这一路上并没有发现鲜卑人的踪迹。第二天早上,李牧得到消息,皇甫嵩开始分兵了,他亲自帅领两万人向北挺进,然后让校尉刘龙,王虎率领一万人西进云中。

    李牧三兄弟跟随着刘、王二校尉开始西进。就在李牧思索着,为什么皇甫嵩会分兵的时候,赵云和张辽策马而来。

    赵云看着李牧沉思的样子,开口说道:“大哥,如今皇甫将军分兵两处,以子龙看,并非良策啊!”

    李牧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前方,说道:“文远,你怎么看?”

    张辽摇了摇头,面色严肃的说道:“我觉得二哥说的有道理,分兵恐怕有害无利。”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皇甫将军此番分兵,是想让我们西进大军,进击云中的鲜卑军,若是我们进展顺利,那就可以吸引鲜卑王庭,弹汗山附近的驻军。到时候,皇甫将军就可以直击弹汗山。此计虽妙,若是一旦失策,后果不堪设想啊!”

    确实,李牧猜到了皇甫嵩的此番分兵的真正目的。

    赵云点点头,说道:“大哥,若是这三万人交给你指挥,你怎么用?”

    李牧笑着说道:“大军西进,令轻骑突袭云中,再让主力部队埋伏于,弹汗山王庭救援云中的途中。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张辽想了想,笑道:“大哥此计甚妙!唉!可惜啊。”

    李牧笑着说道:“文远不必叹息,战场上瞬息万变。也许皇甫将军的计策能成功呢。”

    刘、王的西进大军,从平城出发,一路向西,经过左云县,右玉县,用了三天时间才到到达清水河。

    李牧看着西进大军,行动如此迟缓,这一路上,鲜卑人的踪迹已经很明显了。恐怕西进大军的行踪早已被鲜卑人掌握了。他却无能为力,只能仰天长叹。

    赵云和张辽看着大军驻扎在清水河,便来找李牧,正好看到李牧仰天长叹的样子,张辽连忙问道:“大哥,何故叹息?是因为西进大军行动太过迟缓吗?”

    李牧苦笑道:“刘校尉,王校尉不会用兵啊。清水河地势低洼,若是云中鲜卑军突袭而来,如何是好?为今之计,若是在清水河左右两侧各伏兵两千,眼下困局也能破除。”

    赵云立马说道:“大哥,你看,若是我们去找刘校尉和王校尉,陈说此间利害,可有用?”

    李牧回道:“此二人若是能听我等的建议,西进大军当建一功。若是不听,唉!算了,还是去找找吧。”

    李牧三人来到刘、王二校尉的营帐时,只听得营帐中传来喝酒作乐的声音。李牧三人向门口的亲卫兵说明来意,那亲卫兵便进去通报。

    李牧三人等了近半个时辰,那亲卫兵喝的晕晕乎乎的走出来,含糊不清说,两位校尉让他们三人进去。

    李牧三人进了营帐,看着刘、王二校尉东倒西歪的躺着。李牧施了军礼,朗声说道:“什长李牧参加二位将军,李牧有重要军情前来禀报。”

    那王校尉早已鼾声四起,刘校尉迷迷糊糊的说道:“什么重要军情?”

    李牧便将自己的想法告知刘校尉。刘校尉酿跄着站起来,口齿不清的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啊,我才是西进大军的指挥官。滚出去!”

    赵云和张辽看到李牧周身杀气腾腾,右手已经碰到了游龙剑,两人心下大惊,连忙拉着李牧出了营帐。

    李牧满脸怒气的说道:“此二人要葬送我西进大军啊!刘龙匹夫,安敢如此?”赵云和张辽自然是一阵劝慰。

    须臾间,李牧静下心来,说道:“子龙,文远,今夜云中鲜卑军必来突袭。我们三人所能动员的不过七十多人,你二人让士兵每人准备一支火把,待鲜卑军袭营的时候,烧毁军营大门,我等三人,可以将鲜卑军分割成两段。记住,不用管我们军营,只需冲杀鲜卑后军即可。”

    李牧交代完之后,三人便分头准备。约莫半个时辰,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只见李牧三兄弟所掌握的三什士兵,全副武装,静静地坐在营帐中。

