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三章 典韦陈到

    李牧辞别了徐庶,离开长社,一路扬鞭,朝着东北方向而行。

    李牧心下想着,现在自己的帐下也算是文武双全了,有这些名将俊才相辅佐,他李牧一定能建不世之功业。想到此,李牧顿觉得心花怒放,豪气干云。

    李牧在心中默默地念道: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

    李牧骑着赤龙刚绕过一个山坳,便听见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李牧停下赤龙,定睛一看,只见眼前两里地方,大约有二十多个汉子正在围殴一个十八九的少年。却见,那少年毫不畏惧,一杆长枪上下翻飞,护紧周身,一时不落下风。

    李牧心道:也是个少年英雄,待他前去相助一番。李牧轻磕马腹,赤龙会意,嘶叫着冲向那群人。李牧不愿意徒伤人命,待到接近那群汉子时,化枪为棍,几个呼吸间,那二十多个汉子便倒在地上,哀声嚎叫。

    那少年这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有人帮他,连忙跳下马,朝着李牧施了一礼,朗声说道:“汝南陈到陈叔至,多谢壮士相救!”说完也不等李牧回话,便朝着李牧深深一拜。

    李牧听着眼前的这少年是陈到,心下惊疑不定。陈到,字叔至,汝南人,三国时期蜀汉名将,名位略低于赵云,武功高强,忠勇著称。李牧也跳下赤龙,还了一礼,打量了一番陈到,只见陈到身长未及八尺,膀大腰圆,肤色略黑,俊郎威严,端的是一位少年英雄。

    李牧见陈到也在打量着自己,笑着说道:“路见不平,自当拔刀相助,叔至不必客气。况且,我习武之人,就应该惩恶扬善。”

    陈到点点头,神色恭敬的说道:“壮士真乃侠义之士,不知壮士尊姓大名,日后若是相见,也好报答一二。”

    李牧笑着说道:“我乃凉州武威郡人,李牧李定国。大丈夫怎能挟恩图报,些许小事,叔至且莫放在心上。”

    陈到心下一惊,本来刚才他打量李牧的时候,直觉得此人丰神俊朗,眉宇间正色凛然,英武不凡,定不是寻常之人。陈到思忖着:李牧李定国,那不就是北伐大军中,大破鲜卑的大英雄么。陈到连忙问道:“敢问定国兄,可是月前大破鲜卑的李什长,李牧?”

    李牧笑着说道:“正是在下,不想区区微名,叔至兄也听过。”

    只见,陈到猛的单膝及地,朗声说道:“请明公收下陈到,叔至愿做明公帐下一小卒,鞍前马后。”

    李牧心下大喜,连忙双手扶起陈到,朗声笑道:“李牧能得叔至相随,何其幸也!叔至乃大将之才,李牧不过一校尉,叔至可觉得委屈?”

    陈到笑着说道:“主公,过誉了,陈到粗通些武技,何能当那大将之才。况且,叔至本欲前去金城郡投奔主公,何来委屈之说。”

    李牧笑着说道:“叔至且莫妄自菲薄,只要勤学苦练,假以时日,叔至必是大将之才。”陈到见李牧对他寄予厚望,也是欣喜不已。

    李牧问道:“叔至,这些人为何围攻你,可是仇家?”

    陈到回道:“主公,并非仇家,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山贼。”

    陈到话音刚落,只见一个壮实的黑脸汉子说道:“你这姓陈的,别胡说,我们可不是山贼,我们不过是看到你穿着好,想借点钱而已。”

    李牧脸色微沉,说道:“你们那叫借钱?分明是强盗行为,将这所有的事说的清清楚楚,否则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那黑脸汉子顿时翻身跪在地上,说道:“我们的地都被地主收走了,没吃的,才在这山上做起了打劫的营生,可是我们没杀过人,抢的都是富人家。若是我裴元绍有半句假话,李英雄任意处置,我都无怨言。”

    李牧心下一顿,今天还真是运气好,又碰到了一个三国有名字的人。李牧笑着说道:“没吃的是吧,我给你们一些钱,如果想当兵半个月后去金城郡找我,若是不想当兵,就地解散,再做打家劫舍的事,我定饶不了你。对了,你们当中有没有叫杜远的人?”

    只见,裴元绍磕了个头,恭声说道:“李英雄,我裴元绍愿意去金城郡当兵,我们这儿没有叫杜远的人。”

    李牧点了点头,给了裴元绍十万钱,告诉他分给手下的人,裴元绍乐颠颠的去了。李牧想着:这裴元绍也是个忠厚之人,可以留下来。可是历史上的杜远曾对刘备的妻妾有非分之想,不是什么好货色。

    李牧见此间事已了,想着返回并州,陈到自告奋勇说愿意先去并州。李牧和陈到上了马,刚想着离开,只见裴元绍跑过来,一把拉住赤龙的缰绳,死活要跟着李牧,说是要牵马坠蹬,剩下的那二十多人可先去金城郡。李牧见裴元绍这般知恩图报,也不好冷了他的忠心,就让裴元绍跟着。

    李牧三人行了两个时辰,见日头有些大,正好前面有座山,可以在山坡上的林子里休息会,吃点东西,喝点水。

    李牧三人边吃边聊,突然,一声虎啸声从近处传来。裴元绍浑身一颤,手里的干粮都掉了,一脸惧色的喊着有老虎。

    李牧和陈到放下干粮,两人对视一眼,拿上兵器,往山上跑去,裴元绍撒腿跟上前去。三人跑了有一刻钟,只见半山腰处有道山涧,山涧的那头一个高大雄壮的汉子追着一只猛虎,那老虎吓得狂奔起来,纵身一跃,跃过山涧,直直朝着李牧猛扑过来。

