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五章 徐晃张既

    李牧一行人离开木芝村,一路经过寿阳、晋阳,来到了杨县。李牧见正是正午时分,就让车队进城歇息。

    李牧见貂蝉神色欣喜,满脸尽是小女儿家的好奇。李牧给众人打了声招呼,带着貂蝉到附近的街市上转悠。看着貂蝉一脸欢快的样子,李牧心下也是欣喜不已。

    李牧见貂蝉并不买东西,只是拿起来看看,心下想着貂蝉是不愿意浪费钱。李牧跟在貂蝉身后,将那些貂蝉摸过的小饰品、胭脂水粉全部买了下来,貂蝉自然是百般推辞,埋怨李牧败家。

    李牧笑着打趣说,给自家娘子买东西是应该的。貂蝉红着脸,娇嗔着李牧油嘴滑舌,是个大色狼。倒是那些摊位女摊主,直说姑娘你家相公对你可是真的疼爱,李牧自然是一脸享受的道谢,貂蝉则是满脸绯红的点点头。等走到人少的地方,貂蝉一下就掐向李牧的腰间,还不忘拧半圈,直疼的李牧呲牙咧嘴,貂蝉朝着李牧扮了个鬼脸,脸上都是狡黠的笑容。

    李牧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带着貂蝉回到集合地。樊娟、刘璃看到李牧给貂蝉买了一大堆东西,二人脸上尽是羡慕之色。结果就是赵云被樊娟埋怨了好一会,赵风被刘璃数落了好一会。只见,赵云赵风两兄弟,皆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李牧。

    貂蝉连忙将樊娟和刘璃喊道身边,直说这么多东西她一个人也用不完,分了一些给樊娟和刘璃,二人见貂蝉情真意切,推辞了几番也就收下了。貂蝉还不忘送给翠花几样小饰品,翠花自知貂蝉就是的自己的主母,也是恭声道谢。

    随后,李牧一行人出了杨县南门,往平阳方向进发。一行人正行走见,只见身后不远处尘土飞扬,一阵马蹄声传来。李牧停下车队,让众人保护好车队,张辽、赵风守在车队的前方,陈到、张成守在车队右侧,典韦、裴元绍守在车队的左侧。李牧和赵云则是守在车队的后侧,等着那群人过来。

    那群人在距离车队十多步的时候停了下来,只见一个约莫十八九、阔脸方颌、肤色略黑、浓眉大眼、膀大腰圆的少年,抬起手中的开山斧指着李牧喊道:“前面的汉子,让你们马车上的人都下来,我接到举报,说你们车里藏有朝廷钦犯还有盗窃的财物。”

    赵云脸色微沉,朗声说道:“此乃朝廷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车驾,并没有阁下要找的东西,还请阁下速速离去。”

    那少年沉声喊道:“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怎么会在并州,既然尔等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那少年话音刚落,拍马冲向赵云,赵云心中杀意顿起,拍马提枪相迎。只见赵云手中的龙胆枪,婉若游龙,翩若惊鸿,无数枪影纷纷如飘雪,点点似梨落。那少年起先还能与赵云杀得有来有回,八十回合之后,赵云大吼一声,手中的龙胆枪攻势快如闪电,招招致命。李牧见那少年功夫不俗,心生爱才之意。李牧朗声喊道:“二弟,留他一命。”李牧话音刚落,只见赵云调转枪头,用枪杆扫向那少年的腰间,只听得“啊”的一声,那少年便从马上摔下来。

    赵云用龙胆枪指着那少年,沉声说道:“若非我大哥留你一命,此刻你已经身首异处了。是何人撺掇你来拦截我们的车驾?”

