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一章 黄巾起义

    却说,李牧眼看现在都已经快184年5月了,也不知道黄巾起义爆发了没有。

    最重要的是,徐庶、黄忠等人去洛阳已经快四个月了,怎么还不见回来,虽然这中途徐庶传来过消息,说天子见了金城郡上缴的战利品,很是开心,准备给李牧再封官。更让李牧心下惊异不定的是,距离上一次徐庶传来消息,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十多天。

    就在李牧犹豫着,要不要派人前去洛阳打听消息时,傅佥来报,徐庶等人来了,朝廷特使也来了,现在距离允吾城有十里地。李牧心道:想必真是来封官的,或许朝廷还要让他出力。

    李牧也不好怠慢,带了赵云、张辽、邓芝、李恢等金城郡文武,出了允吾城来迎接朝廷特使。李牧一行人将朝廷特使请进太守府衙,朝廷特使看着眼前奇形怪状的椅子,顿时面色一沉,也不坐下,沉声说道:“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李牧,接旨!”李牧一行人,神色肃穆,躬身而立。

    朝廷特使展开圣旨,念道:大汉光和七年(184年)四月十二,大汉天子诏曰:护羌校尉、金城郡太守李牧恪尽职守,勤政爱民,东破羌贼,扬大汉天威,护寡人江山社稷,寡人甚喜,晋封李牧为平西中郎将,汉兴亭侯。今关东民反,寡人忧虑,平西中郎将应克日东归帝都,出兵剿贼!钦此!

    李牧一行人恭声回道:“臣,谢陛下隆恩!”

    朝廷特使说道:“李大人,快去准备吧,我们今日便启程回洛阳,且莫耽搁了陛下的旨意!”

    李牧沉吟道:“天使有所不知,月前探马来报,西羌动作诡异,湟中、枹罕等地已有民变,金城郡也是岌岌可危,下官守土有责。天使可在金城郡小住时日,待下官西破羌敌,再随天使东归剿贼!”

    朝廷特使,脸色一沉,说道:“那李大人随意,本官先回洛阳了,定将李大人的话,一字不差的说给陛下听!”

    李牧脸色微沉,杀气顿起,低笑着说道:“慢走!不送!”

    徐庶连忙上前,说道:“天使先回洛阳,待平西中郎将处理好金城郡事务,立马东归帝都,出兵剿贼!”

    朝廷特使见李牧手按剑柄,杀气腾腾,心下大惊,面色一白,连忙告辞离去,一出允吾城,便策马狂奔起来。

    李牧沉声说道:“无知匹夫,胆敢威胁于我!他日,定叫他祭我的游龙剑!”

    徐庶劝慰道:“主公,此乃小人也,何必计较!”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元直,关东民反,什么意思?”

    徐庶回道:“主公,属下到洛阳的时候,已近年关,朝廷无人问津我等。一直到元宵节过后,朝廷才陆续有人接见我等。本来大将军何进,还有杨彪、黄琬两位大人,上奏陛下,封主公为平西将军、凉州刺史。奈何,张让见主公两次都不来谄媚于他,从中作梗,这事一拖就是一个月。结果,有一天晚上,朝廷抓住了一个叫马元义的人,据说此人就是冀州太平道张角的部下。朝廷封闭洛阳城,全城搜捕马元义的同党,结果就是,主公封官一事又耽搁了。接着朝廷就收到了冀州等地张角造反的消息,朝廷急招平北将军皇甫嵩回京,令皇甫嵩、卢植、朱儁等人出兵剿贼。直到四月十二,陛下下了诏书。我等这次启程!”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黄巾民变真的爆发了,那我更不能东归洛阳。凉州也要乱了,我等应紧守金城郡这个根本。”

    徐庶沉吟道:“主公言之有理,到时候,我等击溃凉州叛贼,凉州的实际掌控权也会在主公手里。那时候,朝廷就算不愿意,也只能封主公为凉州刺史了。”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如今,金城郡可战之兵有三万三千人,暂时是够了。传令徐晃、典韦、陈到三部,严加操练军士,紧守金城县、榆中县、令支县。允吾城的军士每天休息三个时辰,不分昼夜,严加操练。”

    赵云、张辽、黄忠、徐庶等人应诺而去。

    却说,汉灵帝见张角的太平道如此厉害,令大将军何进,率左右羽林五营兵士屯于都亭,镇守京师;又在函谷关、大谷、广城、伊阙、轩辕、旋门、孟津、小平津等各京都关口,设置都尉驻防。汉灵帝下诏各州严加防守,命各州郡准备作战、训练士兵、修缮武备、召集义军,剿灭反贼。

