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四十七章 以儆效尤

    约莫两刻钟,赵云前来报告说,金城郡校场大营共有三千汉军,青壮年两千三百人,剩下的七百人皆是老弱。李牧即刻传令赵云,给这七百老弱一些钱粮,将其遣散归田。

    李牧一直在点将台上,看着赵云等人重新编制兵士、宣讲军规军律、训练兵士。果然,将乃军之魂,这才一个时辰的时间,原本军纪散漫,军容不整,军心涣散的汉军。此刻,已有了强军风范。李牧见了,欣喜不已。

    李牧在军营中用了午饭,这才返回太守府。李牧还没走到太守府,远远的看到貂蝉和一个婢女站在门口,李牧快步走向貂蝉。貂蝉也看到了李牧,等李牧距离貂蝉有七八步的时候。貂蝉提起裙摆,小跑到李牧跟前,挽着李牧的胳膊,盈盈一笑,柔声说道:“阿牧,你去坐堂(上班)去了么?用饭了么?”

    李牧轻轻的在貂蝉的俏脸上掐了一把,笑着说道:“蝉儿,怎么不在家里等我,我用过饭了。”

    貂蝉柔声说道:“阿牧,蝉儿今早起床迟了,听仆人说你很早就出门了。我就想着你会不会中午回来。”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以后我坐堂一般比较早,你不用起那么早,用饭的时候也不用等我了。这半个多月舟车劳顿,你要好好休息,知道了么?”

    貂蝉柔声说道:“阿牧,蝉儿想你了。”

    李牧点点头,笑着说道:“蝉儿,我们住在一个院子里,每天都可以见面的。等金城郡的情况稳定了,我就向伯母提亲,将蝉儿娶进门。”

    貂蝉霞飞双颊,娇嗔道:“蝉儿才不要嫁给你这个大色狼,大坏蛋。”

    李牧笑着说道:“那可由不得蝉儿做主,我看啊,伯母可是挺看好我这个乘龙快婿的。”

    貂蝉满脸绯红,娇嗔了一句,李牧看着貂蝉这般模样,朗声笑起来,李牧牵着貂蝉的纤纤玉手来到大门口。冬梅连忙上前,朝着李牧和貂蝉施了一礼,恭声说道:“奴婢冬梅见过大人,见过夫人。”

    听了冬梅的话,貂蝉脸色更红了,李牧嗯了一声,说道:“要好生伺候夫人,不能让夫人受了委屈。”

    冬梅连忙恭声回道:“请大人放心,奴婢会伺候好夫人的。”李牧嗯了一声,就和貂蝉进了门。

    李牧将貂蝉送到杨氏所在的跨院,就回到书房,翻阅前任太守留下的卷宗。就在李牧看的认真的时候,仆人报告说徐先生和张先生,在门外求见。李牧连忙放下手中的卷宗,将徐庶和张既请进门。三人坐定,李牧笑着说道:“元直,德容,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下次,二位先生不必让下人通报,可以直接前来。”

    徐庶和张既回道:“多谢主公厚爱。”

    徐庶沉吟道:“主公,金城郡治下有允吾、金城、允街、枝阳、浩门、令居、榆中七县。户籍登记了十万人,耕地二十万亩。其中十八万亩地都集中在金城郡四大家族手里。这四大家族兼并土地,隐瞒人口,控制着整个金城郡的粮价。其害不小啊!”

    张既接着说道:“主公,这四大家族每家只登记了一千亩地在金城郡户籍,但金城郡却遍地都是佃户,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今天早上,太守府衙死的三个人,你们二人应该知道的。校场大营我下令斩杀了两个部都尉,是段家和李家的。这五个人分是段家、李家、杨家家主的嫡出儿子。我想,他们很快就坐不住了,我会将他们连根拔起。这些大地主倒了,小地主自然会安分守己!”

    此时,段家、李家、杨家的哭声感天动地,只见三家都在操办丧事。三天后,四大家族的家主,段常、李韩、林赞、杨乾四人相聚在段家。段常向三人敬了一杯酒,捶胸顿足的说道:“李牧狗贼,杀了老朽的两个儿子,老朽一定要杀了他,这金城郡的天还是我们的。”

    李韩声泪俱下的说道:“段老,我李韩听你的,我的两个儿子也是被这狗贼杀的。”

    杨乾摸了一把眼泪,说道:“段老、李老,我杨乾也失去了儿子,你们说怎么做,我绝无二话。”

    林赞沉吟道:“李牧虽然还没有动林家人,但我们四大家族休戚相关。唇亡齿寒的道理,我林赞还是知道的。”

    段常看了李韩三人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狠色,说道:“好,明天晚上我们邀请李牧到醉花楼,我们提前埋伏好家兵,时机成熟,我摔杯为号,须臾间就可以将李牧这狗贼乱刀分尸。”

    李韩三人听了,直觉得此计可行。随后四人饮酒到子时才罢。

    第二天中午,李牧正和貂蝉杨氏一起用饭,下人来报,说允吾城段家的官家求见。李牧让貂蝉和杨氏先吃,不用等他,随后就来到大厅。段家管家神色恭敬的说,段家、李家、林家、杨家家主邀请太守大人,今晚来出席四大家族为太守大人准备的接风宴。李牧笑着说好,他今晚一定会去,不会辜负了四位家主的美意。段家官家见李牧答应了,便满脸喜色的告退了。

    段家官家离开之后,李牧吩咐仆人把赵云、徐庶等人请来太守府议事。约莫一刻钟,赵云、徐庶等人来到太守府大厅。李牧看着人到齐了,笑着说道:“四大家族的家主邀请我今晚去醉花楼赴宴,你们怎么看?”

