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八章 破弹汗山

    却说,左中郎将皇甫嵩和李牧合兵一处,返回鲜卑军大营之后。皇甫嵩一面命人统计汉军伤亡情况、粮草军械,一面派出斥候打探弹汗山方向鲜卑军的动向。

    半个时辰之后,皇甫嵩便知道了汉军伤亡情况以及缴获的粮草军械情况。皇甫嵩看着手上的数据,沉思了一会,命人传唤李牧到中军大帐来。

    李牧、赵云、张辽三人正在讨论着汉军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听说皇甫嵩传他到中军大帐,李牧不敢怠慢,随着传令兵,往中军大帐走去。

    李牧来到中军大帐,见皇甫嵩眉头紧锁,面色忧虑,施了军礼,朗声说道:“什长李牧,参见皇甫将军。”

    皇甫嵩看了看李牧,点了点头,说道:“什长?这个职位恐怕现在不适合你。”

    李牧见皇甫嵩的话并没有说明,朗声回道:“李牧愚钝,还请皇甫将军明示。”

    皇甫嵩笑着说道:“看不出来,我北伐大军中竟然藏着一个将才。清水河大营,临危不惧,力挽狂澜,歼敌九千余;左云附近,用计全歼鲜卑精锐两万余;长途奔袭云中再歼敌一万,缴获钱粮、马匹、牛羊可谓是不计其数。半个多月,只用五千人歼敌四万余人,古之名将,怕是不过如此,皇甫嵩自叹不如啊!”

    李牧忙施了一礼,正色道:“皇甫将军谬赞了,李牧能有此功劳,全赖将士同心,鲜卑自负。侥幸而已,怎敢和古之名将相提并论。皇甫将军身为我大汉左中郎将,是我大汉军人之楷模,是我大汉军中之柱石。李牧乃乡野小民,只敢仰望将军。”

    皇甫嵩心道:此人年纪虽轻,不骄不躁,居功不自傲,官场之事,颇有研究,非池中物啊。随即,皇甫嵩笑着说道:“若我大汉军中,多一些像你李牧这样的将才,大汉边疆也不至于此。唉!”

    李牧回道:“皇甫将军不必忧虑,我大汉乃泱泱大国,后辈俊才不计其数,他日,定能扫平异族,卫我大汉江山社稷。”

    皇甫嵩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若真有那一天,那真的是大汉江山社稷之福,大汉黎民百姓之福。”

    李牧点了点头,问道:“皇甫将军,不知大清沟一战,我军伤亡如何?”

    皇甫嵩沉声说道:“我汉军伤亡四千余人,鲜卑军伤亡一万七千人,粮草军械不计其数。可谓是大获全胜。”

    李牧笑着说道:“皇甫将军,可喜可贺啊。不知,我军下一步是要往哪儿走?”

    皇甫嵩沉声说道:“鲜卑军虽是大败,但鲜卑弹汗山王庭,可用之兵,怕不下四万人。再要进击弹汗山,怕是胜算不大。”

    李牧正色道:“皇甫将军,我有一计,不知当不当说?”

    皇甫嵩心下一喜,说道:“但讲无妨。”

    李牧说道:“西进大军从平城出发,清水河破敌,云中再破敌,都未见到鲜卑弹汗山王庭的援兵。若是李牧所料不差,眼下,鲜卑弹汗山的头领应该不是檀石槐了,怕是另有其人。檀石槐此人,颇会用兵,不会看着我西进大军击败云中鲜卑军,而无动于衷。皇甫将军,我军可全军进逼弹汗山,再用骄兵之计,弹汗山之兵不足为惧。”

    皇甫嵩沉思片刻,说道:“此计不错。明日尽起我北伐大军,直逼弹汗山。”

    皇甫嵩和李牧又商量了一些行军细节,李牧才告退。

    第二天,三通鼓罢,汉军列队集结完毕。

    皇甫嵩大步走到点将台,扫视了一圈汉军,朗声说道:“三万大军出塞,已有二十余天。我北伐大军,虽有伤亡,但鲜卑军比我军伤亡更加惨重。西进大军一万人,眼下不足两千。西进大军的领军之人刘龙、王虎皆已战死,他们俩死有余辜。若非他二人无知愚蠢,西进大军不会有此等损失。可天不亡我西进大军,什长李牧力挽狂澜,临危受命,半个月击败云中鲜卑军四万余人,缴获钱粮马匹不计其数。本将决定任命李牧为破虏校尉,等扫平弹汗山鲜卑军,班师回朝以后,我皇甫嵩定当上奏陛下,再行封赏!”

    汉军山呼道:“威武!威武!威武!”

    皇甫嵩说道:“将士们,我想问一句,你们还记得我们出塞的誓言么?”

    汉军山呼道:“不破鲜卑!誓不回城!”

    皇甫嵩点了点头,说道:“很好,你们都是大汉的好儿郎。鲜卑人藐视我大汉天威,时常寇掠我大汉边疆,他们现在就在弹汗山上。将士们,我北伐大军是进,还是退?”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皇甫嵩说道:“将士们,弹汗山之战,关系到我北伐大军的生死存亡,也是我出塞大军的最后一战。若胜,封官进爵,钱财赏赐;若败,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皇甫嵩点了点头,拔出腰间的宝剑,剑指苍天,大声说道:“大军开拔,进逼弹汗山。”

    皇甫嵩将令传下之后,一万五千余汉军,在低沉雄浑的号角声中进逼弹汗山。

    却说,北伐汉军从大清沟出发,一路上再没遇到鲜卑军。直到距离弹汗山二十里,皇甫嵩下令,大军安营扎寨,埋锅造饭。皇甫嵩将李牧、赵云、张辽三人找来,商议破敌之策。

    李牧正色道:“皇甫将军,今日且先休整一天,明日我军出战。可让军侯赵云和张辽出战,三天之内只许败不许胜,第四天的时候,可将鲜卑军引到弹汗山东南三十里的杀狼谷,用火攻之计,定可大破鲜卑军。可在弹汗山西南二十里得的山坳埋伏三千汉军,三千汉军皆身穿鲜卑军军服。等杀狼谷火起,三千汉军杀上弹汗山,大事必成也!”

