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四章 前往金城

    李牧想着还是尽早返回并州,处理好并州的事,赶往凉州金城郡赴任。

    李牧、典韦、陈到、裴元绍四人,日夜兼程,马不停蹄,一路经过陈留,在官渡渡过黄河,再经过牧野、朝歌、上党、晋阳、寿阳,终于在第八天的辰时来到了原平县地界。

    这些天,李牧和典韦三人的感情也是一路攀升,对彼此之间有了更深的了解。李牧知道,要想让这些文臣武将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不仅需要相同的志向,也需要物质奖励,但精神关怀也是必不可少。李牧还告诉典韦他们,赵云、张辽、黄忠、徐庶四人的情况,也顺便提了几句他和貂蝉、甄宓之间的事。李牧想让典韦他们尽早的融入团队。

    却说,自从貂蝉知道李牧去洛阳进京面圣,等了十天也不见李牧回来。只是听说李牧做了大汉的护羌校尉,金城郡郡守,貂蝉在心底里替李牧感到开心,自豪。

    这天,张婶过来串门,看到貂蝉面带忧色,知道貂蝉是在牵心李牧。张婶笑着问道:“秀儿,又在想定国了?”

    貂蝉点点头,柔声说道:“阿牧都已经走了十天了,朝廷的敕封也下来了,怎么还不来呢?”

    张婶笑着打趣道:“秀儿,婶娘看,这定国怕是去金城郡做太守了,当了大官了,不来找秀儿了。”

    貂蝉摇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阿牧不是那样的人,他肯定是有事耽搁了,说不定明天就来了。”

    张婶接着打趣道:“秀儿,这可说不定,定国现在当了大官,手里又有军队。那些个官家千金,富家小姐还不得争着嫁给定国。定国是做大事的人,说不定经不住诱惑,也是人之常情。”

    貂蝉不知张婶是在打趣,当即神色坚定的回道:“婶娘,您不能这么说阿牧。阿牧是一个权势不能移其志,富贵不能动其心的大英雄,大丈夫。秀儿相信阿牧。”

    只见,张婶和杨氏对视了一眼,开始笑起来。貂蝉这才发现,原来这一会都是张婶在打趣她,顿时满脸绯红,娇嗔了张婶几句。

    一晃又是五六天过了,貂蝉越来越牵心李牧,每天清晨、傍晚都会来村口等一会李牧。又是一个清晨,貂蝉来到木芝村村口等着李牧。貂蝉等了一个时辰,刚转身要回去,可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很远的地方有四个模糊的影子移动着。貂蝉心想着,莫不是阿牧回来了吧。貂蝉双手轻提裙摆,朝着前面跑去。

    却说,李牧一行人进入原平县地界后,李牧归心似箭,一行人也不做停留,朝着木芝村赶去。李牧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一抹熟悉的红色倩影正向自己跑来。李牧轻磕马腹,赤龙会意,兴奋的朝着貂蝉的方向奔去。

    终于,李牧和貂蝉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两人相距七八步的时候,李牧轻提马缰绳,翻身下马,几个跨步,来到貂蝉的跟前,伸出双手紧紧的抱住貂蝉,同一时间,貂蝉也紧紧的回抱住李牧。

    过了约莫半刻钟,貂蝉抬起头看着李牧,哽咽着说道:“阿牧,蝉儿好想你,很想很想。”

    李牧双眼发红,眼眶湿润,哽着嗓子,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我也很想你,很想很想。对不起,让蝉儿担惊受怕了。”

    貂蝉摇摇头,哽咽着说道:“阿牧,蝉儿没有怪你。你一走就是半年,我怕阿牧…”

    李牧不想让貂蝉心下忐忑不安,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我向你保证,不管我离开多久,我都会来看蝉儿,我舍不得蝉儿。”

    貂蝉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阿牧,你有没有受伤?”

