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五章 计取安夷

    第二天,李牧令张南率军四千驻守临羌城,令典韦、冯习率军四千埋伏于安夷城西南三十里骆羌谷左侧,李牧、傅佥、邓芝三人率军四千埋伏于骆羌谷右侧。张辽、姜维二人带着雅克塔,率军三千汉军埋伏于安夷城东南十余里的山谷里。

    李牧布置妥当,巳时左右,王平率领两千汉军来到安夷城下。王平深知兵法韬略,传令汉军偃旗息鼓,装作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汉军站在城下,叫骂着城墙上的羌兵。

    城上的羌兵早已将汉军前来攻城的事,报知给布库蛤。一刻钟左右,布库蛤来到城墙上,见城下的汉军,军纪散漫、军容不整、士气低落,又听到汉军的辱骂声,早就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杀光城下的汉军。

    布库蛤的副将见了,连忙劝慰,进言道:“头领,现在已经过了巳时,日头会越来越大,可先让咱们的人休息一个时辰,等城外的汉军人困马乏、士气低落时,小人再与头领率军杀出,必能杀光这群汉军。”

    布库蛤一拳砸在城墙上,怒气冲冲的说道:“好!那就让这帮汉军小崽子再多活一个时辰,也算是我布库蛤对他们的仁慈。”

    一个时辰后,时间差不多来到未时。布库蛤带着五千羌兵,气势汹汹的杀出城来。却说,王平见羌兵过了一个时辰还不出城,早就传令汉军做好撤退的准备。这会,王平见羌兵杀出城来,一声令下,汉军顿时丢盔弃甲,调转马头,开始向骆羌谷撤退。

    布库蛤早就愤怒加身,这会见汉军不战而溃,更是怒火中烧,催动羌兵追杀汉军。可是,不管布库蛤的羌兵怎么追,总是落后汉军两箭之地。约莫两刻多钟,布库蛤的五千羌兵来到了骆羌谷。布库蛤见汉军不见了踪影,心下正在诧异时,只见,无数的火箭铺天盖地的射向羌兵,骆羌谷两侧的山坡上不计其数的火球滚了下来。

    顷刻间,便有上千羌兵中箭而亡,羌兵顿时大乱,四处乱窜,哀嚎声、惨叫声响彻山谷。布库蛤早被吓得面无人色,他知道,羌兵全完了。布库蛤也知道两侧的山谷上,羌兵是爬不上去了的,羌兵只能沿着谷道两侧突围。布库蛤吼叫着,让羌兵跟着他向前突围,此时的羌兵早就乱成了一锅粥。布库蛤也顾不了羌兵,只带着两三百亲卫,纵马加鞭,朝着谷口奔去。

    布库哈狂奔了一里地,只见,眼前一彪汉军挡住了去路,为首的两员汉军将军,一人黄脸黑甲手持双铁戟,一人面容威严手持长刀。这两员汉军将领正是典韦、王平。原来,典韦见羌兵大势已去,便率领两千汉军前来截杀羌兵首领。布库蛤看着眼前一眼望不尽的汉军,肝胆俱裂,正准备调转马头,朝另一侧谷口突围。

    典韦吼道:“杀尽羌人狗贼,报仇雪恨!”

    典韦话音刚落,便一马当先,挥舞着双铁戟冲杀过去。王平自然是不甘落后,纵马扬鞭,拖着长刀冲杀过去,汉军战意滚滚、杀气腾腾,怒吼着杀向羌兵。典韦、王平所到之处,死伤一片,手下无一合之将。

    布库蛤偷眼看了下身后亲卫,只余下十余骑。突然,布库蛤直觉得脑后一股冷风袭来,还不及低下头时,只见,典韦右手的铁戟上挂着一颗人头。典韦和王平二人也不做停留,催动兵锋,朝着骆羌谷道中那群苟延残喘的羌兵杀去。

    却说,就在布库蛤率领亲卫突围的时候,羌兵后军也在朝着进来的谷口突围。羌兵还没逃得一里地,只见眼前一彪汉军挡住了去路,为首的汉军将领,白衣银甲手持长枪,此人正是傅佥。原来,李牧见羌兵已是丧家之犬,惶惶而不可终日,便令傅佥带着两千汉军堵住谷口,挥兵截杀羌兵。

    就在羌兵犹豫着,是继续往前冲,还是退回谷中时。眼前的汉军如猛虎下山般,冲杀过来。傅佥一马当先,杀进羌兵人群,手中长枪,上下翻飞,左右横扫,如入无人之境。傅佥身后的汉军,眼冒绿光,怒吼着杀进羌兵人群。顷刻间,汉军眼前的羌兵,便死了大半。

    就这样,典韦、王平和傅佥,分别率领数千汉军,从骆羌谷两侧谷口杀向谷中。约莫三刻钟,战斗结束了,谷道中羌兵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此役,布库蛤、还有他的副将,还有五千羌兵全军覆没;汉军伤亡百余人;缴获可用马匹两千余匹。李牧传令汉军集合列队,向着安夷城进发。

