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潜龙勿用 第六十章 喜得麟儿

    第二天卯时,李牧帅军拔营启程,约莫两个时辰,便来到了允吾城。张辽、邓芝、李恢、张既等人出城十里,前来迎接李牧一行人。允吾城百姓,放下了手中的年货,蜂拥而至,前来迎接。

    李牧、赵云、张辽、邓芝等人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众人欢欢喜喜的进了允吾城。李牧一行人来到太守府衙,众人坐定,邓芝汇报了这一个月以来金城郡的政务、民事,新城南北两城的城内建筑,已完成了三分之一,因天气状况,半个月前已经停工了。张辽汇报了金城郡募兵一事,八千新军都是经过挑选的青壮汉子。

    李牧听了,当即大加赞赏张辽、邓芝等人。李牧传令,赏赐金城郡文武官员,犒赏金城郡所有汉军,优厚抚恤战死和重伤的汉军。李牧又和众人商讨了,如何处理缴获的粮草、军械、马匹、牛羊的事,这才起身回太守府。

    李牧刚进了街口,远远的看到太守府门口一红一粉,两抹身影。李牧连忙跨步上前,貂蝉和甄宓也看到了李牧,激动的正准备下台阶。李牧朗声喊道:“蝉儿、宓儿,站着别动,我过来!”

    貂蝉和甄宓停下了脚步,相互搀扶着,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李牧。几个呼吸间,李牧来到二人跟前,轻轻的抱住貂蝉和甄宓,在二人樱唇上亲了一下,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宓儿,让你们担心了,外面天寒路滑,多危险啊,怎么不在屋子里等着……”

    貂蝉和甄宓哽咽着说道:“我们……很想……很想阿牧……”

    李牧点点头,说道:“我也很想蝉儿、宓儿!咱们进屋说话吧。”

    李牧扶着貂蝉和甄宓,小心翼翼的来到后堂,三人自然是倾诉了一番相思之苦,李牧用了好一会儿,才把两人哄开心。接下来的两天,李牧都是陪着自己的两个孕妻,逗她们开心,给她们说出征羌人的事,当然略过了血腥场景。如今,貂蝉和甄宓都习惯了和李牧睡在一起,每晚,李牧都要欺负她们好几回。

    转眼来到腊月三十,整个金城郡都是沉浸在一片祥和喜庆的气氛中。李牧用上了色的明宣纸写了几副春联。貂蝉和甄宓看了,自然少不得一番询问,李牧告诉她们:在古代神话中,相传有一个鬼域的世界,当中有座山,山上有一棵覆盖三千里的大桃树,树梢上有一只金鸡,每当清晨金鸡长鸣的时候,夜晚出去游荡的鬼魂必赶回鬼域。鬼域的大门坐落在桃树的东北,门边站着两个神人,名叫神荼、郁垒。如果鬼魂在夜间干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神荼、郁垒就会立即发现并将它捉住,用芒苇做的绳子把它捆起来,送去喂虎。因而天下的鬼都畏惧神荼、郁垒。于是民间就用桃木刻成他们的模样,放在自家门口,以避邪防害。后来,人们干脆在桃木板上刻上神荼、郁垒的名字,认为这样做同样可以镇邪去恶。而春联一来有镇邪的意义,二来表达自己美好心愿,三来装饰门户,以求美观。

    结果就是,貂蝉和甄宓越发的崇拜自己的夫君,允吾城的文武官员,也模仿着李牧的春联,给自家门庭上也贴上春联。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有些人甚至在大年初三过了,才贴上春联。

    腊月三十晚上,李牧又吩咐厨房做了饺子,貂蝉和甄宓见了,又是一番询问,李牧告诉她们这是他家乡的吃食,二人直说夫君家乡的人真会吃。李牧、貂蝉、甄宓三人吃了团圆饭,开始守夜,过了子时才去歇息。从大年初二开始,走亲访友开始了,金城郡文武官员自然是少不得一番上门拜访。李牧也带着貂蝉和甄宓去了她们的娘家。

    快乐的时光总是飞快,转眼来到184年二月十九。只见太守府的侍女忙前忙后,貂蝉房门前,李牧正攥着拳头,神色焦急的走来走去,甄宓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脸焦急的看着貂蝉的屋门,额头已有薄汗,秋菊时不时给甄宓擦擦汗。李牧和甄宓已经等了有一个时辰了。

    李牧心惊胆战的在心底说道:武安君,若天命在我李牧,请您保佑貂蝉顺利生下孩子,一定要母子平安!

    突然,冬梅满手是血,慌慌张张的开门出来,颤声说道:“大……大人……大夫人……怕是难产……”

    李牧心下大惊,一个趔趄,沉声吼道:“保夫人!快去!”冬梅转身酿跄着进了屋门。

    甄宓早已满脸泪水,脸色惨白,喃喃说道:“怎么会这样……甄宓……愿……牺牲腹中的胎儿……求各位神明……保佑蝉姐姐……母子平安……”

    李牧跨步来到甄宓跟前,哽着嗓子说道:“宓儿……你有孕在身,别太忧伤了……你和蝉儿……还有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心头肉……我去看看蝉儿……照顾好自己!”

    李牧转身一把推开屋门,杨氏酿跄着迎上来,抽噎道:“定国……秀儿说要……保孩子……怎么办……怎么办……”

    李牧扶着杨氏坐下,语气坚定的说道:“岳母放心,先救秀儿要紧,小孩以后会有的!”

