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四章 张辽破敌

    却说,西征大军出了宁城,张辽、姜维、冯习三人率领四千先锋军,先行一步。

    四千先锋军一路经过金城城、允吾县,进入了西平郡。张辽传令,放缓行军速度,并派出斥候,向四面八方探知消息。四千先锋军于黄昏时分,来到破羌城,只见此时的破羌城城门大开,城内浓烟滚滚,城内哭喊声、哀嚎声,响彻云霄,甚是凄惨!

    冯习为人正直刚猛,见此情景,怒发冲冠,拍马来到张辽身边,神色恳切,朗声说道:“张将军,末将愿率一千精骑,作为前部,杀进破羌城,以探虚实。”

    张辽见冯习、姜维脸上皆是怒气冲冲,汉军更是战意滚滚,沉声说道:“统帅三军,何能意气用事。也罢,既然将士们同仇敌忾,我等兵分三路攻打破羌城。既然这破羌城北临黄河,那本将与休元各领兵一千五百人,分别从东门、南门杀入,伯约率军一千于西门外十里埋伏,待羌贼溃败时,伏军尽出,必能全歼这帮畜生。”

    三人分头行事,约莫一刻钟,就在破羌城内的羌兵正四处劫掠、淫辱妇女时,两支汉军铁骑从东门、南门杀入。汉军目光所及之处,皆是一片狼藉。汉军目眦欲裂,大吼着冲向羌兵。羌兵一下从呆愣中,惊醒过来,已经来不及组织抵抗了,只能撒腿狂奔起来,有些跑不及的,跪地求饶,汉军冲上去就是当头一刀。

    羌兵惊得到处乱窜,可是眼下摆在他们眼前的只有北门和西门,从北门逃出去,就是跳到黄河里,喝水喝到死。从西门出去,或许还能有活命的机会。只见,无数羌兵或骑着马,或跑着涌向西门,不用汉军砍它们,已经有许多羌兵被踩踏致死。衔尾杀来的汉军,见了羌兵,不管死没死,就是照脖子一刀。

    等张辽、冯习两支汉军杀穿西门时,羌兵只有一千余人,正狂奔着向西逃命。张辽和冯习时而两翼截杀,时而衔尾追杀。羌兵逃了十余里,突然,眼前一彪人马挡住去路,羌兵眼见已无逃命的可能,伏在地上哀嚎着饶命。张辽、冯习、姜维三支汉军将羌兵围在核心。

    张辽沉声喝道:“谁是领军之人,起来说话!”

    一个羌兵军官颤巍巍的站起来说道:“小……小人雅克塔……是……”

    张辽沉声喝道:“说,往西走还有多少羌兵?羌兵主力现在在何方?”

    雅克塔颤抖的说道:“往西走就是临羌城,大约有四千人,领军人是小人同乡,叫雅泰伐。再往西就是安夷城,领军之人叫布库蛤,大约七千人。羌兵主力在西都城,大约五万人,由北宫伯玉、李文侯率领。”雅克塔说完,跪在地上,哀求饶命。

    张辽扫视了一圈,沉声说道:“如果谁能指出雅克塔的谎言,本将饶他一命!”

    羌兵哭喊着告诉张辽,雅克塔说的是实话。张辽点了点头,说道:“雅克塔,本将饶你一命!”随后又说道:“其余羌兵,尽屠!”

    张辽话音刚落,汉军冲上去,对着羌兵就是一顿乱刀,须臾间,全场鸦雀无声,雅克塔回头一看,羌兵都死了。雅克塔哀嚎道:“大人,小人愿意效忠大人。”

    张辽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既然临羌城的雅泰伐是你的同乡,你可愿意助本将取下临羌城?”雅克塔,点头如捣蒜,连声说愿意。

    张辽传令汉军先回破羌城,同是,飞马报知李牧此间消息。两个时辰之后,汉军已经将破羌城的百姓安顿好,此役统计报告也出来了,汉军伤亡十九人;斩首羌兵三千六百余级;缴获马匹五千余匹,粮草军械无算。李牧传令汉军将受伤马匹杀了,汉军饱餐一顿。

    寅时一过,张辽让汉军换上羌兵的衣服,大军出了破羌城,在雅克塔的带领下来,半个时辰后来到临羌城。守城羌兵见了雅克塔,不疑有他,开门让汉军进城。张辽让姜维、冯习带着三千汉军登上临羌城四门,自己率领一千汉军,在雅克塔的带领下,来到临羌城府衙。

