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五十二章 赵云驰援

    却说,裴元绍一路昼夜兼程,终于在两天后的戌时赶到了允吾城。裴元绍不敢歇息,一路来到太守府。太守府护卫自然认识裴元绍,可是傅佥不认识。

    裴元绍也是着急着进门,忘了放下手中的大刀。傅佥见来人手持大刀,来势汹汹,高声喝道:“来人止步,通报姓名!”

    裴元绍见是个少年,只当是新来的亲卫,沉声说道:“闪开,我有要事禀报主公,耽误了主公的大事,你我都吃罪不起。”

    裴元绍说完,便要越过傅佥,傅佥伸手拦住裴元绍。裴元绍伸手想要挥开横在眼前的手臂,傅佥抽回手臂的瞬间,一掌将裴元绍击退了两三步。裴元绍心下一惊,这少年武功好生了得,自己恐怕在他的手下撑不过十个回合。就在裴元绍和傅佥相持不下时,一名亲卫上前,说道:“傅统领,且莫动手,来人是主公麾下的骑都尉,裴元绍裴大人!”

    傅佥连忙上前施了一礼,朗声说道:“傅佥多有得罪,还请裴大人莫要见怪!”

    裴元绍回了一礼,笑着说道:“傅统领不必客气,刚才我老裴也做的不对。有傅统领尽职尽责的保护主公,主公高枕无忧矣!”

    傅佥笑着回道:“裴大人过奖了。主公应该书房,请随我来吧!”

    随后,二人来到书房,通报之后才进了门。李牧放下手中卷册,看着裴元绍问道:“老裴,路上遇到了什么事?可是陈到遣你回来的?”

    裴元绍施礼道:“主公,我们在汉兴城东二十里碰到了甄家的车队……”随后,裴元绍将所有的事详详细细的报告给李牧。

    李牧一下站起身来,连声问道:“甄家人可有受伤?甄小姐怎么样了?”

    裴元绍连忙说道:“主公,甄家人都好,主母一切都好,只是受了些惊吓!”

    李牧沉声说道:“可知道那伙流寇的老巢?”

    裴元绍摇了摇头,回道:“主公,当时事态紧急,未留下活口!所以不知。”

    李牧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即刻传令部都尉赵云、典韦二人来太守府。”传令兵听了,连忙转身出了门,朝军营奔去。

    约莫两刻钟,赵云和典韦来到太守府书房,见裴元绍也在,赵云又见李牧脸色凝重,连忙问道:“大哥,是不是甄家车队出问题了?”

    李牧简单的将甄家车队的事告知赵云、典韦,随后朗声说道:“二弟、恶来、老裴你三人率精骑八百,持护羌校尉军旗,星夜东行,务必要接应到甄家车队,保护好你们的主母,若沿途有官员无故阻拦,杀无赦!”赵云三人应诺而去。

    李牧转身来到后堂,貂蝉见李牧脸色凝重,连忙问道:“阿牧,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李牧将甄家车队的事告诉貂蝉,貂蝉心下一惊,连声问道:“阿牧,宓儿妹妹有没有事?你赶紧派人去接应宓儿妹妹呀……”

    李牧将貂蝉抱在怀里,说道:“蝉儿,先别担心了,我已经让子龙、恶来他们带人去接应了,应该不会有事,应该不会!”貂蝉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却说,赵云、典韦、裴元绍三人率领八百精骑,一路东行,昼夜兼程,过城不入,终于在第二天申时来到上邽。赵云一行人在马上吃了干粮,喝了水,也不停留,一路东行。赵云一行人又走了十多里,远远的看到,约莫有一千余郡国兵围着甄家车队。

    赵云沉声喝道:“诸位听令,护旗官随本将前行,其余人由典都尉统领,距我两箭之地,没有我的将令,妄动者斩!”众人齐声应诺。

    赵云和护旗官拍马前行,在距离郡国兵二三十步时,勒住马。赵云朗声喝道:“我乃大汉护羌校尉麾下部都尉赵云,敢问前方主事之人?”

    赵云话音刚落,郡国兵中一人打马上前,朗声喝道:“此乃上邽令程球程大人缉拿流寇,尔等不相干的人,理应避让,否则,别怪我们程大人不客气。”

    赵云朗声喝道:“本将奉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之令,前来接应我金城郡的运粮车队,还请程大人行个方便!”

    只见,郡国兵中两人打马上前,一人肥头大耳,一人约莫十七八,面如冠玉、剑眉星目,英俊威严。那个肥头大耳的笑着说道:“我乃上邽令程球,缉拿流寇,赵都尉还是速速离开,莫要伤了两家的和气!”

