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五十六章 前世所学

    如今,金城郡的事务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李牧的小生活也是过得滋润非常,每天除了坐堂两三个时辰,就在太守府陪陪两位小娇妻。

    时间转眼来到183年八月初,第一件好事是新城的外城和内城都以修建完毕,城内排水设施也已建造完毕,李牧特意去检查了南北两城,确实固若金汤。第二件好事是甄宓也怀孕了,太守府迎来了两位一级保护对象。李牧面对两位倾国倾城的孕妇,也是忙的晕头转向,孕妇脾气怪异,李牧对貂蝉和甄宓是真的疼爱,只能默默地被两人奴役。

    这天,李牧陪着貂蝉和甄宓在院中乘凉。貂蝉怀孕四个月了,肚子显怀已经很明显了,走路也得扶着,坐下的话,要么席地而坐,要么坐在枰上。无论是哪种坐法,貂蝉都很吃力。李牧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突然,李牧想起来,用高脚椅子,高脚桌子,应该会舒服很多。

    李牧给貂蝉和甄宓打了声招呼,就快步来到书房。李牧仔仔细细的怀想着后世的各种家具,然后在纸上写写画画,经过半个时辰的不懈努力。李牧画出了后世的桌子、椅子、凳子、柜子、沙发、躺椅等家具。李牧差人把徐庶找来。

    约莫两刻钟,徐庶来到太守府书房,见李牧神色欣喜,问道:“主公,可是有什么喜事?”

    李牧笑着将几张图纸递给徐庶,说道:“元直,你先看看这些东西。”

    徐庶仔细端详了一番,说道:“主公,这些东西有的像枰,有的像几案,还有几样,属下没有见过。”

    李牧笑着说道:“元直,这些都是高脚家具。枰太矮了,坐着不舒服。平时跪坐时间久了,双腿容易发麻,对身体也不好。这些高脚家具,正好避免了咱们现在通用的矮脚家具的缺点。”

    李牧看着徐庶一脸诧异的样子,笑着说道:“元直,你即刻在金城郡找最好的木匠,让他们按照我标注的尺寸,将这些家具做出来。这些家具做出以后,给金城郡的文武官员每人一套,以后可以投放到民间,我们也能赚钱。”

    徐庶沉吟道:“主公奇思妙想,元直佩服,属下这就去。”

    李牧又想起那个时代他是学考古专业的,用土办法提纯酒,改进造纸、烧制瓷器这些,自己还是知道的,对了,还要打造马镫。随后,李牧又用两个时辰,将提纯酒、改进造纸、烧制瓷器、打造马镫的方法详详细细的写了出来。

    三天后,徐庶将李牧交代的家具搬到太守府,李牧逐一试了一遍,不错,若是再给这些家具上了漆,将外观制作的精美一点,加以宣传,不用多久,不管是官家,还是民间百姓,也会慢慢接受。

    李牧笑着说道:“元直,这些家具你有没有试用过?”

    徐庶笑着回道:“主公,属下都试过了,确实很不一样,特别是那椅子、桌子、沙发,比现在的枰、几案要好太多。若是真如主公所说的,能投放到民间的话,我们可以赚很大一笔钱。”

    李牧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元直,即刻大量招募木匠,先做一百套这样的家具,记得让他们把外观做的精美一点,然后上上漆。至于宣传一事,我们一方面让金城郡文武官员来宣传,一方面借用甄家的人脉来宣传。如今,甄家的生意在金城郡越做越大,固然是好事,我也乐见其成,但绝不能掣肘于我。我早做防患,以免日后甄家尾大不掉,影响我和二夫人(甄宓)之间的夫妻感情。我不想防狼一样,防着我的兄弟,我的同僚,可是,我不想有一天把屠刀架在他们的脖子上!”

    徐庶看着李牧,深深一拜,正色道:“主公,未雨绸缪,深谋远虑,属下佩服。自古从龙之臣,多有恃宠而骄。主公这样做是因为看重与二夫人的夫妻之情,是在帮甄家。”

    李牧叹了一口气,说道:“元直,我们这些人现在是创业初期,可以同甘共苦,以后呢?水涨船高,难免有人恃宠而骄啊!元直,能理解我,我真的很欣慰!”

    徐庶正色道:“主公,御下应该张弛有道,用法、用礼、用理、用情。若还有人胆敢恃宠而骄,那就怪不了主公铁面无私了。”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元直句句肺腑之言,情真意切啊!元直,我再给你四样东西,必须严加保密,不得外传!当然,是我们一起来金城郡的兄弟,后来投奔的几位兄弟,可以信得过!”

    随后李牧将写有提纯酒、改进造纸、烧制瓷器、打造马镫方法的十多张麻纸交给徐庶。徐庶浏览了一遍,震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慢慢的才回过神来,看着李牧,神情复杂的说道:“主公真乃神人也!怕是天神下凡啦!属下一定亲力亲为,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正色道:“元直,制作这四样东西的地方一定要隐秘,而且要挑选信得过的兵士严加守卫!挑选兵士的时候,可以找子龙、文远、汉升他们帮忙!”

    徐庶点了点头,朗声回道:“主公,元直明白,事不宜迟,属下这就去办!”

    李牧送走了徐庶,转身来到后院。只见,貂蝉和甄宓两个坐在凉亭里,正在做小孩子的衣服、鞋子。李牧将两人抱在怀里,笑着说道:“两位娘子好生贤惠啊!”

    貂蝉和甄宓娇嗔道:“油嘴滑舌……”

    李牧拿起那半成品的小衣服,笑着说道:“蝉儿,宓儿,怎么都是儿子的?没有女儿的?”

