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四章 李牧用计

    李牧、赵云、张辽三人走到离他们最近的军侯跟前。李牧三人向那军侯施了军礼。

    李牧看着那军侯,问道:“大人,我军大营已遭鲜卑军突袭,如今大人在军中的职位最高,还请大人早些定夺。若是鲜卑人,去而复返,西进大军危矣!”

    那军侯本是本事平常之人,哪有什么主意,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就在李牧三人等的心急时候,一名士兵前来报告伤亡情况,此役汉军伤亡五千余人,鲜卑伤亡九千余人。李牧心道: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军侯胸中无策,只是在地上走来走去,李牧见状,上前一步,朗声说道:“大人,事不宜迟,请大人下令,让我军集合列队,重新组织军队。”

    那军侯心中毫无主意,只得采纳了李牧的建议。三通鼓罢,汉军列队集合完毕。只见汉军军容不整,士气低落。那军侯多番鼓舞士气,不得见效。

    李牧跨步走到那军侯的身旁,扫视了一圈在场的四千余名士兵,朗声说道:“不遵将令,该杀!”

    四千余士兵见李牧杀气腾腾的样子,立马噤若寒蝉,全场顿时鸦雀无声。片刻间,只见汉军军容整齐,士气自然是提高了不少。

    李牧又扫视了一圈,点点头,军心可用,朗声说道:“我李牧,想问一问你们出塞之前的誓言是什么?”

    汉军士兵高呼道:“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李牧气沉丹田,大吼道:“大声点,我听不到。”

    汉军山呼道:“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李牧点了点头,不错,士气有了,军心可用。李牧朗声说道:“在场的各位,都是我大汉铁骨铮铮的好儿郎,此番远征塞外,西进云中,正是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时候。不想,刘、王二校尉不懂用兵,致使我西进大军,遭此一败,奇耻大辱,安能不报?”

    汉军山呼道:“报仇!报仇!报仇!”

    李牧点点头,朗声说道:“在场的各位,都是我大汉子民,身为军人,保家卫国,自当慷慨赴死,想想你们家中的父母妻小,我们西进大军,应该怎么办?”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李牧突然拔出游龙剑,剑指苍天,朗声说道:“鲜卑狗贼,寇掠我大汉边疆,藐视我大汉天威,杀我同袍,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只见在场的汉军,双目赤红,目眦欲裂,嘶吼道:“报仇雪恨!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李牧心下大喜,朗声说道:“我李牧,不过是一什长,想报仇雪恨,却身单力薄。但,我李牧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场的各位,若想报仇雪恨的,上前一步。”

    李牧话音刚落,赵云几个跨步走上前来,朗声喊道:“什长赵云,愿去!”

    张辽也是几个跨步走上前来,朗声喊道:“什长张辽,愿去!”

    李牧、赵云、张辽帐下的十多个士兵大吼道:“誓死追随将军!”

    汉军士气,本就已经被李牧鼓舞起来了,这会又看到李牧、赵云、张辽三人都是威严不凡,况且,汉军知道,就在之前鲜卑军袭营时,是这三人杀退了鲜卑军的后军。

    须臾间,只听得汉军山呼道:“誓死追随将军!誓死追随将军!誓死追随将军!”

    那军侯看到这局面已经被李牧所掌握,虽心有不甘,还是说道:“杨勘,愿追随将军。”

    李牧笑着说道:“有杨军侯相助,此番必破鲜卑。”

    李牧扫视了一眼汉军,朗声说道:“我李牧,并非要逞匹夫之勇,尔等若能谨遵我将令,大破鲜卑,易如反掌。”

    汉军山呼道:“是!是!是!”

    李牧面色微沉,朗声喊道:“传我将令,军中只带五天口粮,两刻钟后,拔营东归!”

    李牧的将令传下之后,汉军就地解散,都去做准备了。

    赵云沉吟道:“大哥,眼下,军心可用,士气高涨,何不轻骑突袭云中?难道我们就要撤回雁门了么?”

    张辽连忙说道:“大哥,二哥说的有道理,若是我军轻骑突袭云中,打鲜卑军一个措手不及!”

    李牧笑着说道:“二位贤弟都说的不错,就算军心可用,士气再高,汉军也不可能,以一当百。如今,鲜卑早有准备,进攻恐非良策。我帅军东归,并非撤回关内。而是,诱敌深入。”

    李牧见赵云和张辽沉思着不答话,神色严肃的说道:“四年前,朝廷令夏育、臧旻、田晏三人,各率万人,三路进发,分进合击鲜卑军,却惨败而归。这多少年来,我汉军胜少败多,鲜卑军视我汉军为无物,心中早已轻视于我汉军。此番,我帅军东归,云中鲜卑军必然会,衔尾追杀。我正好可以用计,将云中鲜卑军精锐,一网打尽,然后再突袭云中,大事可成也!”

    赵云和张辽听了李牧的计策,心下沉思一番,二人皆是叹服。

    却说,那鲜卑后军领军之人叫呼不归,一路狂奔到云中,不敢怠慢,当下去见云中的鲜卑军大人(大人:鲜卑军头领称呼)。

    原来,鲜卑的一代雄主檀石槐,统一鲜卑各部落之后,向南劫掠大汉边境地区,北面抗拒丁零,东面击退夫余,西面进击乌孙,完全占领匈奴原先的全部地盘。

    檀石槐将自己管辖的地区分为三部:从右北平以东,直至辽东,连接夫余、濊貊等二十多个城邑,为东部;从右北平以西,直至上谷郡的十多个城邑,为中部;从上谷郡以西,直至敦煌郡、乌孙等二十多个城邑,为西部。每一部设置一名首领管辖。

    这云中鲜卑军属于西部鲜卑军,云中鲜卑军的头领是浦头和扶罗韩,这二人皆是檀石槐的后人。

    呼不归见了浦头和扶罗韩,将清水河袭营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两人听。只见,浦头上前来,一脚踹倒呼不归,怒喊道:“没用的东西,一万多人,偷袭汉军,还能惨败而归,留你有何用。来人,将这废物拖下去砍了。”

    扶罗韩连忙起身,拉住浦头,说道:“大哥,我鲜卑军已经是损兵折将了,再杀呼不归,无济于事。不如,留着他,让他戴罪立功!”

    浦头怒气未消,对着呼不归又是几脚,说道:“这多少年来,我鲜卑何曾遭到过如此惨败,我鲜卑勇士的血,不能白流,即可传令各部,天明之后,杀向清水河,不杀光汉军,不能泄我心头之恨。”

    扶罗韩连忙说道:“大哥,我与你同去,我云中鲜卑军,精锐两万余人,定叫汉军有来无回。若是击败这股汉军,我们乘势南下,劫掠汉境,也好补充补充我们的粮草。”

    浦头点点头,说道:“好,你我兄弟二人,就带两万余鲜卑勇士,一路追杀汉军。若是再能劫掠一番汉境,抢几个汉家女娃子,那真是太好了!”

    浦头说完便淫笑起来,扶罗韩跟着笑起来。

    浦头转身一把提起呼不归,恶狠狠的说道:“今天就留你一条狗命,你守着云中大帐,若是再有什么差池,我砍死你!”呼不归自然是满口应允。

    天明之后,浦头和扶罗韩带了两万余鲜卑精锐,一路向清水河杀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