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六章 杀鸡儆猴

    李牧远远的看到允吾城东门处站着一些人,想必是金城郡的下属官员。李牧一行人走到距离允吾城五里地时,只见双人双骑奔向李牧一行人而来。赵云和张辽拍马上前,想要拦下那远处来的二人。

    李牧定睛一看,笑着说道:“二弟、三弟,是汉升和元直来迎接我们了。”

    赵云和张辽这才勒住马,须臾间,黄忠和徐庶来到李牧跟前,翻身下马,朝着李牧深深一拜,说道:“黄忠、徐庶见过主公!”

    李牧笑着说道:“汉升、元直不必多礼,想不到你们比我早来了一步,你们的家人都还好吧?”

    二人齐声说道:“多谢主公挂心,一切都好!”

    李牧笑着说道:“那就好,我们进城吧,等安顿好了,今晚就给大家接风洗尘。”

    众人自然是欣喜不已,李牧一行人来到允吾城东门。只见一个约莫四十的官员上前一步,朝着李牧施了一礼,说道:“下官金城郡郡丞陈懿拜见太守大人。”

    李牧跳下赤龙,还了一礼,说道:“陈郡丞不必多礼,辛苦陈郡丞还出城迎接本官。”

    陈懿笑着说道:“不辛苦,这是下官的分内之事。”

    李牧笑着说道:“劳烦陈郡丞带路,我们先回太守府。”

    陈懿说了声是,便在前头带路,李牧边走边看,允吾城街上的人还算多。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参见太守”,紧接着一群人开始齐声喊着“参见太守”。李牧笑着点点头,拱手向大家回了一礼,朗声说道:“乡亲们,不必多礼,大家都快散了吧。”有些人散了,有些人跟着李牧来到太守府门口,才散去。

    李牧看了一眼太守府大门,显然是重新修葺了的。李牧转身看着陈懿说道:“陈郡丞,你先下去歇息吧,今天就不与诸位见面了,明天叫众人辰时在太守府衙等候本官。”陈懿说了一声是,就转身告退了。

    只见几个仆人和婢女走上前来,朝着李牧弯腰施了一礼,齐声喊道:“奴婢拜见大人!”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都免礼吧,你们把后面的行李搬进来吧。”那些仆人和婢女听了,赶忙去搬运行李。

    李牧走到貂蝉的马车旁,笑着说道:“蝉儿,我们到家了,下来吧。”

    貂蝉揭开帘子,笑着将手伸向李牧,李牧将貂蝉抱到地上。杨氏出了马车,见李牧要来搀扶她,心下有些惶恐。貂蝉见状,连忙上前将杨氏搀下马车。那群仆人婢女见了,心下想着,那年轻女子应该是太守夫人,那年长妇人,应该是太守夫人的娘,以后可得注意了。这次赵云和赵风两兄弟都长记性了,他们各自将樊娟、刘璃抱下了马车。

    李牧,看着大家下了马车,笑着说道:“大家都进去吧,今晚我们就在太守府接风洗尘。”

    众人听了李牧的话,欣喜不已。李牧一行人来到大厅刚坐下,立马就有婢女端着茶点上来了,李牧又吩咐厨房快点开饭。李牧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婢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这太守府有几个跨院?”

    婢女恭声回道:“回大人,婢子唤作冬梅,这太守府有十六座跨院,都已经打扫过了。”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样我们大家都有住的了。汉升,元直你们明天就搬进太守府,等过段时间,允吾城的情况稳定了,我再给大家分配宅子。”黄忠和徐庶欣然应允。

    李牧看着徐庶问道:“元直,你来允吾城比较早,你对允吾城有什么了解?”

    徐庶沉吟道:“主公,这允吾城有四大家族,分别是段家段常,李家李韩,林家林赞,杨家杨乾。这段家和李家还有杨家名声极差,林家倒是还算可以。主公,允吾城怕是暗潮涌动,我们出手的话,一定要狠。”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就怕这四大家族不抬头,他们若是抬头,反而是好事。若林家真的可以用,也是好事,我们扶持林家,对抗其他三大家族。”徐庶和张既对视了一眼,说了声好。

    就在众人聊的火热的时候,一个婢女前来报告说饭菜已准备好了,李牧吩咐开饭。只见牛二夫妻,还有一众女眷便要起身离开。李牧笑着说道:“都坐下吧,我们都是从外地来的,自然是一家人。今天,我们不必顾虑那些繁文缛节,大家一起吃个热热闹闹的团圆饭。”众人这才犹豫不决的重新坐下。这顿饭自然是吃的热闹非凡。

    吃完饭,女眷和孩子都去各自的跨院歇息去了。李牧、赵云、张辽、黄忠、典韦、徐晃、徐庶、张既、陈到、赵风、裴元绍、张成、牛二也是留下来喝酒侃大山,直到子时,众人才去休息。

    第二天辰时还不到,李牧带着赵云、徐庶一行人来到太守府衙。陈懿带着几位功曹在太守府衙外侯着,将李牧一行人来请进太守府衙。众人按位次坐下。李牧扫视了一圈,问道:“陈郡丞,所有的人都到齐了么?”

    陈懿扫视了一圈,回道:“回禀大人,功曹史段元,户曹史李凉,尉曹史杨震三人未到。”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看来这三位大人腿脚不怎么方便,我们就等一等。”

    李牧一行人等了半个多时辰,只见段元、李凉、杨震三人晃悠悠走进来,也不向李牧施礼,找到他们的位置就坐下了。

    李牧轻笑一声,喊道:“典韦、陈到、裴元绍何在?”典韦三人齐声应道:“末将在!”

