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三十九章 前往洛阳

    却说,李牧杀了檀石槐之后,便传令下去,不得淫辱鲜卑妇女,不得擅取财物,继续追杀弹汗山上的残余鲜卑军。

    李牧来到弹汗山王庭,他站在门口看着这座大帐,心道:鲜卑,你至少在五年之内,再也无力南下了。等我李牧再来弹汗山的时候,我会让你们鲜卑人,彻彻底底的成为汉人的附庸,我会让你们永远活在汉人的脚下。

    李牧没有进帐,只是看了一眼之后,转身离去。一个时辰之后,三千汉军驱赶着数万鲜卑军民来到弹汗山山顶上。李牧看着这些鲜卑军民,在心中默默的说道:对不起,要怪就怪你们生在这个时代。随即,李牧传令下去,斩杀所有的鲜卑军人,处死高于车轮的小孩。

    李牧见弹汗山上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随即,命人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三十里外的左中郎将皇甫嵩。李牧在弹汗山上,远远的看到杀狼谷上方依旧是浓烟滚滚。李牧知道,皇甫嵩、赵云、张辽率领的汉军怕是没有一两个时辰,是回不来的。李牧命人杀牛宰羊,准备好今晚的庆功宴。

    果然,李牧在弹汗山等了一个半时辰后,皇甫嵩的大军才缓缓来到山脚下。李牧跨上赤龙,亲自到弹汗山山脚下,迎接皇甫嵩、赵云、张辽三人。李牧见皇甫嵩满脸欣喜的样子,便知道,汉军怕是兵不血刃就歼灭了那三万五千鲜卑军。

    李牧见皇甫嵩策马朝自己走来,便跳下赤龙,往前走了几步。皇甫嵩在距离李牧五六步的时候,跳下马,快步走到李牧跟前,李牧还来不及行礼。只见,皇甫嵩大笑着说道:“此番,若不是李校尉用计,我北伐大军安能兵不血刃,大破鲜卑军。”

    李牧笑着说道:“皇甫将军谬赞了,北伐大军能大破鲜卑,全赖皇甫将军指挥有方,北伐将士同心协力,李牧所尽的不过是绵薄之力。”

    皇甫嵩笑着说道:“李校尉不必妄自菲薄,此番,班师回京,我定会将李校尉的功劳表奏给陛下,也好给李校尉谋个好前程。”

    李牧退后一步,施了一礼,笑着说道:“李牧先行谢过皇甫将军的栽培之恩,李牧已在弹汗山上为将士们准备好了庆功宴。”

    皇甫嵩笑着点了点头,随即,传令下去,全军上山庆功。

    李牧带着皇甫嵩、赵云、张辽来到弹汗山王庭大帐。只见皇甫嵩大笑着,说道:“鲜卑人寇掠我大汉边疆多少年了,终于有这么一天,我大汉军旗也可以插在弹汗山了。此乃大汉江山社稷之福,大汉黎民百姓之福。”

    李牧笑着说道:“我大汉江山社稷,当稳如泰山,固若金汤。”

    随后,众人进了弹汗山王庭大帐,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庆功宴席也从酉时持续到子时。第二天,经过清点弹汗山上的缴获物资,共缴获马匹十万匹,牛羊一百万头,钱粮更是不计其数。皇甫嵩心下大喜,给北伐大军皆是重重赏赐,给那些阵亡的将士,更是赏赐丰厚。

    北伐大军在弹汗山休整一天之后,开始准备班师回雁门。在这之前,皇甫嵩令人将鲜卑军的人头筑成‘京观’。

    北伐大军从弹汗山开拔,一路经过大清沟、尚义、黑山、柳城、平城、桑乾,第六天入夜的时候终于到达了雁门关。当北伐大军看到雁门关的时候,哭着、喊着、笑着来发泄他们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

    李牧看着黑夜中巍峨肃穆的雁门关,在心底默默地念道: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此时,并州木芝村,月朗星稀,每家每户早都挂起了红灯,热热闹闹的闹元宵。

    杨氏见貂蝉就这样一动不动的坐在窗子旁边,快有半个时辰了。杨氏叹了一口气,轻身走到貂蝉旁边坐下,柔声说道:“秀儿,又在想定国了吧。”

    貂蝉看了一眼窗外的圆月,哽咽道:“娘亲,阿牧都已经走了四个半月了,怎么还没有音讯?”

    杨氏拉起貂蝉的手,柔声说道:“秀儿,打仗这种事,哪能是说来就来的。或许,前方战事吃紧,汉军还没打赢吧。”

    貂蝉哽咽这说道:“娘亲,我真的很想阿牧。他怎么还不回来看秀儿?”