    李牧轻轻的拭去貂蝉脸上的泪水,笑着说道:“蝉儿,我很好,没有受过半点伤。这半年,你和伯母两人都还好吗?”

    貂蝉点了点头,柔声说道:“蝉儿和娘亲都很好。”

    就在李牧和貂蝉倾诉相思之苦的时候,典韦、陈到、裴元绍三人悄悄地下了马,站在二三十步开外,背着身子挤眉弄眼的打趣着自家主公和主母。

    两刻钟后,李牧见貂蝉的情绪稳定了,牵起貂蝉的手,转身朝典韦三人喊道:“行了,都过来吧。”

    典韦、陈到、裴元绍三人快步走到李牧和貂蝉面前,施了一礼,低头齐声说道:“属下见过主公,见过主母!”

    李牧嗯了一声,貂蝉听见三人这般称呼她,面色微红,说道:“你们不必多礼。”

    典韦三人恭声回道:“属下谢主公,谢主母。”

    随后,李牧将典韦三人介绍给貂蝉认识。当李牧一行人来到貂蝉家时,正好看到杨氏和张婶在院门口拉家常,杨氏和张婶看到李牧,满脸掩藏不住的欣喜,杨氏连忙上前将李牧一行人请进屋里。李牧将杨氏、张婶和典韦三人介绍给彼此认识,众人自然是少不得一番行礼问候。杨氏母女还有张婶随后出了屋门去准备饭菜。

    约莫半个多时辰,饭菜准备好了,张婶将张成父子也喊了过来。众人分宾主坐下,李牧敬了大家一杯酒,笑着说道:“时间还真是过得快,转眼就是半年。想必你们也听说了,天子敕封我为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我不日就要前往金城郡上任了。蝉儿,杨伯母,你们随我一同去金城郡吧。这样蝉儿嫁给了我,你们母女也不会分隔两地。”

    貂蝉和杨氏对看了一眼,柔声说道:“阿牧,你在哪里,蝉儿和娘亲就在哪里。”

    李牧笑着说道:“好。张叔你们一家人愿意去金城郡么?这样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

    张成看着张婶母子向往的眼神,回道:“那就麻烦定国了,我们一家人同去。”

    李牧见两家人都愿意去金城郡,自然是欣喜不已。吃过饭,李牧看着天色还早,给杨氏打了声招呼,就带着貂蝉,还有典韦、陈到、裴元绍三人赶往饮马村。牛二夫妻看到半年未见的李牧,激动之情,溢于言表,热情的将李牧一行人请进家里。李牧提议让牛二夫妻随他去金城郡,牛二夫妻略一思索,便欣然许诺,李牧让牛二一家六天后到木芝村来会合。离开了饮马村,李牧将张辽家的住址告诉陈到和裴元绍,让他二人通知张辽也在六天后来饮马村会合。

    看着陈到和裴元绍离去,李牧带着貂蝉和典韦来到将军岭,李牧让典韦留在山下。李牧带着貂蝉一路来到石室。貂蝉看着这石室黑咕隆咚的,忍不住的直往李牧怀里靠。李牧将貂蝉抱在怀里,笑着说道:“蝉儿,别怕,这里很安全。还记得我给你说过,要带你来看那位传授我武艺,赐给我盔甲、兵器、兵书的前辈吗?”

    貂蝉抱着李牧,借着手电筒的光,看着李牧好奇的问道:“阿牧,可是这里好像就我们两个人,你说的前辈呢?”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跟我来。”

    随后,李牧揽着貂蝉,进了那间新石室。李牧拉着貂蝉跪在武安君的人形木架前,磕了三个头。恭声说道:“武安君,学生带着未过门的妻子来看您了。此番远征塞外,能大破鲜卑,想必是武安君的在天之灵,护佑于学生。学生的武艺、兵法、盔甲、兵器都是武安君您赐给学生的,没有武安君的护佑,就没有学生今天的成就。学生不日将西去金城郡赴任,学生定当善待百姓,劝课农桑,修缮武备,西破羌胡,经略凉州,奠基西北,天下有变,风起西北,席卷天下,还天下黎民百姓一个朗朗乾坤。若天命在我,还请武安君在天之灵护佑学生,让学生扫除天下狼烟。学生此番离开并州,恐怕数年之内,无法前来祭拜武安君,还请武安君莫要见怪,若天下大定,学生定当为武安君修祠建庙,四时祭拜。”

