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五十八章 大破羌兵

    转眼,时间来到183年十一月十三。这天,李牧卯时醒来的时候,貂蝉和甄宓早就醒了。只见,二人双眼肿胀,眼珠发红,泪眼婆娑的看着李牧。

    李牧强忍着心中的不舍,笑着说道:“两位大美人,醒的这么早啊,快来服侍夫君洗漱。”

    貂蝉和甄宓知道,夫君这是在给她们宽心,转移她们的注意力。二人俏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伺候着李牧穿衣洗漱。李牧陪着二人吃了早饭,这才准备去校场。貂蝉和甄宓拉着李牧的手,抽噎着将李牧送到太守府大门口。

    李牧长出了一口气,哽着嗓子说道:“蝉儿、宓儿,快进去吧,外面天寒,别冻坏了身子,你们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牵心夫君,夫君会平安归来的!”

    貂蝉和甄宓轻轻的靠在李牧怀里,紧紧的攥着李牧的衣服,抽噎着说道:“阿牧……我们……还有我们的孩子都会等着你……平安归来……”

    李牧喉咙微紧,眼眶湿润,双目赤红,哽着嗓子说道:“蝉儿、宓儿,放心吧,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李牧在貂蝉和甄宓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轻轻的拉开两人的手,退后一步,看了一眼,转身跨上赤龙,扬鞭而去!

    貂蝉和甄宓看着李牧须臾间便消失在了街口,二人靠在一起,哭出了声音。冬梅和秋菊赶忙上前,搀扶住貂蝉和甄宓。

    一刻钟左右,李牧来到校场大营,登上点将台,扫视了一圈,沉声喝道:“将士们,羌人狗贼,寇掠我大汉疆界,藐视我大汉天威,杀我大汉百姓,淫辱我等兄弟姐妹。此仇不共戴天,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汉军齐声吼道:“报仇雪恨!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李牧沉声喝道:“将士们!此番,大军伐羌,正是我等建功立业、光宗耀祖的时候。不破西羌,誓不回城!”

    汉军齐声吼道:“不破西羌!誓不回城!”

    李牧朗声喝道:“将士们!上马!出征!”

    在低沉浑厚的号角声中,一万铁骑缓缓的开出金城郡校场。允吾城的百姓拿着各种吃食,夹道送行!

    大军出了允吾城,赵云和姜维、罗宪率领三千铁骑,先行一步。却说,赵云、姜维、罗宪率领三千铁骑,一路经过大芦、石城、安定,第三天来到北地郡北部的山城堡。赵云令大军扎下营盘,汉军正要埋锅造饭,只见,数股南下劫掠汉境的羌人部落,前来挑衅。

    赵云传令汉军列队集合,赵云骑着白龙,朗声喝道:“将士们,羌人狗贼,嚣张无匹,我等即刻出营掩杀,挫其锋锐!”

    汉军山呼道:“杀!杀!杀!”

    赵云留罗宪率一千汉军,固守大营。赵云和姜维率精骑两千,饿虎扑食般,杀向羌人。却说,羌人见眼前的汉军饭都没吃,想着汉军肯定是人困马乏、龟缩在营中,不敢出来。有些羌兵干脆下了马,坐在地上,辱骂着汉军,这些羌人早就没有了阵型,混乱不堪。

    突然,两三个羌兵尖叫着喊道:汉军杀来了,快跑啊!本来,一支军队最怕扰乱军心的人,一旦有一个人乱了,接着会有更多的人乱了,除非,统兵大将能及时制止。这会的羌人,哪有什么统兵大将,都急着上马,急着逃命。

    赵云一马当先,朗声吼道:“杀光羌人狗贼!”姜维不甘落后,抽打着战马,喊道:“杀光羌人狗贼!”汉军见主将这般拼命,早已热血沸腾,大喊着杀向羌人。赵云、姜维二人,杀进羌人队列,恰似猛虎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手下无一合之将,汉军逢人便砍。顷刻间,这场由羌人挑起的遭遇战,演变成汉军砍瓜切菜的屠杀。

    赵云催动军锋,一路追杀了三十里,才勒住马,传令汉军止步!赵云亲率一千精骑断后,剩余汉军沿路收拾羌人的马匹、粮食、军械等。赵云得胜回营以后,一面派人将此事报告给李牧,一面派斥候、探马沿着羌人逃跑的方向,探查羌人的主力部队。两刻钟后,赵云看着统计数据:汉军战死十八人,受伤五十一人。斩首羌人两千三百三十三级。缴获马匹两千余,粮草军械无算!

    赵云传令,将那些受伤的马匹杀了,姜维受命布置好巡逻警戒。只见,汉军大营中欢声笑语着大口吃肉,当然,不能喝酒。第二天,探马来报,羌人的主力主要集结在山城堡以北一百二十里的中银一带。赵云传令大军拔营北上,这天傍晚,大军向北推进了八十里,来到永宁,大军安营扎寨,埋锅造饭。赵云收到了李牧的消息,李牧帅领的中军已经到达了山城堡,让赵云暂停北进,等候大军前来。

    第二天傍晚,李牧帅领的中军来到永宁。赵云、姜维、罗宪三人将李牧一行人请进中军大帐,众人坐定。

    李牧抚掌大笑道:“子龙、伯约、令则首战告捷,可喜可贺,理应嘉奖!三千先锋军奋勇杀敌,理应犒劳!”

    赵云三人直言:先破羌人,再行封赏。赵云朗声说道:“主公,据探马来报,羌人主力集中在中银一线,这中银之前有长城阻挡。”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诸位,可畅所欲言,有何良策,尽管说来听听!”

