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三章 西羌叛乱

    随后,李牧让人找来大汉西北部羌人的资料。原来两汉时期羌人分布很广,部落繁多。为隔绝匈奴与羌人的联系,汉王朝在河西走廊设有敦煌、酒泉、张掖和武威四郡,建立了地方行政系统,设护羌校尉等重要官职以管理羌人事务。

    羌人反复无常,时而归附朝廷,时而反叛朝廷。归附的羌人大量内迁,从地域上分为东羌和西羌。进入凉州安定郡、北地郡等地的东羌,相对西羌来说,稍微温和一点。但随着东汉朝廷的腐败、衰落,东羌也开始蠢蠢欲动,肆意寇掠汉境。

    原来在183年十二月,李牧击败并斩杀的句就种羌人滇吾,就是东羌中最大的部落。

    未进入中原的西羌大部分散布在西北、西南地区,有新疆塔里木盆地南沿的婼羌、雅鲁藏布江流域的发羌、唐牦、西南地区的牦牛羌、白马羌、青衣羌、参狼羌和冉駹羌诸多羌人部落。其中,牦牛羌,最初分布在沈黎郡(郡治在今四川汉源县九襄镇),后继续南下至越嶲郡(今四川安宁河流域及雅砻江下游)。白马羌,主要分布在益州绵竹西北部和凉州武都郡南部。青衣羌,居住在益州西部的雅安一带。参狼羌,主要在凉州武都郡,特别是白龙江一带。

    李牧心道:东羌已经被他击败,只剩下苟延残喘,无力反叛。西羌倒是实力不俗。此番西羌叛乱,凉州除了北地郡、安定郡不会首当其冲,其余如敦煌郡、酒泉郡、张掖郡、武威郡、西平郡、金城郡、陇西郡,都是西羌首当其冲的寇掠之地。

    转眼,时间来到184年十月,凉州刺史左昌依旧是醉生梦死,窝在汉阳郡的冀县,对凉州羌人的肆意寇掠,不闻不问。

    十月十三这天,李牧刚起床洗漱完毕,准备用早饭。徐庶急急忙忙的来到太守府,李牧见徐庶这般模样,连忙问道:“元直,何事如此慌张?”

    徐庶连忙回道:“主公,羌人正式叛乱了,敦煌、张掖两郡,除了郡治尚未被羌人攻破,其余城池皆已不复大汉所有。陇西郡枹罕、河关一带,还有武都郡羌人已经攻破数座城池,正准备北上金城郡、汉阳郡。”

    李牧点了点头,沉吟道:“凉州刺史左昌和护羌校尉冷征,作何反应?”

    徐庶回道:“左昌只是固守汉阳郡,对其他郡县不曾派出一兵一卒,倒是给金城郡传了口谕,让主公克日率军东进,防守汉阳郡。”

    徐庶顿了顿,接着说道:“护羌校尉冷征,亲自前往西平郡的湟中一带,据说是要召集亲附朝廷的羌人部落、小月氏部落,共同对抗西羌叛乱!”

    李牧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沉声说道:“左昌,无知匹夫,置凉州军民于不顾,贪图自保。汉阳郡岂能久守?冷征,自鸣得意,一厢情愿,羌人、小月氏部落岂能安心帮助朝廷,此人,必死于异族之手。”

    李牧接着说道:“元直,即刻命金城郡文武,前来太守府衙议事。”

    约莫一刻钟,李牧以及金城郡文武俱齐。李牧扫视了一圈,朗声说道:“西羌叛乱,不日将寇掠金城郡。传令部都尉陈到率军三千镇守令居、允街一线;传令部都尉徐晃率军四千镇守允吾、枝阳一线;传令部都尉黄忠率军四千镇守榆中一线;子龙率军五千镇守宁城、安城、金城一线。”

    由于陈到、赵风、甄尧在令居,徐晃、张成、句扶在允吾城,黄忠、裴元绍、狐笃在榆中。

    因此,只有赵云、罗宪、傅肜三人起身,抱拳拱手道:“末将得令!定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沉吟道:“张嶷就在部都尉赵云帐下听用。”

    张嶷朗声回道:“末将得令!”