    貂蝉亦是神色恭敬的说道:“民女貂蝉见过武安君,武安君您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阿牧平平安安的。”

    随后,李牧和貂蝉又向武安君人形木架深深一拜。李牧和貂蝉起身看了一眼人形木架,这才离开石室。李牧掩盖好洞口,两人下了山,李牧见貂蝉神色诧异,便将武安君的真实身份还有自己莫名其妙来到石室的事情,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貂蝉,只是嘱咐貂蝉切不可将此事告诉给第三个人知道。貂蝉听了,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貂蝉也保证她会替李牧守着这个秘密。

    下了山,李牧带着貂蝉和典韦离开将军岭返回木芝村。第二天,李牧和典韦辞别貂蝉和杨氏,一路赶往冀州常山郡赵家村。从木芝村到赵家村花了三天时间,第三天傍晚的时候,二人来到赵云家。赵云、赵风夫妻见了李牧,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忙请李牧典韦进了屋。李牧说明来意,赵风夫妻毫不犹豫的应允前往金城郡。李牧问起赵云樊娟的事,赵云说樊娟一定会随他去金城郡,至于樊员外就不得而知了。这一夜,李牧、赵云、典韦、赵风四人喝酒吃肉,畅谈天下事,自然是惬意不已。赵云、赵风和典韦也是意气相投,只一夜,彼此关系早已亲如兄弟。

    第二天,李牧和典韦辞别了赵云一家,赶往中山无极甄家。不到两刻钟,李牧二人来到甄府,门仆认得李牧,忙施了一礼,转身跑着去通报了。一小会儿,只见一抹粉色倩影跑着出了甄府大门,直直的扑向李牧。李牧早就看到了甄宓,见甄宓慌慌张张的向自己扑过来,赶忙上前,双手接住甄宓,二人紧紧的抱在一起。

    约莫半刻钟后,甄宓泪眼婆娑看着李牧,哽咽着说道:“阿牧,宓儿好想你,很想很想。宓儿等你等得好辛苦。”

    李牧轻轻的拭去甄宓脸上的泪珠,神色温柔的说道:“宓儿,我也很想你,很想。对不起,让宓儿担惊受怕了。”

    甄宓摇了摇头,柔声说道:“宓儿没有怪阿牧,只是担心阿牧不能平安归来。”

    李牧笑着说道:“宓儿,不会的,你和蝉儿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会平安回到你们身边。”

    甄宓在李牧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娇嗔道:“大色狼,宓儿看你就是只心疼貂蝉姐姐,一点都不心疼宓儿。”

    李牧忍着腰间的疼痛,笑着说道:“哪有,宓儿和蝉儿在我心中一样重要,我不会厚此薄彼的。”

    甄宓心下欣喜不已,娇嗔道:“油嘴滑舌!”

    突然几声轻咳声传来,甄宓慌忙离开李牧的怀抱,李牧笑着向甄逸一行人施礼,甄逸一行人还了一礼,忙请李牧和典韦二人进了门。众人来到大厅,分宾主坐下。李牧见典韦站在自己身后,不肯就座。李牧笑着告诉典韦,不必在意这些繁文缛节,典韦这才就坐。

    甄逸看着李牧,笑着说道:“定国啊,老朽果然没有看错你,此番远征塞外,可算是扬名立万了。”

    李牧朗声说道:“甄伯父过誉了,这不过是世人的谬赞罢了。”

    甄逸笑着说道:“定国,你准备什么时候启程前往凉州金城郡?”