    赵云脸色微沉,沉声喝道:“既然程大人不给我金城郡一个面子,那就不客气了。”

    程球顿时火冒三丈,尖叫着喊道:“姜维,杀了他!”

    那英俊少年心道:护羌校尉李牧李大人乃当世英雄,我姜维恨不能早些投奔与他,今日这梁子一旦结下,怕是日后再投奔李大人已无可能!奈何,程球匹夫,必然会以母亲的性命要挟于我。

    姜维迟疑着说道:“程大人,我们检查过了,这确实是金城郡的运粮车队。大人难道要和金城郡李太守为敌么?”

    程球早已怒火中烧,喊道:“姜维,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我就杀了你母亲。”

    姜维长叹一口气,拍马持枪,杀向赵云。赵云胸中杀气顿生,纵马挺枪,杀向姜维。两杆长枪相撞的瞬间,姜维心下一惊,暗道:本以为自己的枪法已大有所成,原来自己是井底之蛙。姜维立马使出十成功力,奋力迎战赵云。只见,赵云手中的龙胆枪上下翻飞,前据后挡,宛若蛟龙、翩若惊鸿,无数枪影纷纷如飘雪,点点似梨落。姜维越战越惊,只有招架之力。赵云心道:此人也是个孝子,迫不得已而为之,况且,此人武艺高强,倒是个可用之才,待我留他一命。一百回合后,赵云大吼一声,龙胆枪扫向姜维的腰间。姜维来不及防守,顿时心如死灰。只听得“啊”的一声,待众人看时,只见姜维倒在地上,赵云的龙胆枪指着姜维。

    赵云看着程球,沉声说道:“程大人,还有什么话说?”

    程球早已被赵云的武技惊得面色惨白,连忙谄媚道:“赵都尉,误会,误会啊!下官这就放行。”随后程球让郡国兵让开一条大道。

    赵云抽回龙胆枪,拍马上前,来到车队处,陈到连忙上前,说道:“若非赵都尉,我等怕是投鼠忌器,要被这姓程的坑了。”

    赵云点了点头,说道:“主母,现在在何处?”

    陈到忙抬手一指,赵云跳下白龙,快步走到马车前,朗声说道:“嫂嫂,可曾受伤?赵云护驾来迟,还请嫂嫂责罚!”

    甄宓掀开帘子,声音轻快的说道:“子龙,不怪你,妾身好着呢。况且,有陈都尉他们保护着。”

    赵云点了点头,回道:“还好嫂嫂无碍,否则,大哥定饶不了我。”

    甄宓掩唇一笑,说道:“子龙,阿牧还好吗?他怎么不来接我?蝉姐姐还好吗?”

    赵云顿了顿,回道:“嫂嫂,大哥和貂蝉嫂嫂都好,大哥应该会在金城郡地界接应吧……”

    甄宓点点头,说道:“子龙,那让大伙别歇息了,我们快点赶路吧。”

    赵云回道:“请嫂嫂坐好,我们这就出发!”

    赵云扫视了一圈,朗声喝道:“全军听令,即刻启程,胆敢拖延行程者,斩!”众人齐声应诺。

    赵云跨上白龙,来到姜维跟前,朗声说道:“我看阁下也是个英雄豪杰,为何识人不清?我主求贤若渴,礼贤下士,仁政爱民。若是投于我主,必有一番大作为!”

    姜维抱拳施礼道:“我乃凉州冀县人姜维,字伯约。多谢赵大人手下留情。姜维本想投奔李太守,奈何母亲受人要挟,如之奈何!”

    赵云见姜维有心相投,心下大喜,朗声说道:“伯约不必忧心,伯母不会有事的。”

    赵云拍马走到程球跟前,笑着说道:“程大人,我想带着姜维和他母亲前去金城郡,不知……”

    程球立马笑着说道:“小事一桩,下官这就派人把姜维的母亲从上邽城接出来。”程球当即命人好生将姜维母亲送出城来。

    姜维心下大喜,朝着赵云深深一拜,说道:“姜维多谢赵都尉救母之恩!”

    赵云摆了摆手,在马上回了一礼,笑着说道:“些许小事,伯约且莫挂怀。以后你我就是同僚,定要同心同德辅佐主公!”

    姜维朗声回道:“赵都尉放心,我姜维愿誓死效忠主公,一生无悔!”

    赵云笑着点点头,便和姜维并马前行,两人从枪法聊到兵法,再聊到行军练兵。二人彼此佩服不已。姜维心道:若是没猜错,赵都尉应该是主公麾下的第一大将,此人文韬武略,无一不精,治国理政也颇有研究。

    赵云、姜维一行人来到上邽城,接了姜维母亲,也不做停留,一路西行,赶往金城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