    徐庶回道:“主公,鸿门宴啊,不得不防!”

    赵云沉吟道:“大哥,宴无好宴,子龙愿随大哥同去,若是四大家族敢对大哥不敬,我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张辽、张既等人听了,争先恐后的说要跟着李牧同去赴宴。

    李牧笑着说道:“大家稍安勿躁,今晚可是个好机会,我们一定要把握好。今晚就让典韦陪我去。文远、汉升、公明、叔至你四人各领三百兵士将这四大家族的宅子团团围住,不得走脱一个人。子龙领四百兵士将醉花楼团团围住。子虎(赵风的字)、张成、裴元绍你三人领五百兵士保护好两位先生,保护好太守府的各位家眷。”

    众人见李牧已有计划,便各自分头准备了。傍晚的时候,李牧带了典韦悠哉悠哉的来到醉花楼。李牧和典韦来到醉花楼时,四大家族的家主早已等候在门口,四人见了李牧自然是极尽谄媚讨好,四人将李牧和典韦迎到了醉花楼的二楼。众人坐定,段常见典韦不落座而是站在李牧身后,又是一番邀请,李牧直说尊卑有别,段常这才作罢。

    段常举起酒杯,笑着说道:“草民段常敬李太守一杯,望李太守日后多多关照。”

    李牧心道:不会是毒酒吧,要真是毒酒,那真的惨了,他还没有娶貂蝉和甄宓,他扫除天下狼烟的愿望还没有达到。算了,还是赌一把。

    李牧笑着说道:“好说,我这太守的位置坐不坐的住,还得仰仗在坐的各位。大家同饮此杯!”

    段常四人自然是欣然应允。就这样,段常、李韩、林赞、杨乾四人轮番向李牧敬酒,李牧也来者不拒。半个多时辰后,段常见李牧已有了醉意心下大喜不已。段常看着李牧说道:“自从李太守来到金城郡,这金城郡的天好像要变了。我们段、李、林、杨四家很不适应,我们觉得还是以前的那片天好点儿。李太守,您觉得呢?”

    李牧低笑着说道:“也好,就让你们的记忆永远停留在以前吧。”

    段常听出了李牧的弦外之音,拿起酒杯摔在地上,恨声说道:“李牧狗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只见,一群持刀的家兵将李牧和典韦团团围住。

    突然,李牧拿起桌上的筷子,狠狠地插进段常的肩膀。典韦也在同一时间,从怀里掏出两支短戟,瞬间便结果了身后的两个家兵。紧接着赵云带着一百兵士从楼下杀上来,逢人便砍。段常疼的哀声嚎叫,李韩三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面无人色,那群家兵也是吓得不知所措。

    赵云吩咐兵士将那群家兵绑了,带出醉花楼。李牧看着赵云,笑着说道:“二弟,来的可真快!这醉花楼的酒挺好喝的,我还没喝够呢。”

    赵云笑着回道:“大哥,等明天斩了这四个意图行刺朝廷命官的乱臣贼子,我们再痛饮庆功酒!”

    李牧笑着说道:“好,到时候大家可得好好喝几杯。”

    随后,李牧看了段常四人一眼,低笑着和典韦出了门。赵云吩咐兵士将段常四人绑了,带出醉花楼。李牧出了醉花楼,即刻传令下去,将四大家族的人全部缉拿。李牧又派人将徐庶和张既请到太守府衙。约莫一个时辰后,张辽、黄忠、徐晃、陈到回太守府衙复命,四人报告说四大家族的人全部抓获,无一人漏网。

    李牧笑着说道:“辛苦诸位兄弟了,明天之后,金城郡的天算是要晴了!不知该怎么处置四大家族的人?”

    徐庶立马回道:“主公,诛杀四大家族的三族即可,没收他们的所有家产,至于四大家族的下人可将其遣散回家。”

    张既连忙回道:“主公,诛三族会不会太过残忍了?”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其余的按照元直所说的办,就给四大家族各留下一个传宗接代人,给他们五亩良田吧!”

    第二天午时三刻,只见允吾城菜市口人山人海。李牧扫视一圈台下,朗声说道:“乡亲们,静一静。就在昨晚,段家、李家、林家、杨家在醉花楼意欲行刺本官,聚众造反。还好上天有眼,让本官命不该绝。本官决定诛杀此等罪大恶极的叛贼,以儆效尤,若再有人胆敢犯上作乱,本官定将严惩不贷。来人,行刑!”

    李牧话音刚落,只见五六十颗人头滚的满地都是。围观的百姓呆愣了一会儿,突然,齐齐的跪下,经久不息的喊道:“太守大人英明!”

    李牧扫视了一圈台下,朗声喊道:“乡亲们,静一静,本官身为朝廷命官,定会善待我金城郡的百姓,定会善待天下的百姓。眼下,已经是三月了,本官听闻,有不少百姓家无余粮,没有下地的种子。明日,乡亲们可来允吾城西门领取粮食、种子。乡亲们,都起来吧。”

    李牧话音刚落,百姓伏在地上不肯起身,山呼道:“太守大人仁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