    皇甫嵩、赵云、张辽三人沉思片刻,直言李牧的计策可行,大军可依计行事。

    却说,那大清沟的鲜卑军领军之人夫耶罗一路狂奔到弹汗山,见了和连,倒头就跪,声泪俱下的说着,汉军如何强大,他该死之类的。

    和连本是无才无德之人,还贪财好色,任人唯亲,排挤异己,自然而然的鲜卑东中西三部都不支持他。和连听了夫耶罗的话,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推开怀里的鲜卑美人儿,随手拿起马刀,冲到夫耶罗跟前就是几刀。和连还不解气,传令下去,将夫耶罗的孩子尽皆处死,将夫耶罗的妻妾全部押到他的大帐。

    左右之人见和连如此暴怒,只得跪地求饶,他们怕和连在气头上,连他们都结果了。和连正想亲率鲜卑大军,杀下山去,杀到大清沟和汉军决一死战。却有探马来报,说是大清沟的汉军正在进逼弹汗山王庭的路上。和连自然是兴奋不已,就等着汉军前来送死。

    第二天,赵云和张辽二人率领三千汉军杀奔到弹汗山山脚。和连听到汉军来攻山,当下兴奋不已,带了两万人冲下山来。赵云和张辽二人见了,掉头就走,汉军自然是丢盔弃甲。和连愤怒加身,率军狂追,奈何就是追不上。赵云和张辽看着和连,让会鲜卑语的将士,扯着嗓子辱骂和连。和连气的七窍生烟,又奋起直追,一直追到汉军大营前。汉军早有准备,弓箭手一顿乱箭伺候,和连丢下一两千具尸体,心有不甘的撤军回弹汗山。

    一连三天,赵云和张辽前去挑衅和连,和连追到汉军大营,和连丢下一两千鲜卑军尸体,和连心有不甘的回弹汗山。和连被如此折磨了三天,简直恨不得杀尽所有的汉军。左右之人谁劝他,要么被毒打一顿,要么丢了性命。

    第四天,和连受不了了,尽起三万五千鲜卑精锐,只留下五千老弱病残守着弹汗山。和连心中已经想好了,今天无论如何,他要先杀光山下的汉军,再不惜一切代价,攻破汉军大营,杀光汉军。

    却说,第四天的时候,张辽又来挑衅和连,和连话都不说,扬起马鞭,追着汉军跑。可是这些汉军就是跟他保持着两箭的距离,和连一路追了三十余里。突然发现,今天汉军逃跑的路线跟前三天的不一样。和连看了看四周,顿觉不妙,只见此时的三万五千鲜卑军早已全部进了杀狼谷。

    就在和连准备撤军的时候,只见铺天盖地的火箭射向鲜卑军,山谷两侧不计其数的火球滚下来。和连知道他完了,鲜卑军全完了。和连知道山谷上鲜卑军是爬不上去了,只能向山谷的两侧突围。可是,赵云早在鲜卑军进入杀狼谷的时候,将谷口用大车、木桩塞的严严实实的,除非飞出来。鲜卑后军几番冲杀赵云防守的谷口,都无济于事。鲜卑前军奋力冲向另一侧谷口,可是等待他们的是数丈深的陷阱。原来,在张辽经过谷口以后,汉军就将陷阱上的木板抽掉。可怜三万五千鲜卑军在三个时辰后化为焦炭。和连最后是被山谷上扔下来的绳子拽上来的,和连刚说了一句,“我是鲜卑头领和连”,就被皇甫嵩给一剑穿胸而死。

    李牧看到杀狼谷上浓烟滚滚,便帅领三千汉军从弹汗山的西南山坳走出来,李牧帅军一路来到弹汗山半山腰。那巡逻鲜卑兵见是三千鲜卑军人,拦住询问了一番,李牧诳到,和连已经击败了山下汉军,他们是和连派回来防守弹汗山的。李牧帅军顺利的来到弹汗山山顶的王庭。只见李牧一枪刺死一名鲜卑千户,大喊道:“杀光鲜卑狗贼!”三千汉军四处纵火,逢人便砍。顷刻间弹汗山上的帐篷纷纷着火,留在山上的五千老弱病残,见大势不对,四散奔逃。

    突然,李牧看到十余个兵甲精良的鲜卑兵,保护着一个鲜卑男人正准备下山。李牧轻磕马腹,赤龙会意,须臾间,便杀到那十余个鲜卑兵跟前。李牧持枪便刺,几个呼吸间,便只剩下一个鲜卑兵,那个穿着华丽的鲜卑男人此刻躺在地上。

    李牧用破虏枪指着那个鲜卑兵问道:“地上的人是谁?”

    那鲜卑兵见李牧浑身杀气腾腾,满身是血,一下跪倒在地上,哭喊着说道:“他,他是我们鲜卑上一个头领,檀石槐。”

    那鲜卑兵话音刚落,只见李牧的破虏枪上挂着一个人头。

    李牧跳下赤龙马,走到那地上躺着的男人身边,低笑着问道:“听说你是檀石槐?”

    檀石槐张了好几次嘴,才勉强说道:“正是,你是…”

    只听得一声低亢雄浑的龙吟声,只见檀石槐早已身首异处,李牧手上的游龙剑一半已进入剑鞘。

    李牧转身低笑着说道:“李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