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六章 奔袭云中

    却说,李牧三兄弟率领三千汉军,一路马不停蹄,在当天傍晚时分,便赶到了清水河,西进汉军当晚就驻扎在清水河大营。

    第二天寅时,汉军饱食之后,李牧令西进汉军换上鲜卑军的衣服。大军渡过清水河,沿着西北方向行军。当天中午,西进大军到达了黑城。李牧令汉军就地埋锅造饭,不必安营扎寨。李牧知道,这黑城距离云中鲜卑军的腹地,不过六十里地,大军奇袭的话,不过半个多时辰就可以到达。李牧又传下将令,大军休整到今夜子时,明天丑时,奇袭云中。

    李牧将赵云和张辽叫到身边。李牧看着赵云和张辽,神色严肃的说道:“子龙,文远,云中鲜卑军的头领浦头和扶罗韩已经丧命,他们的精锐已然全军覆没。如今,云中腹地的鲜卑军,不过万人,战斗力自然参差不齐,不足惧也!云中腹地肯定存放了大量的粮草、军械,这里应该是鲜卑人在云中的聚集地,自然妇孺小孩不会少。你二人觉得怎么处理这些?”

    赵云沉思了一会,说道:“大哥,以子龙看,我西进大军只杀鲜卑军,那些运不走的粮食军械烧了即可。至于妇孺小孩,可让其自生自灭!”

    张辽说道:“大哥,我同意二哥的说法。眼下,我西进大军只有三千人,若是此番突袭成功,我们还得挥师东进,与皇甫将军合兵一处,进击弹汗山。”

    李牧点了点头,脸色一沉,沉声说道:“鲜卑军必须尽屠!粮草军械尽毁!至于妇孺小孩,妇孺留下,高于车轮的小孩尽屠!”

    李牧话音刚落,只见赵云和张辽脸色大变,赵云上前一步,连忙说道:“大哥,此等做法恐怕太过残忍,我大汉乃礼仪之邦,怎能做出这等事。”

    李牧看了看赵云和张辽,沉声说道:“子龙说的有道理,大汉乃礼仪之邦,可是鲜卑呢?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妇孺小孩?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汉家女子?”

    李牧见赵云和张辽沉默不语,又说道:“子龙,文远,你二人再想想,如果今天放过这些小孩,那么五年后、十年后呢?他们一样会成长为鲜卑军人,然后将手中的马刀挥向我们大汉的子民。如果他们是大汉子民,我李牧自然不会做出这等事。”

    李牧见赵云和张辽还是沉默不语,说道:“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我李牧但求问心无愧!这个恶名我李牧愿意背。”

    赵云说道:“大哥,我们三人是结义兄弟,这恶名子龙愿意背。”

    张辽接着说道:“大哥,这恶名张辽也愿意背。”

    李牧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二人皆是忠肝义胆之人,做出此等有失颜面的事,确实难为你二人了。”

    赵云和张辽齐声说道:“兄弟自当同心同德。”

    却说,呼不归见浦头和扶罗韩已经走了有两天,见没有消息传来,心下也是惊疑不定。只得派出探马,沿着云中到清水河方向打探,可是这些探马不见回来,呼不归只得加强戒备,就等着浦头和扶罗韩归来。

    李牧的西进大军休整了一夜,卯时刚过,李牧击鼓升帐。三通鼓罢,汉军列队集结完毕。

    李牧看着三千汉军,朗声说道:“此番奇袭云中,成败在此一举,若能击败云中鲜卑军,所获财物,可尽皆赏赐于尔等。”

    三千汉军听了,自然是欢呼雀跃。

    李牧沉声说道:“先破云中鲜卑军,再取财物,违令者,斩!淫辱鲜卑妇女者,斩!”

    三千汉军山呼道:“谨遵将令!”