    那少年见李牧留了他一命,心想着如果真的是藏了朝廷钦犯和盗窃财物,这帮人大可以杀了他,也许这其中另有隐情。那少年回道:“待我起身问那举报之人,若真是冤枉了尔等,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赵云收回龙胆枪,那少年站起身来,看着身后的人群,沉声喊道:“杨老四,你过来把话说清楚。”

    只见一个长相猥琐,身形消瘦的年轻人慌忙下了马,颤颤抖抖的说道:“徐大哥,我可能看错了,这是一场误会,我们回去吧。”

    徐晃沉声喝道:“再不说实话,休怪我不客气。”

    杨老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徐大哥饶命啊,我说实话,我刚才在街上看到一个小娘子貌若天仙,便心生歹意,跟踪之下,才看到她上了前面的马车,这才撒谎骗了你。徐大哥,饶命啊!”

    那少年一脚将杨老四踢开,怒骂道:“混账东西,安敢如此,还不过来道歉。”

    李牧听了杨老四的话,怒发冲冠,大喝道:“畜生受死!”李牧轻磕马腹,赤龙会意,嘶叫着冲向杨老四,只见空中一道红光闪过,一颗人头冲天而起。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是李牧杀了杨老四。

    那少年见杨老四死了,犹豫了一会,看着李牧说道:“壮士,你能留我一命,为何不能留他一命?”

    李牧沉声说道:“因为他该死,他动了不该动的心思。”

    那少年见马上的年轻人丰神俊朗、眉宇间正气凛然、英武不凡,此刻间却是杀气腾腾,连忙说道:“徐晃徐公明无状,冲撞了李太守李大人,还请大人恕罪。”

    李牧听到眼前这少年自称是徐晃,心下惊喜不已。徐晃,字公明,并州杨县人,魏国五子良将,大将之才啊。李牧跳下赤龙,笑着说道:“公明不必客气,不知者不怪嘛,况且你也是被歹人相欺。”

    徐晃恭声说道:“谢李大人不罪徐晃之恩,徐晃肝脑涂地,难报万一。”

    李牧笑着说道:“公明且莫再将此事放在心上,我看公明武艺不俗,将来必定是大将之才,何不随我同去金城郡建功立业,难道要埋没此处?”

    徐晃突然单膝及地,朗声说道:“李大人大破鲜卑,声名著于天下,徐晃对李大人也是仰慕已久,恨不能早些相见。今能得遇明主,此乃上天不弃我徐晃也!徐晃愿为主公肝脑涂地,在所不辞。主公,请受徐晃一拜。”徐晃话音刚落,朝着李牧深深一拜。

    李牧连忙双手扶起徐晃,笑着说道:“我李牧能得公明相助,如汉得周亚夫,何愁大业不成啊!”

    徐晃听到李牧如此看好自己,心下欣喜不已,连声道谢。徐晃家里孤身一人,给身后的那些人交代了几句,就随着李牧一行人赶路。

    李牧见徐晃归心,心下也是大喜不已。一行人经过平阳、闻喜、河东,在蒲板津渡过黄河,来到了冯翊。

    李牧见天色已晚,就让车队进城歇息。就在李牧一行人准备进城的时候,只见一个约莫二十、文士打扮、身长七尺五寸、样貌儒雅的年轻人走到车驾面前,朗声说道:“敢问前方可是大汉护羌校尉、金城郡李太守的车驾?”

    张辽朗声回道:“正是。请问阁下有何吩咐?”

    那年轻人回道:“在下张既张德容,不过是冯翊郡门下小吏,吩咐不敢当,此番前来是迎接李太守到驿馆歇息的。”

    李牧一听这年轻人是张既,心下一喜。张既,字德容,冯翊高陵人,以惠政闻名,是搞内政建设的大才。若是能得此人相助,金城郡的农事、工事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搞定。

    李牧跳下赤龙,快步走到张既跟前,施了一礼,笑着说道:“德容先生乃天下大才,我李牧何德何能,怎敢让先生亲来相迎。”

    张既连忙还了一礼,恭声说道:“张既乃无名小卒,怎敢受李太守的大礼,请李太守随德容前去驿馆歇息。”