    果然,丑时刚过,突然营中火起,喊杀声不绝入耳。只见,那鲜卑军“嗷嗷”怪叫着冲进军营,四处纵火,逢人便砍,一时间,军营中传来汉军鬼哭狼嚎的声音,惨叫声不绝入耳。王虎校尉在睡梦中去了地下向阎王爷报道,死的还算安详。刘龙校尉只穿了件单衣,鞋子都来不及穿,刚走出营帐外,准备上马逃命,直觉得后劲一凉,一颗脑袋冲天而起。

    却说,就在鲜卑军冲进大营,四处纵火的时候,李牧让那七十多个士兵,把手中的早已点燃的火把,扔向营门口。只见营门口瞬间火起。

    只见,身跨赤龙的李牧,看着那七十多个士兵,大声吼道:“儿郎们,想要活下去,就随我冲杀,杀尽鲜卑狗!”

    那七十多个士兵,早被李牧的未卜先知,震惊的五体投地,眼下,听着李牧这么说,自然是拼命了。

    李牧,赵云,张辽三人,怒吼着冲进鲜卑后军。鲜卑后军看着营门火起,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冲进去的时候。只见,营门口冲出来三个天神般的少年,一路冲杀到鲜卑后军。只见两杆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一杆长戟左右横扫,李牧、赵云、张辽三人如入无人之境,手下无一合之将。片刻间,李牧三人已经杀透后军,李牧三人,调转马头,又开始一路冲杀到军营门口。

    那鲜卑军的领军之人,见李牧三人,无人可挡,而自己的兵马若是在这么耗下去,怕是要全军覆没。只见,那鲜卑领军之人,大喊了一声“撤”,便先调转马头,朝着云中方向奔去,也不管还留在营中的那些鲜卑军。

    李牧见鲜卑后军撤了,转身一看,七十多个士兵,只剩下不到四十人。李牧大声喊道:“鲜卑狗贼,杀我同袍,我们应该怎么办?”

    那剩下的三十多个士兵,这会儿早都杀红了眼,怒吼着:“杀光他们。”

    李牧三人并马前行,用手中的枪戟挑开营门口的燃烧物。三人轻提马缰绳,只见三匹马越过营门口的所剩不多的燃烧物,冲杀到军营里。

    却说,营中的鲜卑军,见自己一时半会儿,出不了营门口,自然是心下大急。况且,鲜卑骑兵如今陷在了军营中,自然是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汉军刚被鲜卑军袭营的时候,确实慌不择路,后面看到冲进军营的鲜卑军也就五六千人。还好平时的训练帮了他们,汉军很快在他们的伍长、什长、屯长、军侯的带领下,开始反击。

    就在汉军逐渐掌握主动的时候,李牧,赵云,张辽三人,如同天降,所到之处,死伤一片。那些鲜卑万中挑一的勇士,在李牧三人的手下,也是走不过三合。汉军顿时士气大振,不断地收割着鲜卑军的人头。终于,在半个多时辰之后,营中的鲜卑军全军覆没。

    李牧转身看了下,那三十多个士兵,如今只剩下不到二十个。李牧大喊道:“伍长出列。”只见十五个伍长,只剩下四个,还都个个带伤。李牧看着这四人,正色道:“登记阵亡士兵,战事结束后,我李牧给他们抚恤金。”那四人答了声“是”,便下去做登记了。

    赵云和张辽走到李牧跟前,看着神色凝重的李牧。赵云沉吟了会,问道:“大哥,眼下我们给怎么办?”

    李牧回道:“那两个无知匹夫呢?”

    赵云回道:“大哥,还不知道,战场伤亡,还没有做统计。”

    张辽说道:“大哥,二哥,你们稍等片刻,我去问问。”

    只见片刻之后,张辽跑过来,笑着说道:“大哥,二哥,那两个匹夫都死了。”

    李牧点了点头,看了看赵云和张辽说道:“眼下,若是我能掌握这支军队的指挥权,我西进大军,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赵云和张辽对视了一眼,张辽说道:“大哥,非常时期,可用非常手段。”

    李牧点了点头,起身朝着一名汉军军侯所在的位置走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