    李牧正色道:“甄伯父,李牧今天来,想请甄家帮我一个忙。金城郡贫瘠,粮食恐怕大多囤积在豪强地主手里,此番西去赴任,少不得和这些豪强地主打交道。甄伯父若是能借我一些粮食,金城郡豪强顷刻间便可土崩瓦解,甄家也可从中得利。我准备今天启程回并州,然后就直接去金城郡赴任,我怕迁延时日,朝廷会怪罪于我。”

    甄宓一听李牧今天就要离开了,心下万般不舍,连忙说道:“爹爹,娘亲,宓儿也要随阿牧去金城郡,今天就走,希望你们成全。”

    甄逸只是笑着也不说话,张氏连忙说道:“宓儿,不许胡闹,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能这般随便。”

    甄宓刚想说话,甄逸笑着说道:“以老朽看,宓儿暂且留在甄家,至于定国说的粮食一事,老朽同意了。等甄家筹备好粮食,就让甄豫护送宓儿和粮食一同前往金城郡,到时候把甄家的生意迁一部分过去,再买一处宅子,也好做宓儿的娘家。”

    甄宓现在一刻钟都不想离开李牧,当即说道:“爹爹,娘亲,宓儿可以先和阿牧去金城郡,宓儿可以和貂蝉姐姐住在一起,阿牧肯定不会亏待宓儿的。等大哥护送粮食来了,买了宅子,宓儿再搬出来住。”

    李牧知道甄宓的家庭和貂蝉的不一样,貂蝉可以毫无顾虑的跟着自己,但甄家不会让甄宓这般自掉身价。李牧听了甄宓的话,心下感动不已,笑着说道:“宓儿,伯父伯母说的对,不能委屈了你,我看你就和甄大哥一起来。况且,金城郡豪强林立,也不安全,等我稳定了金城郡你再来,这样我也会安心了。宓儿,好不好?”

    甄宓见李牧这样说,也不好再强求,点了点头,哽咽着说道:“阿牧,宓儿听你的,宓儿会尽快来金城郡的。”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好,到时候,我会亲自接你进金城城的。”

    甄宓点了点头,应了声好。李牧看着甄逸说道:“甄伯父,以我看,明年三月左右天下将会大乱,甄家要提前做好准备,若是甄家想来金城郡,我李牧会替甄家保驾护航的。甄伯父,切记切记!”

    甄逸见李牧神色凝重,不是危言耸听,正色道:“多谢定国提醒,老朽一定会早做准备的,若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甄家会去金城郡的。”

    李牧见此间事已了,便起身告辞,甄家人将李牧和典韦送出门。甄宓万般不舍的抱着李牧,哽咽着不愿松手,李牧安慰了好一会,甄宓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李牧这才红着双眼放开甄宓,转身跨上赤龙,扬鞭而去。

    李牧和典韦回到赵云家的时候,赵风夫妻、赵云还有樊娟已经收拾好了行礼。樊员外果然舍不得家业,不愿去金城郡,倒是给了樊娟一些嫁妆。李牧一行人也不耽搁,朝并州一路赶去。这次毕竟不是轻装简行,路上用了四天才到并州。当李牧一行人到达木芝村时,张辽、陈到、裴元绍和牛二一家人已经在前一天就到了木芝村。李牧见天色快到傍晚了,告诉大家明天启程。李牧让陈到、典韦、张成、裴元绍四人买了四辆马车,顺便再买几匹马来驮行李。

    这一夜,李牧、赵云、张辽、典韦、陈到、赵风、裴元绍、张成几人喝酒吃肉,畅聊天下事,自然是惬意不已。

    第二天,杨氏母女、刘璃和樊娟、张婶一家、牛二一家各坐一驾马车,其余众人则是骑着马,一行人离开并州木芝村,前往凉州金城郡。

    李牧回头看了一眼木芝村,看了一眼将军岭的方向,在心里默默的念道: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