    李牧笑着说道:“好,烦请德容先生带路。”

    张既边走边想,此人丰神俊朗,眉宇间正气凛然,英武不凡。能以弱敌强,大破鲜卑,又请奏天子,愿西破羌胡,想必是胸有大志之人。此人又是这般礼下于人,确有仁主风范。天下能出其右者,恐怕寥寥无几,待我试探一番,若真是明主,我张既愿誓死追。

    约莫一刻钟,张既带着李牧一行人来到驿馆,张既立马吩咐驿卒为李牧一行人准备饭菜。不一会儿,饭菜准备好了,貂蝉这些女眷自然是去了楼上房间用饭。李牧留下张既一同用饭,张既自然是欣然应允。

    李牧看着众人吃的差不多了,向众人敬了一杯酒,说道:“诸位兄弟,若是累了,可先去歇息,我与德容先生再聊一会儿。”

    李牧看着众人不为所动,笑着说道:“累了就去歇息,这里有德容先生,还怕有人对我不利么?若真是不想去,那就留下来,好好听德容先生的教诲。”众人齐声说道:“主公,我等愿听德容先生教诲。”

    张既慌忙起身,朝着众人施了一礼,说道:“张既不过一小吏,列位皆是大将之才,怎敢有教诲。”

    李牧笑着说道:“德容先生不必妄自菲薄,所谓‘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若是驰骋于两军阵前,斩将掣旗,先生不如他们。若是谈到劝课农桑、兴修水利这等关系黎民百姓身家性命的事,我等自然是不如先生。”

    张既心下一怔,此人知人善用,言语间皆是礼下于人,他既让属下明白自己的长处,又能让他们明白自己的短处,而且还能让属下毫无怨言的接受别人的批评,御下有道,端的是当世明主。

    张既连忙说道:“李太守过誉了,德容对农事、政事也是略知一二。”

    李牧笑着说道:“德容先生,李牧此番就任金城郡太守,应该如何对待百姓?如何让贫瘠的金城郡,足食足粮?”

    张既回道:“李太守可以开垦荒地,兴修水利,鼓励农桑,引黄河水灌溉,不出三年,金城郡必能足食足粮!”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这些措施的确很好,不过不能根除金城郡的问题。我李牧此番赴任,首先就要打击金城郡豪强,让他们把私吞百姓的土地吐出来,再就是让他们自愿把手中的粮食卖给百姓。然后再配合德容先生的做法,金城郡不用两年就可以足食足粮。”

    张既心下惊喜不已,此人果然胸怀大志,深刻的知道大汉的病根所在,如此善待百姓,何愁民心不付?张既连忙说道:“李太守真乃神人也,德容叹服!”

    听张既这么说,李牧正色道:“德容先生,我帐下大将之才倒是不少,可为我出谋划策、处理民事政事的人,除了颍川郡长社人徐庶徐元直,再无他人,德容先生可愿意随我同去金城郡,拯救黎民百姓,建功立业!”

    只见张既单膝及地,朗声说道:“张既终得明主所用,愿誓死追随主公!”

    李牧心下大喜,连忙起身将张既扶起来,笑着说道:“李牧有德容先生相助,何愁百姓不能足食足粮,何愁大业不成!”

    张既见李牧这般看重自己,也是欣喜不已,连声道谢。众人见自家主公又得了一位大才,也是满心欢喜。

    第二天,李牧一行人出了冯翊城西门,一路来到高陵。张既几番邀请李牧一行人去他家做客,李牧推辞说要赶路,张既只好作罢,张既匆匆回去给家人打了声招呼就随李牧启程。李牧一行人出了高陵,一路经过泾阳、扶风、陈仓、上邽、陇西、狄道,才来到金城郡郡治所允吾县。

    李牧看着允吾城,在心里默默的说道;我李牧今天来到允吾城,他日真正走出允吾城的时候,就是震撼群雄的时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