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五十五章 迎娶甄宓

    转眼,时间来到了六月十三,李牧和甄宓的婚礼也准备妥帖了。这天巳时,就在李牧和甄宓陪着貂蝉在院中散步时,傅佥来报,甄家车队已经距离允吾城十里了。

    甄宓喜极而泣,哽咽道:“阿牧,宓儿也想去迎接大哥,好不好嘛……”

    李牧宠溺一笑,说道:“好吧,一起去迎接甄大哥。”

    李牧扶着貂蝉坐下,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在家里等我,注意自己的安全,知道吗?”

    貂蝉盈盈一笑,柔声说道:“阿牧,蝉儿会当心的,肯定会保护好孩子的……”

    李牧看着貂蝉,正色道:“蝉儿比孩子更重要,第一时间要确保自己的安全,知道吗?”

    貂蝉和甄宓惊诧不已,不应该是保护好孩子么?冬梅和秋菊更是惊的张着嘴,太守大人,好生奇怪,看来太守大人是真的疼爱两位妻子。

    貂蝉见李牧神色严肃认真,心下感动不已,柔声说道:“阿牧,蝉儿知道了!”

    李牧沉声交代冬梅和秋菊照顾好貂蝉。随后,李牧带着甄宓出了门,前去接应甄家车队。李牧和甄宓同骑一马,傅佥带着三百亲卫跟在后面。约莫两刻钟,李牧和甄宓便看到了浩浩荡荡而来的甄家车队,甄宓喜极而泣,催着李牧赶紧过去。须臾间,赤龙已经到了甄家车队跟前,李牧跳下赤龙,然后将甄宓抱下马,甄宓提起裙摆,跑向甄豫。李牧笑着摇了摇头,慢慢的跟上前。

    甄豫看着泪眼婆娑的甄宓,打趣道:“小妹,定国欺负你了?”

    甄宓立马摇摇头,说道:“阿牧很疼爱宓儿,怎么会欺负呢……就是有些想爹爹、娘亲、大哥、二哥,还有四位姐姐了……”

    甄豫笑着说道:“大哥这次可是给小妹带来惊喜!”

    甄宓摇着甄豫的胳膊,问道:“大哥快说是什么惊喜……”

    甄豫笑着指了指身后的三辆马车,甄宓连忙跑过去,只见第一辆马车中走出来一个儒雅和善的中年男人。

    甄宓心下惊喜不已,连忙喊道:“爹爹,您怎么也来了……”

    甄逸下了马车,拉着甄宓的手,哽着嗓子说道:“爹爹想我的宝贝闺女了,就来了,你娘亲,还有你的四个姐姐都来了,你二哥留在家里。”

    甄宓心下的惊喜之情,难以用语言形容,甄宓和甄家人自然是一番泪眼婆娑的相见。原来,甄豫回到中山无极之后,将金城郡欣欣向荣的景象说给了甄家人听,还说了李牧的正妻貂蝉也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待甄宓如同亲姐妹。甄逸听了,对比了一下冀州流民四起的乱象,又想起李牧说过明年三月左右天下大乱,冀州首当其冲。甄逸思前想后,权衡了整整三天三夜,决定将甄家的产业尽数搬到金城郡,只在中山无极留一家分店即可。

    约莫两刻钟,李牧见甄家人寒暄完了,走上前去,给甄家人施了礼,寒暄了几句。李牧也知道了甄逸举家来金城郡的事,心下大喜,自然是少不了一番拜谢。随后李牧带着甄家人来到允吾城城北的一处大宅子,安顿好甄家人,甄宓自然是留了下来。李牧牵心貂蝉,中午饭也没吃,就回了太守府。

    转眼过了三天,来到183年六月十六,辰时刚过,李牧将甄宓接到了太守府,金城郡文武陪着李牧接待宾客。如同三个月前迎娶貂蝉的那般,流水席从太守府大院摆到了街口,太守府内一片喜气洋洋。

    这次的主婚人还是徐庶,酉时吉时一到,徐庶朗声喊道:“一拜天地!”

    李牧牵着甄宓的手拜了天地。

    徐庶接着喊道:“二拜高堂!”

    李牧牵着甄宓的手,来到甄逸和张氏跟前,深深一拜,又给二人敬了茶。甄逸笑着将两人扶起来,张氏则是眼含热泪,给李牧和甄宓递了红包,说了些祝福的话。

    徐庶接着朗声喊道:“夫妻对拜!”

    李牧和甄宓相对一拜。

    徐庶最后喊道:“礼成!新娘送入洞房!”

    甄宓由两个侍女扶着进了貂蝉隔壁的屋子。李牧还是像娶貂蝉那次一样,被赵云、张辽、徐庶等人缠到亥时才放行。

    李牧走到甄宓的门外,停了停脚步,转身推开貂蝉的屋门。貂蝉怀孕了,嗜睡,早都熄灯睡下了。貂蝉一下惊醒过来,认出了李牧,这才放下心来。貂蝉柔声说道:“阿牧,宓儿妹妹在隔壁,洞房花烛夜,新郎官也能走错了……”

    李牧走到床边坐下,将貂蝉抱在怀里,说道:“蝉儿,委屈你了,你还在身怀六甲,我就新娶平妻!”

