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二章 徐庶归心

    在黄忠家的这几天,李牧都是和黄忠同住一间屋子。李牧见黄忠拿着刀准备出去练功,笑着说道:“汉升兄,我看你这刀应该打造出来有很多年了吧。”黄忠回道:“这把刀是我师傅传给我的,名叫烈焰刀,据我师傅说也有百年历史了。”

    李牧笑着说道:“汉升兄,我最近在琢磨一种新的枪法,我想和汉升兄切磋一下武技,看看我的枪法有没有长进,不知汉升兄意下如何?”

    黄忠点了点头,回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武技就得推陈出新,我看定国应该是个用枪高手。”

    二人来到院中,站定,互施一礼。

    李牧说道:“汉升兄,请!”

    黄忠回道:“定国,请!”

    黄忠话音刚落,便挥刀扫向李牧,李牧抬枪接住。就在破虏枪和烈焰刀,相接触的一瞬间,两人同时觉得,对方似有千斤之力。二人不敢大意,皆使出十成功力。黄忠主攻,李牧主守。只见,黄忠手中的赤焰刀,如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又似平地惊雷,石破天惊。直将李牧包围的密不透风。李牧气息平稳,毫无惧色。手中的破虏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李牧每一次都会尽力卸力,不让黄忠的烈焰刀太过凶猛的碰到自己的破虏枪。只见李牧周身两尺之内,有如大伞相罩。即使黄忠刚攻破一处,李牧立马又将黄忠压迫回去。终于,两百八十会合之后。李牧大喊一声,“汉升兄,当心了!”只见,李牧手中的破虏枪,有如怒龙出海,快如闪电,又似和风细雨,连绵不绝。黄忠直觉得李牧的枪法太过怪异,只见无双枪影飞向自己。黄忠暗道一声不好,还来不及反应时,只见破虏枪的枪尾距离自己的胸口不足三寸。原来,李牧看着黄忠没有反应过来,所以临时撤回了枪头。

    黄忠朗声笑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是黄忠小觑了天下英雄。不过这一战,实在是痛快。定国的枪法,怕是已达到化境。”

    李牧笑着说道:“汉升兄,化境怕是永远达不到了,没有完美无暇的武技,只有不懈的精益求精。”

    黄忠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定国对武学境界的理解,也是远在汉升之上。”

    李牧笑着说道:“汉升兄,我的枪法能有今天的成就,和我的两位义弟也分不开。我二弟赵云赵子龙,使一杆龙胆枪,我们二人三百回合之内,分不出胜负的。我三弟使一枝月牙戟,一百五十回合内也是分不出胜负。若是,汉升兄去了金城郡,我们四人就可以时常切磋,共同进步了。”

    黄忠点了点头,满脸兴奋的说道:“没想到,定国的两位义弟也是这般厉害。”

    就在李牧和黄忠探讨武技时,梁氏出了屋门,叫二人去吃早饭。吃饭的时候,李牧告诉黄忠夫妻,黄叙再过三四天必可痊愈,他们一家可在半个月之后,启程前往凉州金城郡。李牧又告诉黄忠夫妻,他准备一会就离开新店村,返回并州了。黄忠夫妻自然是盛情挽留了好几番,见李牧去意已决,这才作罢。李牧又给黄忠留下五万钱,黄忠夫妻又是几番推辞,见李牧情真意切,只好收下。

    黄忠一直将李牧送出新店村十里,才挥手道别。李牧辞别了黄忠,一路向东北而行,第二天中午时分来到长社城。

    李牧随便找了家客栈,准备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再赶路。很快,几样简单的小菜还有一壶酒就摆在了李牧面前。李牧刚准备动筷子时,只见一个约莫二十,青巾布袍,俊郎儒雅的少年走进客栈。那少年走到李牧对面的桌子旁坐下,那少年见李牧正打量着他,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李牧拱手抱拳,施了一礼,那少年也还了一礼。

