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五十七章 李牧阅军

    第二天辰时不到,李牧见貂蝉和甄宓睡得正熟,轻身下了床,洗漱一番,吃了早饭,神清气爽的来到太守府衙。

    李牧来到主位的椅子上坐定,扫视了一圈,见金城郡文武皆是面带喜色,笑着说道:“诸位可是有什么喜事?中秋节过得怎么样?”

    典韦朗声笑着说道:“主公,属下昨晚可是快喝的神志不清了,这新酒的劲道可真大,闻起来也能醉人。”

    众人哄笑起来,徐庶笑着说道:“主公,这新酒馨香四溢、味甘醇厚,即使是醉了,醒来以后,头不晕,倒是浑身清爽,当真是琼浆玉液!”

    众人也是齐声称赞,邓芝笑着说道:“主公,那月饼也是匠心独用,外形美观、醇香可口、寓意深刻啊!主公发明的这些家具,当真是奇思妙想,巧夺天工,属下现在都还不习惯跪坐了,家中的枰和几案都扔了。”

    众人又是一片哄笑,赵云朗声说道:“大哥,已有一千副马镫配备到骑兵了,将士们很是喜爱,现在,那些初学骑马的人,也不会轻易地摔下马!”

    众人点头称是,李恢笑着说道:“主公,第一批纸、瓷器会在十天后出厂,若能成功。以后金城郡有了新酒、家具、新纸、瓷器,再也不愁钱粮了!”

    众人连声称赞,徐庶沉吟道:“主公,酿酒会浪费大量粮食,您看……”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元直说的是,天下乱象丛生,粮食越来越金贵,暂时控制一下酿酒吧。秋后,组织百姓开荒,增加耕地,明年若能丰收,再增加酿酒量。对了,开荒的时候,注意保持水土,不可随意破坏坡地植被,不可乱砍乱伐林木。切记!至于那些酿酒过后的废弃粮食,我们可以办些养殖场,就当是猪牛羊的饲料。”

    众人齐声喊道:“主公英明!”

    李牧笑着说道:“新酒以后就取名‘金城醉’,瓷器就叫‘凉州瓷’,新纸就叫‘明宣纸’,家具就叫‘明居家具’。”

    众人点头称是,李牧笑着说道:“今天坐堂,到此为止。徐庶、邓芝留下。”

    众人施礼告退,李牧看着徐庶和邓芝说道:“元直、伯苗,我欠了甄家人情,你二人代我去和甄家人商讨金城醉、凉州瓷、明宣纸、明居家具的相关事宜,给甄家的利润不得超过三成,也不能太低。甄家只能代理咱们的产品,不能用他们商铺的名字替换咱们产品的名字。切记!”

    徐庶、邓芝齐声说道:“主公真乃神人也!属下明白!”

    十天后,李牧亲自检查了凉州瓷、明宣纸,确实做工精细、俊美非凡。徐庶、邓芝和甄家人经过三天的讨价还价,终于敲定了利润分成,甄家只拿利润的两成五。这中途,甄豫亲自来太守府求见李牧,李牧早有准备,早就去新城工地了。甄豫退而求其次,想让甄宓吹吹耳边风,甄宓说了一句:大哥,小妹现在是李家人,况且,小妹不会干涉夫君的事业。

    转眼,时间来到183年十月一日。李牧卯时不到,就在赵云、张辽、黄忠、典韦、徐晃、陈到、徐庶、邓芝、李恢、傅佥十人的簇拥下,来到金城郡校场大营,校场内外早已灯火通明。

    在两万七千余将士的瞩目下,李牧阔步走到点将台。只见,李牧,头戴赤色九龙盔、身着赤色龙鳞锁子甲、腰悬游龙剑、身披黑色麒麟袍。

    李牧扫视了一圈台下,朗声喝道:“将士们,我乃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李牧李定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身为军人,保家卫国,自当慷慨赴死。将乃军之魂,将令既出,自当一往直前。一军之心,乃立军之基,同袍之间,团结友爱,敢乱军心者,斩!军规军律,乃立军之本,自当严加遵守,以身试法者,严惩不贷。百战之军,操练为先,要想活着走下战场,自当艰苦训练。”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赵云沉声喝道:“击鼓!列阵!开始阅军!”