    朝廷任命卢植为北中郎将,卢植和副将宗员,率北军五校兵士负责北方战线,与张角主力对抗。平北将军皇甫嵩和右中郎将朱儁各领一军,控制五校、三河骑士及刚募来的精兵勇士共四万多人,讨伐颍川一带的黄巾军。

    右中郎将朱儁招募下邳的孙坚为佐军司马,孙坚带着同乡兄弟,在淮水和泗水招募了一千多精兵,然后与朱儁会合。184年四月初,黄巾渠帅张曼成攻破宛城,斩杀南阳太守褚贡。右中郎将朱儁在驰援宛城的路上,被黄巾渠帅波才击败。朱儁只得与平北将军皇甫嵩,退守颍川郡长社防守黄巾军。

    黄巾渠帅波才,携新胜之威,率大军围攻长社城,汉军人少,士气低落。皇甫嵩、朱儁不愧是名将,守城得当,波才久攻不破。184年五月,朝廷令骑都尉曹操,南下驰援皇甫嵩、朱儁。波才率领的黄巾军,士气逐渐低落,却又不懂兵法,依草安营扎寨。皇甫嵩和朱儁乘夜袭营,火烧黄巾军大营,黄巾军不战而溃。就在皇甫嵩、朱儁追杀黄巾军的时候,骑都尉曹操率军赶到,三军合围,掩杀黄巾军。此战,汉军斩首黄巾军数万,大获全胜。曹操被朝廷任命为济南相,于是,曹操奔赴济南上任。

    184年六月,南阳太守秦颉讨伐黄巾渠帅张曼成,并斩杀了张曼成。黄巾军又以赵弘为渠帅,赵弘率领十多万人占据宛城。长社大捷之后,平北将军皇甫嵩与右中郎将朱儁进军汝南、陈国的黄巾军,二人率军一路追击波才到阳翟,最后在西华大败彭脱。剩余的黄巾军想逃到宛城,与赵弘会师。

    皇甫嵩和朱儁一路追杀黄巾军到了宛城,右中郎将朱儁的属下,佐军司马孙坚,不畏生死,先登入城,孙坚的部下大受鼓舞,纷纷登上城墙。此役,汉军大破黄巾军,皇甫嵩等人成功剿灭了豫州一带的黄巾军。朱儁将孙坚的功劳上奏朝廷,朝廷分孙坚为别部司马。

    右中郎将朱儁与荆州刺史徐璆及秦颉共一万八千汉军围攻黄巾渠帅赵弘,赵弘战死,韩忠升任为黄巾渠帅,韩忠又被朱儁迫降。秦颉因私怨,斩杀韩忠,于是,黄巾军降而复叛,推举孙夏为渠帅。184年十一月,朱儁率军在西鄂精山,斩杀孙夏及一万多黄巾军。至此,宛城一带的黄巾军基本覆灭。

    另一方面,卢植和宗员北上冀州,张角亲率大军前来阻挡卢植率领的汉军,两军混战数次,卢植大破张角,汉军斩杀黄巾军一万多人。张角只好退守广宗。卢植和宗员率领汉军,一路追杀张角到广宗,就在卢植快要攻破广宗城时,汉灵帝派左丰视察军情,卢植为人正直,不愿谄媚左丰,左丰便向汉灵帝上奏,诬陷北中郎将卢植作战不力。汉灵帝大怒,解除卢植的兵权,将卢植押解到洛阳问罪。

    朝廷调整战略部署,用董卓代替卢植,继续进攻冀州的黄巾军。令平北将军皇甫嵩克日北上,驰援董卓所部。皇甫嵩一路北上,八月在东郡仓亭生擒黄巾渠帅卜己,斩杀七千多人。董卓久攻不破广宗城,又被张角大败,狼狈不堪。黄巾军的领袖张角在184年九月病死在广宗城。九月中旬,平北将军皇甫嵩率军渡过黄河,一路连战连克。

    十月初,皇甫嵩围攻广宗城,黄巾军领袖张梁亲率大军出战,却被皇甫嵩击败。第二天,张梁又率军挑衅汉军,皇甫嵩不与出战。张梁无奈,撤军回营,此时黄巾军的士气已经很低落了。皇甫嵩便乘夜率兵,在黎明时分突袭黄巾军,两军交战到下午,斩杀张梁及三万多人。黄巾军逃到河堤时落水而亡的也有五万多人,被俘虏的黄巾军则更多。皇甫嵩将张角破棺戮尸,传首京师。十一月,平北将军皇甫嵩与巨鹿太守郭典攻破下曲阳,斩杀张宝,俘虏十多万人。黄巾之乱平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