    这时,李牧听到隔壁桌上有几个人在议论着北伐鲜卑军的事。其中路人甲道:你们听说了么,朝廷的北伐大军半个多月前就凯旋而归了。路人乙道:早都听说了,听说北伐大军才三万人,就打败了十多万鲜卑军,而且还杀了鲜卑人的两个头领,好像叫什么檀石槐,和连的。路人丙说道:我还听说啊,这次北伐军的领军之人,虽然是朝廷的左中郎将皇甫嵩,但实际上是,西路军出了一个姓李的什长,在西路军快全军覆没的时候站了出来。随后,他帅领西路军打败了云中的鲜卑军,又和左中郎将会合,打败了弹汗山的鲜卑军。路人乙说道:那位李什长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据说连鲜卑的女人孩子都不放过,全给杀了。路人甲说道:这也太狠了,太没有人性了,这样的人怕是朝廷都不敢用。路人丙说道:鲜卑人杀了我多少汉人,抢了我大汉多少东西,我们汉家女子,不知有多少被那鲜卑畜生糟蹋了,要是我,我也要杀了鲜卑的女人孩子。随后,这三人就开始争论起来。

    李牧听了这三人的话,摇了摇头,笑了笑,继续吃菜喝酒。那青巾少年其实早在一进门就注意到了李牧,他见李牧丰神俊朗,眉宇间正气凛然,英武不凡,自然是多留意了一下。这会听了这三人的话,又看到李牧只是摇头笑着不说话,心中对李牧也有些好奇。

    只见,那少年站起身来,走到李牧跟前,施了一礼,笑着说道:“壮士一个人用饭,在下也是一个人,不如你我二人拼一桌?”

    李牧连忙起身,还了一礼,笑着说道:“正好,一个人用饭太寂寞了。我乃凉州武威郡人,姓李名牧,字定国。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那少年笑着说道:“颍川长社人,徐庶徐元直。”

    那少年的话音刚落,李牧心下一怔,徐庶徐元直?历史上上的徐庶就是颍川长社人。李牧心下惊喜不已,连忙问道:“先生可是水镜先生的高徒?”

    徐庶也是一顿,说道:“哦,李兄也听闻过恩师的名讳?”

    李牧心下一喜,连忙说道:“水镜先生乃当世高人,李牧虽是乡野莽夫,也是知道的。我还听闻水镜先生门下有三位高徒,皆是当世王佐之才,我对水镜先生三位高徒的名讳,也是如雷贯耳。”

    徐庶心下惊诧不已,心道:恩师确实是当世高人,他的名讳知道的人,自然是多。可他和两位师弟尚未出山,怎么会声名在外呢?徐庶笑着说道:“不知李兄怎么知道在下和两位师弟的?”

    李牧笑着说道:“徐庶徐元直,诸葛亮诸葛孔明,庞统庞士元皆是不世出的大才,虽是潜龙在渊,声名却是早已遍布天下。先生乃当世大才,自然不会注意这些坊间传闻。”

    徐庶当下惊异不已,心道:他今年弱冠之年,有表字不足为奇。可诸葛亮和庞统今年十九,表字虽已取好,但却没有几个人知道,不知李牧怎么会知道?徐庶连忙问道:“李兄,元直愿闻其详,还请李兄不吝告知。”

    李牧心下思忖道:他总不能说,他是来在于1800多年后的人吧。只见,李牧苦涩一笑,说道:“先生,想必也精通奇门遁甲,阴阳五行之说,还请先生,恕李牧不能泄露天机。”

    徐庶点点头,说道:“不碍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嘛。李兄从凉州一路到颍川,可是寻亲?访友?游历?”

    李牧笑着说道:“李牧本欲西破羌胡,奈何智略浅陋,久闻颍川之地,人杰地灵,天下奇才皆出于此。李牧诚惶诚恐,欲寻访俊才一二,随我西破羌胡,靖除边患。”

    徐庶心道:此人果真不是寻常百姓。徐庶问道;“李兄此去凉州,作何打算?”