    貂蝉抬头亲了亲李牧的脸,柔声说道:“阿牧,蝉儿一点都不委屈,蝉儿很幸福,有疼爱自己的夫君,现在还有了我们的宝宝……还有娘亲……阿牧,快去宓儿妹妹那儿吧,你答应过蝉儿,不能让宓儿妹妹受委屈的……”

    李牧点了点头,将貂蝉扶着躺下,盖好被子,又在貂蝉的樱唇上亲了亲,这才来到甄宓的屋子。

    李牧看到甄宓静静地坐在床边,李牧跨步走到甄宓跟前,缓缓的揭开盖头,李牧被甄宓倾国倾城的容颜震的半天回不过神来,今天的甄宓比平常多了几分女人味。只见此时的甄宓比貂蝉少了一分妖艳,多了一分清纯。

    甄宓见李牧半天不说话,站起身来,也不敢看李牧,支吾道:“夫……夫君……妾身……不好看吗……”

    李牧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哪有,宓儿可是个大美人……”

    甄宓满脸绯红的说道:“那……那妾身服侍夫君歇息吧……”

    李牧牵着甄宓的纤纤玉手,来到矮桌旁,拿起两杯酒,笑着说道:“宓儿,没有外人,就叫我阿牧吧,咱们先喝杯酒。”

    甄宓点了点头,柔声说道:“阿牧,宓儿不会喝酒……”

    李牧笑着说道:“宓儿,这是合卺酒,象征着夫妻间恩爱长久!”

    甄宓心下一喜,拿过酒杯,两人喝了合卺酒。李牧牵着甄宓来到床边,见甄宓比貂蝉还要紧张,想必是从小就受大家闺秀礼仪的熏陶。自从李牧开了荤,几乎每晚都会欺负貂蝉,如今貂蝉怀了孕,自然是好长时间没开荤了。甄宓也是和自己有感情的妻子,欺负一下,也是正常。

    李牧三下五除二将自己脱得精光,甄宓心下是又羞又怕又期待。李牧解开甄宓腰间的带子,将礼服轻轻的拿开,只见甄宓上身只余一件绣着麒麟送子的嫣红肚兜。李牧转身吹灭蜡烛,抱起甄宓来到床.上,几下就将甄宓脱得一丝不挂。

    李牧翻身将甄宓压在身下,甄宓连忙将肚兜垫在身下,吐气若兰,柔声说道:“阿牧……多多怜惜宓儿……”

    李牧呼吸急促的说道:“宓儿,我会的,只是一会有点疼,忍着点!”

    甄宓点了点头,应了声嗯。李牧低头含住甄宓的樱唇,舌头伸进甄宓的小嘴,逗弄着甄宓的丁香小舌,一双手爱不释手的揉捏着甄宓的高耸,只见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李牧的一只手一路向下,来到甄宓的隐秘位置,轻轻的抚弄着。甄宓早已情动,扭动着身子,李牧也感受到甄宓做好准备了,身下慢慢的动着,接着一沉,只听得甄宓嗯了一声,李牧的背上也是一疼。

    一室旖旎,两个相爱的人,终于身心合二为一!

    第二天辰时,李牧醒来的时候,甄宓睡得沉沉的,毕竟初尝雨露,昨晚又被李牧欺负了好几次。

    李牧轻身下了床,洗漱一番后,来到院中锻炼身体。约莫半个时辰,李牧听到脚步声,回头看时,只见甄宓莲步轻移正向自己走来,只是走路的姿势不太正常。李牧暗骂自己一句禽兽!

    李牧连忙扶住甄宓,神色温柔的说道:“宓儿,怎么不多睡会,昨晚累坏了吧!是不是很疼?”

    甄宓在李牧腰间狠狠地掐了一把,娇嗔道:“阿牧……你这个大坏蛋……一点都不怜惜宓儿……”

    李牧笑着说道:“宓儿太美了,没忍住,下次注意点。”

    甄宓娇嗔道:“难怪蝉姐姐说阿牧是大色狼……还真是呢……对了,今天要给蝉姐姐敬茶呢!”

    李牧也知道,这是一条规矩,必须遵守。二人来到大厅时,貂蝉正在吃早点。貂蝉看了一眼甄宓,笑着说道:“妹妹……是不是被夫君欺负了好几次……”

    甄宓走到貂蝉身旁,满脸绯红的说道:“蝉姐姐说的是,夫君……真是个大色狼……”

    貂蝉笑着瞪了一眼李牧,李牧也只得干笑两声。甄宓双手端起一杯茶,来到貂蝉面前,柔声说道:“请蝉姐姐用茶!”

    貂蝉当然也知道这规矩,笑着接过,喝了一小口,柔声说道:“妹妹多礼了,以后咱们姐妹二人,要同心同德,好好服侍夫君!多给夫君添几个小宝宝!”

    甄宓点了点头,柔声说道:“蝉姐姐说的是,妹妹知道了。”

    李牧看着眼前这幅景象,心下也是欢喜不已,一种幸福的感觉充满心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