    貂蝉和甄宓对视了一眼,貂蝉柔声说道:“阿牧,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李牧在貂蝉和甄宓脸上亲了一下,笑着说道:“儿子太调皮了,更喜欢女儿一点,要是女儿的话,像她们的娘亲,肯定也是小美人胚子!”

    貂蝉和甄宓神色黯然,甄宓嗫喏道:“阿牧……是嫌弃宓儿和蝉姐姐么……不愿意让我们生儿子么?”

    李牧暗道一声糟了,这还是个男尊女卑的社会,自己又先入为主了。李牧连忙说道:“蝉儿、宓儿,我哪敢嫌弃你们啊,只要是你们两个生的孩子,儿子、女儿都喜欢,不都说女儿是娘亲的贴身小棉袄么!反正咱们家养得起,生多少个都行!”

    听了李牧的话,貂蝉和甄宓的脸色终于好起来。李牧将貂蝉和甄宓扶起来,笑着说道:“蝉儿,宓儿,我带你们看几样好东西,保证会喜欢的。”

    二人半信半疑的跟着李牧来到前院,貂蝉和甄宓看着这些从未见过的东西,好奇的问道:“阿牧,这谁做的啊?”

    李牧笑着说道:“当然是你们的夫君喽!蝉儿、宓儿,你们有孕在身,坐在这样的家具上,会舒服一点。”

    李牧扶着貂蝉和甄宓,逐一试过椅子、凳子、沙发、躺椅,二人皆是一脸惊喜,一下就喜欢上了这些家具。貂蝉和甄宓心道:这些家具不仅构思奇妙,更重要的是倾注了阿牧对她们的用心。

    十天后,徐庶请李牧前去视察酒厂、造纸厂、瓷窑、军械厂,李牧深感徐庶办事效率之快。李牧将这四个厂子详细的视察了一番,大赞徐庶办的好!徐庶告诉李牧,酒厂的第一批酒出厂的时候,正好是中秋节,也就是明天,李牧心下也是期待不已。李牧在回太守府的路上,又想起,东汉应该还没有月饼。

    李牧回到太守府,将制作月饼的方法告诉太守府的大厨,让他们多做些月饼。第二天酉时,李牧差人将月饼和新酒送到赵云、张辽、徐庶等人。

    用过晚饭,李牧陪着貂蝉和甄宓在院中乘凉,不知不觉中一轮圆月挂在当空。李牧吩咐冬梅将月饼端上来,貂蝉和甄宓看着桌子上的月饼,也是一脸的新奇,貂蝉好奇的说道:“阿牧,这是新出来的糕点么?”

    甄宓端详了半天,好奇的问道:“阿牧,宓儿也吃了不少糕点,从没见过这种。”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宓儿,这叫月饼。相传啊,古时候天上有十个太阳,晒得庄稼枯萎,百姓苦不堪言。有一位名叫后羿的神箭手,他用弓箭将其中的九个太阳射了下来。王母娘娘赐给他一副飞升成仙药,他将药交给他的妻子嫦娥保管。有一天,后羿有事出门,有一个叫蓬蒙的人,威逼嫦娥把飞升成仙药交出来,嫦娥情急之下吃了这种药,然后嫦娥就飘飘然升到了天上,可是,嫦娥思念自己的丈夫,就飞到离地面最近的月亮上。后羿回到家,才知道妻子飞天成仙的事,后羿非常想念嫦娥,就追着月亮跑,可是永远都追不上。后羿回到家中,在院里摆好几案,在几案上摆上嫦娥爱吃的蜜食鲜果,遥祭在月亮上思念自己的嫦娥。据说这月饼就是后羿特意给嫦娥准备的,预示着团圆。”

    本来李牧想卖弄下知识,哪知道,貂蝉和甄宓听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李牧哄了好半天时间,才将两人的情绪稳定下来。原来,貂蝉和甄宓想到李牧哪一天就会帅军出征,随时都有危险。

    不过,最后貂蝉和甄宓还是开开心心的吃了月饼。

    李牧看了一眼圆月,想起自己的家人,心中思念不已,哽着嗓子念道: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

    低头思故乡。

    貂蝉、甄宓是何等聪慧的女子,一下就听出了李牧是在思念故乡的人。貂蝉知道李牧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甄宓暂时还不知道。

    貂蝉靠在李牧的怀里,抱着李牧,柔声说道:“阿牧,你还有蝉儿和宓儿,还有两个小宝宝……我们都是阿牧的家人!”

    甄宓也靠在李牧的怀里,抱着李牧,柔声说道:“阿牧,你是宓儿和蝉姐姐的夫君,是咱们孩子的爹爹,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还有蝉儿、宓儿,还有我们的宝宝,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

    这一夜,李牧倒是将甄宓哄到了貂蝉的床.上,奈何一个怀孕四个月,一个怀孕一个多月。甄宓看来是没戏了,李牧翻身轻轻的压着貂蝉,貂蝉娇声说道:“阿牧……不可以……会伤到小宝宝的……”

    甄宓又羞又怕,支吾道:“阿牧……你个大坏蛋……还骗宓儿说什么中秋节……一家人住一起……你是故意要欺负宓儿和蝉姐姐吧……”

    李牧笑着说道:“蝉儿,宓儿,怀孕三个月后,夫妻可以同房,我会小心的!”

    李牧说完,便低头吻住貂蝉,一双手开始四处点火,怀孕的人本就身子敏感,几个呼吸间,貂蝉娇.吟出声,李牧也不敢动作太大,欺负了貂蝉一次也就算了。李牧又抱着甄宓,好好伺候了一番,甄宓也是娇.吟出声。

    当然最后李牧被貂蝉和甄宓两人又掐又打,李牧心里倒是开心不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