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章 离开洛阳

    却说,赵云和张辽二人送李牧离开雁门关,也都收拾行李离开了雁门关。赵云和张辽一路来到马邑,张辽见天色已晚,便请赵云去他家留宿一晚。赵云欣然允诺。

    赵云和张辽酒过三巡,赵云笑着说道:“文远,你觉得大哥此番进京,能谋个好前程么?”

    张辽沉吟片刻,说道:“二哥,按道理说,以大哥此次出塞远征的功劳,再加上皇甫将军的推荐,封一个将军应该不难。但我听说,当今天子亲近十常侍,而这十常侍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怂恿天子卖官鬻爵。大哥生平又嫉恶如仇,若是十常侍从中作梗,大哥的官位,怕是难啊!”

    赵云点了点头,面色微沉,说道:“若十常侍真的做出此等危害江山社稷的事,那这大汉天下,恐怕就如大哥所说的,要变天了。不管怎么样,就算大哥不能谋个一官半职,我都会追随一生。”

    张辽点了点头,正色道:“二哥,兄弟同心,不管大哥去哪儿,我张辽誓死追随。”

    当晚,赵云和张辽秉烛夜谈,畅谈天下事,直到第二天丑时才起身去休息。

    赵云想着李牧交代给他的事,也不便耽搁,第二天吃了早饭就赶往木芝村。

    再说,貂蝉自元宵节那天之后,度日如年的等了三天,没有等到李牧的任何消息。第四天,貂蝉、杨氏还有张婶一家,早早地吃了早饭,便赶往雁门。一行人出了木芝村,走了十里地。突然,张嶷喊道:“大家快看,那前面有个骑白马的人。”

    一行人停下脚步,看到远处果然有一个骑白马的人,正朝他们赶来。貂蝉看了一会,说道:“娘亲,你们快看,那是不是阿牧的义弟。”

    其他人看了看,也都认出了赵云。貂蝉拉着杨氏的胳膊,满脸惊疑不定,焦急的说道:“娘亲,怎么只有子龙一个人,阿牧呢?阿牧怎么没有来,阿牧他会不会…”

    杨氏轻拍着貂蝉的背,柔声说道:“秀儿,你先别急,或许定国还有事不能来,让子龙先来报声平安。”

    就在貂蝉一行人惊疑不定时,只见,赵云在距离众人七八步的地方,跳下白龙,快步走到众人跟前。赵云还来不及打声招呼,貂蝉上前一步,焦急的问道:“子龙,你大哥呢,阿牧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赵云见貂蝉神色惊慌,连忙说道:“嫂嫂,您别着急,大哥他好着呢,大哥到洛阳朝见天子了。”赵云见貂蝉松了一口气,将李牧如何在清水河击败鲜卑军,如何在左云附近再次击败鲜卑军,如何奔袭云中,如何在大清沟奇袭鲜卑,如何在弹汗山击败鲜卑军的事,详详细细的说给貂蝉一行人听。众人听了自然是欣喜不已。

    只见,貂蝉又哭又笑的拉着杨氏,说道:“娘亲,阿牧他平安归来了,他打胜仗了。”杨氏笑着点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

    赵云又把朝廷特使的事说给貂蝉一行人。貂蝉想着虽然立马见不到李牧,但是只要李牧平安就好。赵云又将一个包裹交给貂蝉,貂蝉认得,那就是李牧的挎包。

    众人看着此间的事情已了,便邀请赵云回木芝村。赵云说他还要赶往中山无极甄家报平安,众人见赵云去意已决,也不好再挽留。赵云朝貂蝉一行人道了别,跨上白龙马,扬鞭而去。四天后,甄宓也知道了李牧的确切消息,又收到了李牧的礼物,心下也是一片欣喜,一片安定。

    却说,李牧一行人从雁门出发,日夜兼程,终于在第九天的傍晚赶到了洛阳。皇甫嵩自然是回了家,朝廷特使将李牧安排在驿馆休息,便转身回去给朝廷复命了。

    李牧见朝廷特使离开,便出了驿馆。洛阳毕竟是大汉的帝都,繁华庄严自然是不必说了。李牧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禁在心里说道:这恐怕是大汉帝国最后的繁华了,眼前的繁华终将是昙花一现。他李牧有能力挽救这座城吗?至少现在还没能力。今年已经是183年二月了,明年三月黄巾起义应该会如期而至。况且,他李牧不想在大汉这个,根都烂了的大树下乘凉。