    李牧沉吟道:“徐庶留在宁城,调度金城郡事宜,张既、李恢二人为辅,即刻传令,让金城郡各县百姓,坚壁清野,退回城池,百姓一应损失,都有官府承担。”

    徐庶、张既、李恢三人朗声回道:“谨遵主公将令!定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亲帅步骑一万七千人,先破西平羌贼,再挥师南下,讨伐陇西、武都两郡的羌贼。此番出征,张辽率军四千为先锋,姜维、冯习为副将;王平、张南二人押运粮草;我率领中军,邓芝为军师,典韦、傅佥为副将。”

    张辽、邓芝、典韦、王平等八人,起身抱拳拱手道:“末将得令!定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愿诸位,同心同德,共破羌贼!事不宜迟,下去准备吧!”

    众人应诺告退!

    七天后,探马来报,护羌校尉冷征招募的湟中义从军,突然发生兵变,斩杀了冷征。湟中义从军的首领北宫伯玉、李文侯,已经与西羌叛贼结成同盟,寇掠汉境,烧杀淫掠,无恶不作。

    探马来报,凉州督军从事边允与凉州从事韩约,已经叛变朝廷,两人已经与北宫伯玉、李文侯的湟中义从军同流合污,竖起“清君侧诛宦官”的大旗,正从西平郡出发,前来攻打金城郡。

    李牧心下思忖道:韩约,字文约,后来改名韩遂,凉州金城郡人,此人城府很深,心机太重,有“九曲黄河”之称,历史上称霸凉州三十余年。边允,后来改名边章,做过大汉的新安令,历史上关于他的死,一种是病死的,另一种是韩遂杀死的。

    李牧接到探马回报,不再迟疑,决定于十月二十一日,大军出宁城,西征湟中叛贼。

    这天晚上,貂蝉和甄宓也知道了李牧明天就要出征的事。二人心下一片不舍,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

    李牧看着貂蝉、甄宓,又看了看二人怀里的孩子,强装笑意,说道:“蝉儿、宓儿,别牵心夫君,咱们一家人都是有福之人,夫君一定会像前几次一样,凯旋归来的。”

    貂蝉和甄宓点了点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貂蝉抽噎着说道:“阿牧……你现在是他们的主公……不用……每次都冲在最前头……”

    李牧刚要回话,甄宓抽噎着说道:“阿牧……你要多想想宓儿和蝉姐姐……还有煌儿、爝儿……一定要平安归来……”

    李牧点了点头,哽着嗓子,语气坚定的说道:“蝉儿、宓儿,夫君知道,为了你们两个,也为了两个孩子,我会平安归来的!”

    这一夜,三人眼见离别在即,诸多不舍都包含在一声声、一句句的嘱咐叮咛中。

    第二天,宁城大雪纷飞,貂蝉、甄宓抱着李煌、李爝,泪眼婆娑的将李牧送出太守府。李煌似乎是感受到了大人间的气氛,伸着胳膊,软糯糯的喊道:“耙耙……”李爝看着李牧,伸着胳膊,蹬着腿,“咿咿呀呀”的叫着。

    貂蝉和甄宓见了,脸上的泪水越来越多,只是强忍着不哭出声音。李牧也是双眼发红,眼眶湿润,喉咙发紧。李牧抱了一会貂蝉和甄宓,说了一声“保重!”猛的转身,跨上赤龙,扬鞭而去。

    貂蝉和甄宓看着李牧越来越远,哭出了声音,李煌和李爝更是哭的嘶声裂肺。

    李牧来到宁城外城的校场大营,登上点将台,扫视了一圈,朗声喝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西羌叛贼,寇掠汉境,杀我同袍,淫我姐妹,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汉军齐声吼道:“报仇雪恨!报仇雪恨!报仇雪恨!”

    李牧朗声喝道:“大军出征!”

    随后,一万七千汉军在低沉雄浑的号角声中,缓缓开出宁城,沿着黄河,西进湟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