    随后,三千汉军从黑城出发,皆是人衔枚,马裹蹄。一路上西进大军倒是碰到了几批游骑,那游骑见三千汉军都是鲜卑军服饰,自然不会猜疑。三千汉军来到云中鲜卑军驻地的时候,只见一个千户走上前来,询问汉军是从何而来,为什么只有这点人。李牧拿出了浦头和扶罗韩的信物,说他们是奉了浦头和扶罗韩的命令,回来防守云中的。李牧还告诉那千户,浦头和扶罗韩已经消灭了那股汉军,正在南下劫掠的路上。那千户听了,不疑有他,便将三千汉军放入大营。

    李牧看着那千户带着三千汉军进了大营,便一枪将那千户刺死。李牧大喊道:“儿郎们,随我杀尽鲜卑狗贼!”李牧喊完,便一马当先向着鲜卑军营的中军大帐杀去,赵云和张辽自然是不甘落后,双马齐出,逢人便杀。三千汉军在李牧话音刚落的时候,就四处纵火,逢人便砍。

    顷刻间,鲜卑军大营火光冲天,鲜卑军鬼哭狼嚎的声音,一阵高过一阵。火借风势,大火从鲜卑军军营又一路烧到鲜卑人普通民众的帐篷,须臾间,只听见一阵又一阵妇孺小孩的嚎哭声、尖叫声。

    却说,最近几天,呼不归的警惕性很高,每晚都会巡逻几次,可是就在两刻钟前,游骑来报,说有三千鲜卑军回来防守云中大营,甚至那游骑还拿出了浦头和扶罗韩的信物,当然,游骑和呼不归不知道这些信物是李牧给的。呼不归听了游骑的报告,自然是放心下来,心想着终于可以睡好觉了。眼下,呼不归从睡梦中惊醒,听到外面喊声四起,人影浮动,心下明白过来,汉军劫营了。

    呼不归顾不得其他,穿着单衣,鞋子都没穿,出了营帐。入眼处,只见火光四起,鲜卑士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去,呼不归知道,大势已去,连忙找了匹马,慌不择路的逃命。可是,才跑了十几步,就看见一个赤衣赤甲的少年将军冲杀过来,还不等呼不归调转马头,只见李牧的破虏枪尖上,一颗人头挂着。

    一个时辰之后,三千汉军尽数歼灭一万鲜卑军。李牧令赵云和张辽,各率五百人四处驱赶那些鲜卑妇孺小孩,不到半个时辰,只见三四万老人妇孺小孩,哀嚎着尖叫着来到军营。李牧心中早有决策,立刻下令将高于车轮的小孩尽皆处死。一时间,鲜卑军营中,凄厉的叫喊声,不绝入耳。

    李牧背过身子,仰头看天,在心中默默地说道:对不起,要怪就怪你们错生在这个时代。

    李牧知道,从今以后,那个后世来的李牧将慢慢的消失,或许那个后世来的李牧,也只有在对待貂蝉、甄宓、赵云、张辽这些人的时候,才会出现。取而代之的将会是,一个全新的,一个不一样的李牧。

    处理完俘虏后,李牧得到报告,此役汉军伤亡五百余人,也就是说他手中的兵,只剩下两千四百余人了。李牧在心里默默的念道:

    泽国江山入战图,

    生民何计乐樵苏。

    凭君莫话封侯事,

    一将功成万骨枯。

    李牧得知,从云中鲜卑军和云中鲜卑民众手里收缴了马匹四万,牛羊三十万头,粮草军械不计其数,金银财宝不计其数。李牧从金银财宝中挑了几样,准备给貂蝉、甄宓、杨氏、张婶一家、牛二一家。剩下的财宝,李牧让汉军自行挑选,汉军自然是欢呼雀跃。

    李牧突然改变了主意,他留下两个屯长,四百余汉军,让他们监督着鲜卑老人妇孺小孩,将这些马匹、牛羊、粮草军械、金银财宝运回雁门关,一次不够两次,两次不够三次,直到运完为止。李牧给这些鲜卑民众承诺,若是他们能完成任务,自然会给他们分得一些牛羊、粮草、金银财宝。那些鲜卑民众,半信半疑的答应了下来。其实,这些鲜卑民众心里知道,不管是汉军还是鲜卑军,谁厉害,谁就是他们的主人。

    处理完所有的事,李牧令大军就地休整一天。第二天卯时,李牧帅领两千汉军东进,准备与左中郎将皇甫嵩会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