    李牧来到床边,只见,貂蝉脸色惨白,满头是汗,秀发上都在滴水,连身上的被子都湿透了。李牧一把抓住貂蝉的手,双目赤红,眼角滴泪,哽着嗓子说道:“蝉儿……你听得到吗……我是阿牧……再坚持一会儿……孩子以后还会有的……”

    貂蝉微微侧了侧头,虚弱的说道:“阿牧……保孩子……蝉儿没用……帮不了阿牧什么……能把阿牧的骨血……留下来……蝉儿也能瞑目了……”

    李牧胡乱的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哽着嗓子说道:“蝉儿……别胡说……我不会丢下蝉儿的……”李牧转头沉声喝道:“保夫人,若是夫人有什么闪失,我让你们全家陪葬!”

    稳婆吓得连声应诺,貂蝉轻轻的摇摇头,虚弱着说道:“阿牧……蝉儿……不会安心的……”

    李牧哽着嗓子说道:“蝉儿比孩子……更重要!”

    就在貂蝉心下甜蜜又绝望的时候,稳婆欣喜的说道:“夫人,您再用点力,看到宝宝的头了!”

    貂蝉和李牧听了,心下燃起一丝希望,李牧焦急的说道:“蝉儿,坚持住,深吸一口气,再用点力!”

    母爱胜天,或许是貂蝉母子连心,当貂蝉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时,只听得“哇”的一声。

    稳婆连忙将孩子包好,抱到李牧跟前,说道:“大人,是位小公子!”

    李牧看了一眼,说道:“下去,领赏吧!”

    稳婆神情诧异的应了一声,心道:太守大人是真的疼爱太守夫人,自己接生过的人也有好几百了,头一次遇到先保大人,头一次遇到连孩子都不抱一下,就去照顾自己夫人的男人。

    就在这时,秋菊扶着甄宓走了进来,甄宓抽噎道:“阿牧……不是说好的……保蝉姐姐么……”

    李牧连忙解释道:“宓儿,蝉儿应该没事,我再把把脉。”李牧赶紧给貂蝉把了把脉,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还好,貂蝉只是太累了,暂时晕过去了。杨氏抱着小宝宝来到床边,焦急的问道:“定国,秀儿……她……”

    李牧连忙说道:“岳母,别担心,秀儿太累了,再有一个时辰就醒过来了。”杨氏心下总算安定了。

    甄宓总算放下了心,慢慢地走到床边坐下,拿出手帕,给貂蝉擦汗。李牧转身来到桌子旁,开了一副药方,让冬梅去抓药。

    杨氏将小宝宝递到李牧手里,笑着说道:“定国,抱抱小公子。”

    李牧接过孩子,心下是又气又爱,苦涩一笑,说道:“你这小坏蛋,怎么这么不省心,害你娘亲差点丢了性命,以后要好好孝顺娘亲,知道了么?”小宝宝又“哇”的哭起来。

    杨氏虽是农村妇女,也知道母凭子贵,怕李牧迁怒孩子,再迁怒貂蝉,连忙说道:“定国,小公子和秀儿也算是大难不死,想必也是有福气的主。”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岳母说的是,蝉儿母子,宓儿母子肯定都是有福之人!”

    众人又焦急的等了一个多时辰,貂蝉才悠悠转醒,看了一眼床边的李牧和甄宓,焦急的问道:“阿牧,宓儿,宝宝呢?是不是……”

    甄宓一脸欣喜,连忙回道:“蝉姐姐,宝宝好着呢,杨婶娘抱着呢,是位小公子!”

    杨氏将孩子抱到貂蝉跟前,貂蝉小心接过孩子,一脸的慈爱欣喜。甄宓解开貂蝉的衣服,好让孩子吃奶。貂蝉看着小宝宝,柔声说道:“吓死娘亲了,娘亲以为再也见不到宝宝了。”

    在众人的悉心照料下,貂蝉的身子一天比一天好,转眼来到了小宝宝的满月日子,太守府大摆满月酒,金城郡文武,也是满心欢喜,主公后继有人了。

    当天晚上,李牧和甄宓陪着貂蝉聊天。貂蝉柔声说道:“阿牧,是不是给宝宝起名字了?总不能叫宝宝吧!”

    李牧笑着说道:“娘子说的是,小名就叫‘熊大’宓儿生的孩子就叫‘熊二’。”李牧说完笑的直不起腰了。

    貂蝉和甄宓一听,不乐意了,自己的孩子怎么叫“熊大、熊二”,二人对视一眼,狡黠一笑,貂蝉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说道;“夫君是嫌弃蝉儿和宓儿么?”

    李牧最见不得貂蝉、甄宓受委屈的样子,连忙停下笑声,轻咳了一声,说道;“蝉儿、宓儿,别哭啊,其实名字早就想好了。大名叫李煌,‘煌’字预示着光明、光亮。希望宝宝的一生都是光明的。小名叫‘煌儿’。至于,宓儿的孩子,我也想好了,若是男孩,就叫‘李爝’,‘爝’预示着大火,旺盛。希望即将到来的宝宝,一生福旺。小名就叫‘爝儿’。好不好?”

    貂蝉和甄宓,细细一想,这两个名字确实寓意深刻,而且都是火字旁,一看就是亲兄弟。二人心下大喜,娇声娇气,甜甜的说道:“夫君,好厉害哦……”李牧直觉得骨头都要酥了。

    转眼,时间来到184年四月二十六,太守府又迎来了一位小公子,这孩子似乎真的是福旺,也没怎么折腾他娘亲甄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