    李牧低笑着说道:“看来这三位大人一定是筋骨不便,每人杖责二十,一定要好好的给三位大人松松筋骨。”

    典韦三人如饿虎扑食一般,冲过去将段元三人,提起来扔到地上,拿起一边的大杖,不由分说,开始往段元三人的屁股上招呼。起先还能听到三人惨叫声,后面已经没了声音。陈懿还有在座的各位曹史,皆是全身颤抖、汗流不止。

    李牧看了一眼段元三人,说道:“将这三个废物扔到门外的大街上。”典韦三人像捉小鸡一般,将段元三人扔出了门外。

    李牧看了陈懿等人一眼,笑着说道:“各位,我这样做不知道对不对?”

    陈懿等人双手伏在地上,以额触地,颤声回道:“大人做得对!下官谨遵大人教诲!”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就好,都坐直了。”陈懿等人听了,瞬间坐直身子。

    李牧正色道:“本官决定任命徐庶为主簿,兼任功曹史,任命张既为户曹史、兼任尉曹史。不知陈郡丞和在座的各位大人有没有要说的。”

    陈懿等人齐声回道:“大人英明!”

    李牧笑着说道:“嗯,那就好。今天就先这样吧,希望各位好自为之。陈郡丞带本官去金城郡的校场大营。”

    陈懿连忙起身带着李牧一行人去了金城郡校场大营。当李牧一行人来到校场时,大营门口的四个士兵聚在一起侃大山,那四个士兵自然是不认识李牧,他们看到陈懿,还笑着叫陈懿过去聊天。李牧让陈懿把那几个士兵的姓名记下来。李牧一行人进了校场,只见校场内三三两两的士兵聚在一起不是侃大山,就是喝酒作乐。

    李牧一行人来到点将台,李牧沉声说道:“文远,击鼓!”张辽朗声回道:“是!”

    直到三通鼓罢,校场内的兵士才列队站到点将台前,李牧扫视了一圈,只见,台下的队伍队列混乱,军容不整。李牧看着陈懿问道:“金城郡校场大营,有几位部都尉?叫什么名字?”

    陈懿连忙回道:“回禀大人,共有两位部都尉,他们叫段龙,李彪。”

    李牧沉声喝道:“部都尉段龙,李彪何在?”李牧一连喊了三声,却无人应答。终于,一个士兵出列,说段龙和李彪在大帐内喝酒。

    李牧沉声喝道:“典韦、徐晃听令,你二人速去将段龙和李彪带过来。”典韦和徐晃齐声回道:“末将得令!”

    不到片刻钟,典韦拖着段龙,徐晃拖着李彪来到点将台前。只见段龙和李彪喝的迷迷糊糊的,站都站不稳。李牧沉声喝道:“拿水泼醒来!”

    眼下是二月多,天寒地冻的,两桶冷水泼过去,段龙和李彪立马醒了过来,一边挣扎,一边骂骂咧咧的。

    李牧沉声喝道:“段龙、李彪你二人身为朝廷的部都尉,带头饮酒作乐,无视军规军律。你二人御下不严,致使我汉军,军纪散漫、军容不整。辱我大汉军威。不杀你二人,不足以正军心!”

    李牧话音刚落,段龙、李彪叫嚣着,他爹是段常,他爹是李韩。

    李牧沉声喝道:“斩!”

    李牧话音刚落,典韦和徐晃举起手中的兵器,用力挥下去。只见,两颗人头冲天而起,整个校场内一片死寂。

    李牧沉声说道:“陈郡丞,将刚才营门口的那四个兵士带过来。”

    须臾间,那四个兵士就被押到点将台下,四人早已魂不附体,跪在地上,哀求着饶命,全身身抖如筛糠。

    李牧沉声喝道:“典韦、徐晃、陈到、裴元绍听令,将这四人杖责四十,生死无算。”

    典韦四人领命,朝着那四个兵士一顿猛打,那四个兵士嚎叫了没几声,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校场内的兵士亲眼看着两位部都尉人头落地,看着四个兵士活活被打死,他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只见一瞬间,校场内的兵士伏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喊着,将军饶命!

    李牧扫视了一圈,沉声喝道:“站起来,一通鼓罢,若是再没有大汉军人的样子,我让你们每个人都走不出这校场。”

    一通鼓罢,兵士列队集合完毕。李牧扫视了一圈,点了点头,不错!李牧朗声说道:“将士们,军中不可一日无将,将乃军之魂。我乃凉州武威郡人李牧李定国,是朝廷任命的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从此刻起,尔等皆是我麾下之兵。”

    汉军山呼道:“誓死追随将军!”

    李牧朗声说道:“本将决定,任命赵云、张辽、黄忠、典韦、徐晃、陈到六人为部都尉,赵风、裴元绍、张成三人为骑都尉,赵风归为陈到帐下,裴元绍归为黄忠帐下,张成归为徐晃帐下。愿尔等九人,同心协力,统领好我金城郡汉军。”

    赵云、张辽、黄忠、典韦、徐晃、陈到、赵风、裴元绍、张成九人来到李牧面前,单膝及地,抱拳施礼,朗声喊道:“末将谨遵主公将令!”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诸位请起,有你们九人统领金城郡汉军。他日,我金城郡的兵士定当会名扬四海。”

    李牧扫视了一圈,沉声喝道:“从明日起,不管阴晴雨雪,大军卯时准时列队集合,加紧操练。身为军人,恪守军规军律,军中敢有触犯军规军律者,本将严惩不贷!从今日起,裁汰老弱,精简军队,整饬武备!”

    汉军山呼道:“谨遵将军将令!”

    随后,赵云、张辽、黄忠九人下了点将台,前去训练考核兵士。

    李牧看着点将台下的兵士,心道:这些兵士军心可用,加以训练,他日必有所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