    一连三天,李牧都没有等到朝廷的人来。李牧也不在意,他知道朝廷的很多事都有十常侍的影子,这三天,何尝不是十常侍给他李牧献媚讨好的机会呢?但李牧清楚的知道,他将来是要争雄天下的,一旦与十常侍扯上关系,再动用甄家的钱财,或许他能平步青云。但是,天下将会有很大一部分自视清高的士人,会想尽一切办法,掣肘于他。两害相权取其轻,李牧最终还是没有去找十常侍。

    第四天,卯时中分,宫中来人了,说是天子会在早朝的时候召见李牧。李牧正了正衣冠,跟着传令的人,一路进了皇城来到北宫。那传令之人让李牧在宫门外等着,便转身进了北宫。

    此时的北宫,一片议论声。灵帝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张让和赵忠站在灵帝两旁,冷眼看着那群坐在几案前议论纷纷的群臣。

    原来,皇甫嵩的敕封赏赐都已经下来了。朝廷敕封皇甫嵩为平北将军,仓亭侯,并州刺史,赏金一千斤、府邸两座、绸缎五百匹、婢女十人。

    皇甫嵩站起身来,朝着灵帝施了一礼,正色道:“陛下,此番远征塞外,我大汉天军能取得如此辉煌战果,什长李牧可谓是劳苦功高。什长李牧在清水河,临危不惧,力挽狂澜,歼敌九千余;左云附近用计歼敌两万余;长途奔袭云中歼敌一万余,所获钱粮物资不计其数;东进奇袭大清沟助臣破鲜卑大营;弹汗山下再用计,全歼弹汗山四万鲜卑军,所获钱粮物资更是不计其数。陛下,李牧就是我大汉的霍嫖姚啊。臣恭请陛下,重新商议对李牧的敕封一事。”

    只见杨彪、黄琬、王允三人站起来,朝灵帝施了一礼说道:“平北将军言之有理,臣等附议。”

    只见张让给灵帝耳语了几句,灵帝说道:“让人把李牧带进宫来。”只见,一个小黄门小跑着出了宫门。

    不一会,李牧随着小黄门进了北宫。李牧看了一眼灵帝,只见灵帝神色萎靡、体态臃肿、疲态尽显。李牧知道,这是酒色过度了。李牧朝着灵帝施了一礼,朗声说道:“什长李牧,参见陛下!”

    灵帝点了点头,说道:“李牧,你为寡人击败鲜卑军,你真是寡人的霍嫖姚啊,不知你想要什么赏赐?”

    李牧正色道:“出塞大军能大获全胜,全仰仗陛下您的天威,是陛下洪福齐天,是大汉江山社稷万世永存。臣李牧不敢居功,臣听闻我大汉西北疆界,汉羌混战久矣,臣李牧愿为陛下,为大汉江山社稷尽绵薄之力。”

    灵帝笑着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只见,张让又给灵帝耳语了几句,灵帝点了点头,说道:“那就敕封李牧为护羌校尉,金城郡郡守,赏金一百斤好了。”

    李牧知道,既然能有现在的官职,如果他献媚讨好张让,恐怕最差也能有个中郎将,也能去富庶些的郡当郡守。不过,无所谓,他李牧本就想着奠基西北,天下有变,风起西北,席卷天下。

    李牧连忙朝着灵帝施了一礼,正色道:“臣李牧,恭谢陛下天恩,臣此番西去赴任,必将靖除边患,为陛下分忧。”

    随后,灵帝说了几句勉励李牧的话,就宣布退朝。

    李牧出了北宫宫门,想着今天就离开洛阳,先给皇甫嵩道声别。李牧停下脚步,看着皇甫嵩朝自己走来,连忙迎上前去,朝着皇甫嵩施了一礼,笑着说道:“末将恭贺皇甫将军加官进爵。”

    皇甫嵩摆摆手,沉声说道:“李校尉客气了。唉!本来以你的功劳,至少也应该是中郎将,富庶郡的郡守,都是张让、赵忠这两个阉人,可恨!”

    李牧笑着说道:“皇甫将军不必为李牧惋惜,此番西去金城郡,李牧正好可以再建些功业。”

    皇甫嵩点点头,拍了拍李牧的肩膀,正色道:“荣辱不惊,大将之才也!大汉西北边疆有救矣!”

    随后,李牧和皇甫嵩边走边聊,出了皇城才挥手而别。

    李牧牵着赤龙,边走边欣赏洛阳大街。当李牧到驿馆的时候,早有几个小黄门等着了。李牧施了一礼,将他们几个请进驿馆。原来是送护羌校尉和金城郡郡守印绶来的,当然还有那一百斤金。李牧自然是一番客气,临走又给每人给了一千钱,那几个小黄门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离去。

    李牧送走了小黄门,便收拾好这些东西,牵着赤龙出了洛阳城门。李牧跨上赤龙,回头看了一眼洛阳城,轻声说道:再见了,大汉帝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