    李牧正色道:“打击凉州豪强,恢复凉州田亩,鼓励农桑,修缮武备,然后西破羌胡。”

    徐庶心道:此人眼光高远,深知大汉病根啊!徐庶问道:“敢问李兄平生之志?”

    李牧正色道:“愿以身犯险,不负天下万民所托!”

    徐庶心下一怔,心道:此人果真身怀远志,心在百姓不在大汉江山社稷。徐庶回道:“李兄慎言,我看这大汉稳如泰山,固若金汤!”

    李牧笑了笑,说道:“先生乃当世大才,对这天下之事,洞若观火。李牧以诚以心相交,先生何故试探于我!”

    徐庶连忙说道:“还请李兄莫要见怪。以元直看,大乱不远矣!”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以李牧看,再有一年天下必将大乱,到时候,群雄并起,狼烟四起,百姓苦不堪言啊!”

    徐庶问道:“那李兄何不前往庙堂之上,辅佐天子,上报国家,下安黎民?”

    李牧笑着说道:“根若坏了,救枝叶,能有用吗?”

    徐庶心下一惊,心道:此人果真是人中龙凤,非池中之物,他日群雄逐鹿,安天下者必是此人。徐庶连忙问道:“不知李兄何处安身?作何打算?”

    李牧正色道:“李牧不才,正是天子敕封的护羌校尉,金城郡郡守。李牧此去赴任金城,必将经略凉州,奠基西北,天下有变,风起西北,席卷天下,再创朗朗乾坤!”

    徐庶心下一怔,诧异道:“李兄可是那北伐军中的传奇英雄?那位李什长?”

    李牧笑着说道:“先生怎知?”

    徐庶笑着说道:“李兄恐怕还不知道吧,李兄早已声名远扬,名讳一日传千里,大汉一十三州,妇孺皆知矣!”

    李牧摇摇头,说道:“不过是世人谬赞罢了,不足挂齿!”

    徐庶笑着问道:“不知李兄怎么看残杀鲜卑妇女小孩之事?”

    李牧笑着说道:“李牧的部下不曾残杀淫辱鲜卑妇女,倒是高于车轮的鲜卑小孩,确实是李牧有意处死的。千秋功过自有后人评说,李牧但求问心无愧!”

    徐庶在心中默默地念道:但求问心无愧。此人身负远志,礼下于人,胸怀坦荡,端的是乱世明主。徐庶笑着说道:“李兄说得好,但求问心无愧。那徐庶预祝李兄,西去赴任,大破羌胡,安邦定国!”

    李牧正色道:“李牧欲请先生同去,建功立业,不知先生可否相助于我?若先生同去,李牧敬先生如高祖待留侯?”

    徐庶笑着说道:“徐庶才疏学浅,不敢误了明公的大业!”

    李牧正色道:“先生身负大才必有大志,难道要甘老泉林,空负平生所学?弃天下黎民百姓于不顾?”

    徐庶站起身来,朝着李牧深深一拜,说道:“徐庶拜见主公,徐庶愿效犬马之劳,不负天下万民所托。”

    李牧心下大喜,立马起身,双手扶起徐庶,又还了一礼,朗声笑道:“李牧能得先生相助,如汉得张良也,何愁天下不定啊!”

    李牧见徐庶愿意相助,心下大喜,拉着徐庶边吃边聊,两人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晚。徐庶见天色已晚,盛情邀请李牧今晚就在他家休息,明日再赶路。李牧见徐庶盛情难却,又想着徐庶的母亲是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他正好拜访一番。说服徐母一同前去金城郡,这样徐庶才能安心出谋划策。

    果然,徐母听了李牧的来意,全力支持徐庶的决定,也是欣然允诺前往金城郡。李牧又给徐母留下五万钱,当做两人路上的盘缠。徐母徐庶坚辞不受。李牧自然是多番劝导,二人见李牧情真意切,只得收下。李牧又告诉徐庶,从今天算起,半个月后启程前去金城郡,到时候,也好接应他们母子。

    第二天,李牧辞别徐母,徐庶。徐庶直将李牧送出村外十里,两人才挥手道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