    陈到和裴元绍情急之下,刚想将李牧拉开。只见半空中一道红光闪过,陈到和裴元绍转头看时,那猛虎早已身首异处,只见李牧在他们二人的三步之外,手上的宝剑一半已经进到了剑鞘。陈到和裴元绍当即愣在原地,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李牧。

    就在此时,那高大雄壮的汉子大吼道:还我的虎。只见那汉子纵身一跃,跳过山涧,抽出腰间的一双铁戟,健步如飞的奔向李牧,气势吓人。陈到和裴元绍刚想上前截杀,李牧沉声喝道:闪开,危险。

    李牧话音刚落,扔下手中的游龙剑,提起破虏枪,朝那汉子奔去。几个呼吸间,便传来了兵器碰撞的声音。李牧知道对面的这汉子在拼命,自然不敢怠慢。只见,那汉子手中的双铁戟,左右开弓,如双龙出海,气势凶猛,又似飞转磨盘,开山破石,直将李牧的包围的密不透风。李牧面无惧色,气息平稳,手中破虏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浑身三尺之内,有如大伞相罩。那汉子双铁戟的力道,半数已被李牧卸开。终于两百六十会合之后,李牧大吼一声,“到此为止吧!”只见,李牧手中的破虏枪,恰如怒龙出海,快如闪电,又似和风细雨,连绵不绝。须臾间,无数枪影飞向那汉子的周身,那汉子倾尽全力想要用双铁戟挡下枪影,还未反应过来时,只见破虏枪的枪尖距离那汉子的咽喉不足一寸。

    李牧沉声说道:“壮士,到此为止吧。我李牧没法还你一头活的老虎,若是不介意,我可以赔钱给你。”话音刚落,李牧收回了破虏枪。

    那汉子这才回过神来,扔下手中的双铁戟,大笑着喊道:“要是能有你这样的高手,陪我典韦打架,还要什么老虎啊!”

    李牧听到这雄壮汉子自称是典韦,心下又惊又喜,好奇的打量了几眼。只见,这汉子约莫十八九,身长八尺五寸,膀大腰圆如铁塔,肤色略黄,浓眉大眼,长相威严。李牧连忙问道:“典韦你可是陈留己吾人?”

    典韦笑着说道:“壮士怎么知道我是陈留己吾人?”

    李牧笑着说道:“李牧对典兄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我早就听说陈留己吾有个叫典韦的英雄,武功超群,勇力过人,驱虎如赶羊。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牧只恨不能与典兄早些相见,今日能见典兄,也算是足慰平生了。”

    典韦嘿嘿的笑着,说道:“壮士你叫李牧是吧,你这名字怎么跟那个最近很常听的,什么北伐鲜卑的大英雄名字一样。”

    还不等李牧回答,只见陈到神色严肃的说道:“典壮士,我家主公就是你说的那个北伐鲜卑的大英雄。”原来陈到和裴元绍刚从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决斗中回过神来,这才快步跑到李牧身边。

    典韦不由得神色一沉,说道:“小民冲撞了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李牧拍了拍典韦的肩膀,笑着说道:“典兄,这又不是官场,何须在意这些繁文缛节,我李牧欣赏英雄,敬重英雄,早就把典兄当成自家兄弟了,不知典兄可愿意拿我李牧当兄弟。”

    典韦脸色一红,犹豫着说道:“我典韦就是乡野莽夫,怎么敢和大人称兄道弟。”

    李牧笑着说道:“典兄,一个大男子别这么扭扭捏捏的,我乃凉州武威郡人,我叫李牧,字定国。典兄,我看你这勇力过人,世间少有,就没想着做一番大事业,甘愿就将你的一身武艺浪费了。”

    典韦沉吟道:“我这人比较笨,我怕官家不要我。”

    李牧笑着说道:“典兄,不要看轻了自己。以我李牧看,若是典兄投了军,阵前斩将掣旗,取敌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典兄,不知你意下如何?”

    典韦沉思了一会,突然,单膝及地,朗声说道:“主公,我典韦愿追随您一生,至死方休!”

    李牧心下大喜,连忙双手扶起典韦,朗声笑道:“李牧能得典兄相助,如汉高祖有樊哙啊,何愁大业不成,天下不定。”

    典韦只是一个劲儿笑着。李牧沉吟道:“典兄,不知道你可有表字?”

    典韦摸了摸脑袋,神情忧伤的说道:“我父母走得早,也没留下表字。”

    李牧正色道:“典兄不必伤心,等你建功立业了,伯父伯母也会安心的,也会替你开心的。典兄,我给你取个表字,就叫恶来吧。这恶来是商朝一员虎将,有万夫不当之勇,我看典兄与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典韦心下一喜,笑着说道:“典韦多谢主公赐字。”

    陈到和裴元绍见李牧招到了这样一员猛将,自然是欣喜不已,三人也互作介绍,相谈之下,也是意气相投。最后李牧、典韦、陈到、裴元绍四人拖着那老虎下了山,到己吾卖了三十万钱。四人又去典韦家,典韦收拾了几样姓李,给村长打了声招呼,四人便离开了。

    只见,官道上四人四骑,绝尘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