    却说,雅泰伐听亲卫说雅克塔来了,出了门便来迎接,结果刚走到雅克塔跟前,还来不及打招呼,他的头已经飞到半空中了。就在雅泰伐的亲卫看的目瞪口呆时,一千汉军冲进衙门,看到羌兵就是一顿乱刀,一刻钟左右,三百羌兵亲卫成了尸体。

    张辽又让雅克塔带路去羌兵大营,此时正是卯时,也是人睡得最沉的时候。汉军进了大营,便开始四处纵火,顷刻间,羌兵大营,火光四起,好多羌兵还在睡梦中,就已经化为灰烬,有些羌兵来不及穿衣服,跑出大营,迎接他们的便是汉军的大刀长枪。

    却说,姜维和冯习率领的汉军来到城墙上,便自告奋勇的替羌兵守夜,羌兵自然是乐得清闲,随即,靠着城墙高高兴兴的歇息了。突然,姜维、冯习看到城中火光四起,便知道,张辽得手了。汉军悄悄地走到羌兵身旁,对着脖子就是一刀,很多羌兵在睡梦中死去,等剩下的羌兵反应过来时,已经大势已去。羌兵伏在地上,哀求饶命,汉军冲上去就是一刀。

    终于,半个时辰后,战斗结束了,临羌城的羌兵全军覆没,未能生还一人。张辽一面派人,将此间情况报知给李牧,一面统计此役的战果。半个时辰后,统计报告出来了,此役,汉军伤亡三十九人;斩首羌兵四千余级;缴获马匹六千余,粮草军械无算。

    张辽传令汉军,紧守临羌城四门的同时,于城内展开地毯式的搜查,以防有羌兵潜伏着的奸细。临羌城百姓直到这场战役快结束,才反应过来。辰时刚过,蜂拥而至的百姓,来到府衙跪地感谢汉军。

    张辽看着眼前的百姓,心下一狠,随即,传令汉军,将全城百姓集中起来,并将其中的羌人挑选出来。张辽以临羌城羌人意图谋反、行刺汉军军官的名义,将那些羌人青壮及高于车轮的小孩全部处死。剩余百姓绝大多数是汉人,见汉军杀了羌人,虽然心下也是惊慌不已,但也是乐见其成。

    张辽扫视了一圈百姓,朗声说道;“乡亲们,并非我张辽好杀,而是西羌不忠不义,寇掠汉境,杀我等同袍,淫辱我等兄弟姐妹。”

    百姓听了,自然是欢呼雀跃。当然这些百姓不包括那些苟延残喘、侥幸逃过一命的羌人,但是,这些羌人知道,不管是羌人还是汉军,都是他们的主人,他们不敢反抗,也没能力反抗。

    张辽传令,将缴获的钱粮分一些给临羌城的百姓,百姓自然是一番感恩戴德,这回,那些羌人先是吃了一闷棍,再吃了甜枣,心下复杂的感谢了张辽一番。百姓这才慢慢散去!

    张辽和姜维、冯习商议了一番,决定暂停进军,一方面是先锋军和李牧的中军,战线拉的有点长;另一方面是,安夷城驻军七千人,恐怕急切间很难取胜。戌时,探马来报,李牧率领的中军已经快到破羌城了,同时,李牧传下将令,若是张辽攻下临羌城,暂缓进军,等候大军到来。

    果然,申时中分,李牧的中军来到了临羌城。张辽、姜维、冯习三人出城五里,将李牧一行人请到府衙。众人坐定,李牧抚掌大笑道:“三弟、伯约、休元,真是兵贵神速,一夜之间,兵不血刃,便取下两城,理应嘉奖!四千汉军,奋勇杀敌,理应犒赏!”

    张辽、姜维、冯习起身,抱拳拱手,朗声说道:“为主公分忧,在所不辞!”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如今,安夷城有羌兵七千余人,西都又有北宫伯玉、李文侯的湟中义从军五万余人。诸位,可有何破敌良策?”

    邓芝沉吟道:“主公,北宫伯玉、李文侯乃无谋匹夫,西都距离安夷百余里,纵使他们有五万余人,急切间也救援不了安夷城。明日,主公遣一将,只带两千人前去攻打安夷,那布库哈必会出城迎战,我军诈败而走,将其引至安夷城西南的谷地,可全歼其军。等布库哈出城以后,再遣一军,身穿羌人衣服,让雅克塔去诈城,乘势攻下安夷城!”

    李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伯苗此计甚妙,诸位可有其他良策?”

    李牧见众人一时也无更好的计策,随即说道:“好!明日就按伯苗的计策,依计行事。”

    这一夜,李牧犒赏三军将士,汉军兴奋不已,战意滚滚,只等着明日击败羌兵,攻下安夷城,再建新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