    徐庶沉吟道:“主公,明日可令大军进逼长城,若是长城关口有羌人防守,我们就用引蛇出洞之计。可令少量兵士押运粮草先行,羌人贪婪,必来劫掠,我军可伏兵三面,顷刻间便可破敌!”

    李牧点了点头,沉吟道:“元直此计甚妙,诸位可还有其他良策?”

    众人一时也没有更好的计策,最后,李牧决定大军就按徐庶的计策行事。

    第二天卯时,汉军饱食之后,拔营北进。李牧令姜维率领两千兵士,押运粮草先行;令赵云率军三千伏于粮车右侧;李牧帅领三千兵士伏于粮车左侧;令黄忠率领兵士两千保持二十里的距离,随着粮车前行。

    却说,被赵云击溃的羌人逃兵,一路狂奔到长城关口,也不做停留,又一路狂奔了五十里来到中银,那羌人逃兵的领军之人叫乌颜。乌颜连滚带爬的来到羌人头领滇吾的大帐。乌颜见了滇吾,哭着喊着说汉军多么恐怖,多么强大。

    滇吾怒火中烧,吼道:“汉军多少人?你带了多少人?”

    乌颜跪在地上颤抖着说道:“汉军大概有三千人,属下的三千人剩下不到七百人了。”

    滇吾冲过去对着乌颜就是几脚,骂道:“你这个废物,三千人打三千人,打成这样了?你怎么有脸回来?”

    乌颜吓得不好说话,趴在地上哆嗦着。滇吾吼道:“明日我亲帅大军南下,先杀光这群汉人,再劫掠汉境!”

    第二天,滇吾率领两万羌兵南下,走到长城关口时,又得到消息,汉军正从永宁北上。滇吾传令再探,半个时辰后,羌人斥候来报,汉军约莫两千人押运着大批粮草而来,另外有两千汉军距离这粮车差不多有二十里的距离。

    滇吾听了,猖狂的笑起来,乌颜刚想说话,滇吾对着乌颜又是一顿打,说道:“汉军将令也是个废物,只用两千人押运粮草,况且,粮车距离后军有二十里。这是上天赐给我粮食!”

    滇吾随后带着一万五千羌兵出了长城关口,留乌颜率领五千人守着关口。滇吾带着羌兵浩浩荡荡的杀向汉军粮车,姜维见羌兵杀来,即刻传令汉军后撤,汉军随即丢盔弃甲,一路南逃。滇吾追到粮车跟前,检查了一番,确实是货真价实的汉军粮草。滇吾传令留下五千人运送粮车回关,自己带着一万人追杀南逃的汉军。

    滇吾追了十余里,远远的看见汉军绕过一个山坳,滇吾马不停蹄的一路追来。滇吾刚绕过山坳,见汉军在两三里外列阵等候,心下诧异不已。滇吾传令羌兵停下马。正在此时,山坡上喊杀声顿起,只见,一个赤衣赤甲的年轻将领,帅领着一眼看不尽的汉军冲下山来。就在滇吾惊魂不定时,羌兵左翼,一个白衣银甲的将领,率领数千汉军冲杀过来。

    滇吾急忙传令,后军变前军,大军撤回长城关口。黄忠见羌兵开始撤退,朗声喊道:“将士们,随我冲锋,杀光羌人,报仇雪恨!”四千汉军在黄忠、姜维的带领下,催动军锋,杀向羌兵。顷刻间,李牧、赵云、黄忠三路汉军杀入羌兵队列。羌兵只顾着逃命,滇吾也是肝胆俱裂,狠抽着坐骑,往长城关口逃命。

    三路汉军时而沿着两翼追杀,时而衔尾追杀,只杀的羌兵呼爹喊娘,只恨自己少生了几条腿。只见,眼前的羌兵不断的倒下,越来越少。突然,李牧朗声喊道:“前面戴高帽的是羌人狗贼的头领,取他首级者,赏金一百斤!”汉军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逢人便砍,紧紧的追着羌兵。

    约莫两刻钟,汉军一路追杀着羌兵来到长城关口。此时,滇吾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那些粮车将城门堵的严严实实的。滇吾无奈,只得沿着长城没命似得逃跑。李牧朗声喊道:“子龙,你率领本部人马前去夺城,我和汉升追杀羌兵。”赵云领命前去夺城。

    李牧和黄忠率领汉军衔尾追杀羌兵。滇吾的城外羌兵开始四散而逃,李牧即刻转换阵型,令姜维、傅肜、傅佥、冯习、句扶各带数百铁骑追杀那些溃散羌兵。李牧、黄忠率领汉军盯着滇吾追杀,就这样,滇吾身边的羌兵越来越少。滇吾的坐骑虽然也是宝马,奈何,李牧黄忠的坐骑是神驹。突然,滇吾直觉得喉咙处一甜,整个人已经飞到了坐骑的前面,又被他的坐骑踩了几脚。

    李牧见那羌人头领中箭落马,转头看时,只见黄忠正在收弓。李牧笑着说道:“汉升,果真是神箭手,李牧佩服。”

    黄忠笑着说道:“主公过誉了!多谢主公赏金一百斤!”

    黄忠说完,便纵马拖刀,奔向滇吾。黄忠斩下滇吾人头,还不忘抓了两个羌兵。那两个羌兵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连忙告诉黄忠,这人头是他们句就种羌人的头领滇吾的。

    黄忠欣喜不已,连忙回马报知李牧。李牧听了,心下大喜,称赞了黄忠一番。随后,李牧传令,停止追杀羌兵,回师救援赵云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