    杨氏抬手揽住貂蝉,柔声说道:“秀儿,你爹爹那会儿打仗的时候,也是一走大半年,有时候一年都没消息。再等几天,说不定有消息呢。”

    貂蝉抬起头看着杨氏,哽咽道:“娘亲,张叔托关系去雁门打听消息,有结果了么?娘亲,您别骗秀儿,好不好?”

    貂蝉话音刚落,杨氏身子一僵,缓缓说道:“秀儿,听你张叔说,七八天前出塞的西路军失败了,说西路军几万人,回来了才几百人。”张成得到消息的时候,正是杨勘带着那四五百人运送物资回雁门关。这些消息以讹传讹,自然是越传越离谱。这便是三人成虎的现实例子。

    杨氏话音刚落,只见貂蝉脸色惨白,抽噎道:“阿牧呢?张叔有阿牧的消息吗?”

    杨氏一把抱住貂蝉,哽着嗓子说道:“还没有定国的消息,还没有。”

    貂蝉终于哭出声来,抽噎道:“娘亲,您陪着秀儿去雁门吧,我们去找阿牧,好不好?”

    杨氏见貂蝉这般的伤心欲绝,只得安慰道:“秀儿,我们在等三天,若是三天还没有定国的消息,我们叫上张婶一家,一起去雁门。”

    貂蝉已经抽噎着说不出话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此时,中山无极城,全城张灯结彩,庆祝元宵节,热闹非凡。

    张氏看着甄宓无精打采,满面愁容的样子,柔声说道:“宓儿,今天是元宵节,外面街上热闹得很,一会儿让你二哥三哥带着你们五姐妹出去逛逛。娘听说,这元宵节未出阁的姑娘都会看花灯的”

    甄宓看了一眼大厅外的圆月,摇了摇头,说道:“娘亲,我不想出去,大哥去雁门七八天了,算时间也应该快回来了。”

    张氏说道:“这么晚了,你大哥不会回来了,要回来也得明天了。”

    甄宓摇摇头,哽咽道:“娘亲,外面那么热闹,可是宓儿不想出去,阿牧都已经四个半月没消息了,宓儿哪有心情出去玩。阿牧会不会已经…”

    甄宓话音刚落,只听得一个声音传来,“小妹,好消息,好消息啊!”只见,甄豫还未进大厅,就已经喊开了。

    甄宓猛的站起来,快步跑到甄豫身边,双手抓着甄豫的衣服,神色激动的说道:“大哥,你快说,是不是阿牧有消息了?”

    甄豫缓了一口气,说道:“小妹,五天前我在雁门,托了关系,从一个出塞归来的杨校尉那儿打听到,定国不仅当上了什长,而且还率领西路军打败了鲜卑军。”随后,甄豫就把李牧如何在清水河击败鲜卑军,如何在左云再次击败鲜卑军的事情,说给了在场的大伙听。

    甄宓又哭又笑的问道:“阿牧打胜仗了,阿牧赢了。大哥,那你有没有打听到阿牧什么时候回来。”

    甄豫喝了口茶,说道:“这杨校尉没说,对了,杨校尉说他准备回雁门的时候,定国率领西路军攻打云中的鲜卑军了。小妹,你别担心了,既然定国能两次打败鲜卑军,那肯定不会有事的。”

    甄宓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宓儿相信阿牧不会有事的。”

    当晚,皇甫嵩令大军驻扎在雁门关。就在皇甫嵩设宴请李牧、赵云、张辽,还有其他几位校尉吃饭的时候。门口的侍卫前来通报,说是有朝廷的特使来了。皇甫嵩、李牧、赵云、张辽等人赶紧出门相迎。

    原来,在弹汗山战役结束的当天,皇甫嵩就派人把此次出塞作战的成果,用六百里加急的方式上报给朝廷,朝廷见此番出塞远征,大破鲜卑,缴获实在是丰厚,便派了朝廷特使前来传达朝廷的旨意。

    众人自然是用隆重的方式迎接了朝廷特使,朝廷特使传达了朝廷的旨意:令皇甫嵩、李牧两人星夜兼程赶往洛阳,进京面圣。

    朝廷特使见天色已晚,便让皇甫嵩和李牧今夜不必启程了,明日随他一同前往洛阳。

    招待完朝廷特使,李牧将赵云和张辽叫到自己的大帐,李牧把带给貂蝉、甄宓等人的礼物交给赵云,让赵云返回常山的时候,顺便把这些东西交给貂蝉和甄宓,给她们两人报声平安。李牧三兄弟的感情在出塞作战的这段时间,越发的浓厚。想着就要分别了,自然是万分不舍,三人秉烛夜谈到卯时,才起身休息。

    第二天,李牧给赵云和张辽道了别,就和皇甫嵩还有朝廷特使,一起前往洛阳。

    李牧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洛阳,我李牧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