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二章 宁城安城

    就在朝廷忙着出兵剿灭黄巾军时,李牧在金城郡过得是风生水起。如今金城郡的三万三千汉军,只认他李牧为主公。李牧知道,即使朝廷特使在汉灵帝面前谗言中伤自己,汉灵帝也不会派一兵一卒来讨伐他。

    如今,金城醉、凉州瓷、明宣纸、明居家具,在甄家和金城郡文武官员的宣传下,已经成功走出了金城郡。所以现在的金城郡,人才、钱粮、军队都有了,唯一缺少的就是百姓,金城郡从最初的十万人,再加上后来的五万余流民,也才十五万人。若是大力鼓励生育,势必会将更多的青壮劳动力,固定在家里。真是个矛盾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李牧为自己的二儿子李爝办满月酒的时候,赵云和樊娟的儿子也出生了,取名为赵统。年满十五的张嶷也加入了李牧的团队,李牧让他归为张辽帐下,暂任屯长一职。

    转眼,时间来到184年八月,新城南北两城以及大河上的两座浮桥,历时十四个月,终于圆满竣工。李牧将黄河北岸主要用于驻军的北城取名‘安城’,将黄河南岸的主城取名‘宁城’。两座城池合起来就是‘安宁’。李牧给两座浮桥取名‘靖西桥’、‘东平桥’,寓意靖除西部边患、东进·平定天下。

    八月初八,李牧正式将金城郡郡治从允吾城迁到宁城。李牧令张辽率领三千人镇守允吾城。由于宁城就在金城县境内,故将原先的金城县县令,调任为允吾县县令,金城城单纯的作为一个军事重镇。

    生产金城醉、凉州瓷、明宣纸、明居家具的厂子,也搬迁到宁城的外城,外城还有金城郡校场大营、住宅区等。宁城的内城主要有太守府衙领衔的各衙办工处、大型医舍、官办学院、商业区、太守府领衔的官家住宅区、百姓住宅区、粮仓府库等。

    如今,金城郡风调雨顺、蒸蒸日上,愿意来宁城的地主、商人、百姓,自然是络绎不绝。宁城的所有商铺,都是金城郡官府所有。住宅区可以买,也可以租。经过出租商铺,租卖住宅,金城郡又得到了一笔巨款。

    八月十五这天,李牧坐完堂之后,早早地回到太守府。只见,貂蝉和甄宓两人正一脸慈爱的逗儿子玩儿。李牧走过去,看着李煌和李爝,笑着喊道:“熊大,熊二?”李煌毕竟六个月了,还能“咿咿呀呀”回应一下,李爝也才三个多月,只能张张嘴,笑一笑。

    貂蝉和甄宓瞪了李牧一眼,貂蝉娇嗔道:“阿牧,怎么能叫孩子熊大,熊二……”

    甄宓也是娇嗔道:“阿牧,再这样叫孩子……以后,不让你看孩子了……”

    李牧笑着说道:“好,好,不这样叫了。”

    李牧抱过李煌,举高高,逗他玩,李煌高兴的手舞足蹈的。突然,李牧觉得脸上一热,原来这小坏蛋撒尿了,李牧赶紧把孩子交给貂蝉,胡乱的擦着脸。

    貂蝉和甄宓见了,笑的花枝乱颤,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好一会儿,貂蝉娇嗔道:“阿牧,一定是煌儿见你叫他熊大,不开心了……”

    甄宓看着李爝,慈爱的说道:“爝儿,想不想像哥哥一样,也给爹爹来点教训……”

    李爝张张嘴,笑着,李牧抱过李爝,笑着说道:“我看爝儿就比煌儿乖。”

    李牧抱着李爝,也不举高高,只是慢慢的晃动着双手。突然,一股味道弥漫开来,李牧赶紧将李爝交给甄宓,低头看时,胳膊上满是李爝的黄金。

    貂蝉和甄宓见了,笑的都快失去淑女风范了,连站在旁边的冬梅和秋菊,也掩唇低笑着。李牧笑骂了一句,狼狈的转身,回房沐浴换衣服去了。

    戌时,一家人用了晚饭,李牧和貂蝉、甄宓还有两个孩子在院中乘凉,一家人其乐融融,好不惬意。李牧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差点“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直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人就这么安安逸逸的过下去。

    李牧转头一想,黄巾起义,不过是东汉末年乱世的一个开端,真正的乱世,真正的腥风血雨,还没有到来。李牧知道,今年冬天,东汉末年臭名昭著的“凉州乱”,就要到来了。到时候,凉州也会乱成一锅粥,“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金城郡怎能安然无恙?

    貂蝉和甄宓,见李牧神色凝重,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心下一紧,难道阿牧又要出征了?甄宓摇了摇李牧的胳膊,柔声说道:“阿牧,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李牧回过神来,看着貂蝉和甄宓,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事,就是看着蝉儿、宓儿两个大美人儿,走神了,不知道今晚哪位大美人,陪夫君啊……”

    貂蝉和甄宓脸色一红,娇嗔道:“大色狼……一天到晚尽想着那种事……”

    甄宓顿了顿,娇笑着说道:“今晚让蝉姐姐陪夫君吧……爝儿还小,宓儿还要喂奶呢……”

    貂蝉刚想反驳,李牧抱过李煌,交给冬梅,随后拉着貂蝉进了屋。须臾间,两人便坦诚相见了,李牧翻身压住貂蝉,李牧好久都没开荤了,这一夜,可是将貂蝉欺负了个彻底。

    第二天,李牧神清气爽地来到太守府衙,李牧刚坐到椅子上,徐庶面色严肃的说道:“主公,据探马来报,湟中、陇西郡枹罕、河关等地,民变四起,羌人乘机劫掠。恐怕不出两个月,就要波及金城郡了,请主公早些定夺。”

    李牧点了点头,沉吟道:“前任凉州刺史梁鹄,还真是会挑选时候,他这才刚回洛阳,凉州就乱了。不知新上任的凉州刺史左昌,护羌校尉冷征,可有什么举动?”

    徐庶摇了摇头,说道:“冷征倒还有些本事,左昌文不成武不就,而且贪婪无比,在冀县中饱私囊,军民怨声载道。”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此时,金城郡暂且按兵不动,我们先看看左昌和冷征作何打算。”

    李牧顿了顿说道:“陈到继续镇守令居一线,徐晃从金城城调任允吾城,传令张辽和典韦二人克日回宁城,黄忠接替典韦,镇守榆中一线。待时机成熟,金城郡再出兵。”

    众人点头应允告退,分头去做准备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