    张辽、黄忠、典韦、徐晃、陈到五人跨步回到军阵跟前。

    鼓声阵阵,汉军旗帜鲜明、甲胄明亮,列队演练阵型。李牧看着台下的汉军,忍不住的点头,不错,士气如虹、队列齐整、杀气腾腾,当真是军心可用。两个时辰下来,汉军队列未曾有一丝一毫的混乱。李牧心下大喜!

    李牧扫视了一圈台下,朗声喝道:“将士们很用心,值得嘉奖!但是,这远远不够,想成为百战精兵,必须要用敌人的鲜血和头颅来洗礼!从今日起,大军只休息三个时辰,不分昼夜,严加操练!”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阅军结束后,李牧传令赵云、张辽、黄忠、典韦、徐晃、陈到、徐庶、邓芝、李恢、罗宪、冯习、王平、姜维、狐笃、句扶、赵风等人前来中军大帐议事。李牧见众人到齐以后,朗声说道:“诸位辛苦了,汉军军心可用、士气如虹,可堪一战!”

    众人齐声回道:“为主公分忧,在所不辞!”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凉州的羌人主要分为两部分,大部分都在金城郡的西部,只有一小部分在金城郡东北部,这部分羌人以句就种羌人为主,他们的头领叫滇吾,此人贪财嗜杀,多次寇掠北地郡、安定郡、金城郡。今年大旱,滇吾肯定会劫掠汉境。我决定先发制人,十一月中旬,亲帅一万骑兵剿灭滇吾!”

    徐庶沉吟道:“主公,属下赞成出兵,愿随主公前去。”

    赵云朗声说道:“大哥,子龙愿率军三千为先锋,誓破羌敌!”

    众人争先恐后的说道:“愿随主公,剿灭羌敌!”

    李牧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诸位都走了,谁来守护我们的根本?”

    李牧见众将沉默,朗声说道:“此番出兵,赵云为先锋,罗宪、姜维二人为副将。我亲帅中军,徐庶为军师,傅佥、冯习、句扶三人为副将。黄忠押运粮草,傅肜为副将。”

    赵云、黄忠、徐庶几人单膝及地,朗声喊道:“末将得令!”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张辽驻守允吾城,邓芝、李恢、张既三人全权处理金城郡政务、民事,可再募兵八千。典韦领兵三千驻守榆中一线。陈到领兵三千驻守令支一线。徐晃领兵四千驻守金城一线。望诸位同心协力,守护好金城郡!”

    李牧接着说道:“伯苗,你持护羌校尉印信,去安定郡、北地郡,告知两郡太守,金城郡出兵一事。若是两郡愿意提供粮草,再好不过了!”

    张辽、邓芝、典韦、徐晃、陈到等人单膝及地,朗声说道:“属下定当尽心竭力,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诸位且去准备吧!”

    众人起身告退。李牧回到太守府时,正好赶上午饭。李牧陪着貂蝉、甄宓用了饭。李牧看着二人,犹豫了一下,说道:“蝉儿、宓儿,再过一个月,我要帅军出征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若有意外,首先保护好自己,再保护孩子,知道吗?”

    貂蝉和甄宓听了,心下一紧,面色一白,泪珠也跟着滑出了眼眶。貂蝉哽咽道:“阿牧,是朝廷要你出兵的么……”

    李牧将貂蝉和甄宓抱在怀里,说道:“朝廷虽然没有传旨,但我身为护羌校尉,有义务出兵。不用担心,我会赶在过年之前回来的!”

    甄宓哽咽道:“阿牧,你一定要平安归来,看在宓儿、蝉姐姐,还有两个小宝宝的份上,你要回来……”

    李牧轻轻的拭去貂蝉和甄宓两人的泪水,语气坚定的说道:“嗯,我也舍不得你们,我保证,会平安归来的!”

    貂蝉和甄宓知道李牧的志向,心下虽是万般不舍,但只能忍着,二人只是一个劲儿叮嘱李牧要注意自身安危,要平安回来!

    这一夜,甄宓又被李牧哄到了貂蝉的屋子,如今,一个怀孕近六个月,一个怀孕三个月。李牧翻身轻轻的压住甄宓,低头吻住甄宓的樱唇,一双手四处点火,须臾间,甄宓便已情动,李牧也不敢太过分,只欺负了一次。李牧歇息了片刻,又翻身来到貂蝉身上,貂蝉早在李牧和甄宓鱼.水之.欢时,就已情动了,李牧欺负了貂蝉两次,这才心满意足的抱着两位娇妻歇息。

    此后的一个月,李牧与貂蝉、甄宓都是大被同眠,好不惬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