    却说,就在布库蛤带着五千羌兵追杀汉军时,早有探马将这消息报知给张辽。张辽、姜维二人带着雅克塔率领三千汉军,一路快马加鞭,奔向安夷城。约莫一刻钟,汉军便来到安夷城东门,雅克塔打马上前,朗声喝道:“城上的人听着,我是破羌城首领雅克塔,快些放我等进城,汉军已经攻破了破羌城和临羌城,我军正是从破羌城和临羌城退回来的。”

    城上的一个羌兵千户探出头来,喊道:“小人见过雅克塔首领,布库蛤首领带人去追杀汉军了,请雅克塔首领暂且在城外等候片刻,小人守城有责,不敢贸然开城,还请雅克塔首领多多恕罪!”

    雅克塔见这千户这般谨慎,怒气冲冲的吼道:“好,那本将就率军前往西都,将安夷城意图谋反的事,一字不落的报告给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两位大头领!”

    雅克塔说完,便准备回到阵中。那羌兵千户也是听过雅克塔的名字,况且,雅克塔的衣着正是首领才能穿的。这会,又听到雅克塔这般颠倒黑白,虽然心中愤怒不已,但也只能忍着,随即,那羌兵笑着说道:“雅克塔首领请留步,刚才小人冒犯之处,还请大人恕罪,小人这就开城门,亲自迎接大人进城。”

    随后,那羌兵千户跑下城墙,开了城门,亲自出城迎接雅克塔。雅克塔也没怪罪那羌兵千户,只是让他在前头带路。张辽见汉军顺利的进了城门,便一戟将那羌兵千户,挥为两段,大喊道:“兄弟们,杀光羌人狗贼,报仇雪恨!”

    张辽喊完话,便一马当先,冲进城去,身后的汉军怒吼着杀进城,逢人便砍,杀的羌兵哭爹喊娘,四处逃窜。有些跑不及的羌兵伏在地上,哀求饶命,汉军也不答话,冲上去就是一刀。

    姜维早就按着计划,带着汉军冲上安夷城东城城墙,逢人便砍。城墙上的羌兵见汉军人数众多,便撒腿沿着城墙逃跑。姜维将汉军一分为二,沿着城墙追杀那群如丧家之犬的羌兵。约莫半个时辰,张辽和姜维率领的汉军,将安夷城内的两千余羌兵杀的七七八八。只有安夷城西门和南门的数百羌兵不等汉军杀来,便开城逃向西都城。

    此役,汉军伤亡十五人;斩首羌兵一千七百余级;缴获马匹三千余匹,钱粮军械无算。就在张辽和姜维下榜安民时,李牧、典韦、邓芝、王平、傅佥、冯习率领着汉军来到安夷城。张辽、姜维将李牧一行人请进府衙,众人坐定,李牧抚掌大笑道:“诸位辛苦了,能取下安夷城,多亏了伯苗的妙计。当然,多亏了诸将用心、汉军奋勇、同心同德,才有此大胜。可喜可贺!”

    众人朗声说道:“主公英明!我等愿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如今,破羌、临羌、安夷三城皆为我军所有,若能大败西都北宫伯玉、李文侯二人的主力,便可平定西平郡。诸位可有良策?”

    邓芝沉吟道:“主公,如今西都有五万余羌兵,恐怕急切间很难取胜,不如紧守破羌、临羌、安夷三城。况且,一来羌兵不善于攻城;二来羌兵人数众多,粮草自然不济,不敢持久。待羌兵粮尽撤退时,我军以逸待劳,必能有所建树!”

    张辽见李牧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随即,说道:“大哥,军师此计倒是稳妥,恐需要一些时日,才能破敌。就怕陇西、武都两郡的羌贼乘机围攻我金城郡。”

    王平接着说道:“主公,赵将军、黄将军、徐将军三人,皆是文韬武略,必能使金城郡安然无恙!属下赞成军师的计策!”

    姜维接着说道:“主公,属下以为,我军应携大胜之威,兵进西都,相机歼敌!”

    傅佥接着说道:“主公,属下赞成伯约的说法,若是我军不能取胜,再退守安夷也不迟。”

    典韦和冯习互看了一眼,齐声说道:“主公,属下赞成军师的计策!”

    李牧环视了众人一圈,正色道:“诸位同心同德,愿意畅所欲言,建言献策,我深感欣慰。”

    李牧顿了顿,接着说道:“诸位都说的有道理!想必,最迟不过明日,西都城的北宫伯玉、李文侯二人,便会知道三城已失的消息。此二人,必会愤怒加身,前来夺城。正好,此番我军就用‘反客为主’之计,今夜子时,大军赶往安夷城西北五十余里的长宁滩,此地北面、东面皆有大河阻挡,乃西都进攻安夷的必经之处。到时候,可先伏兵于长宁滩西面,待我军从南边杀进时,东、北面有大河阻挡,羌兵必然会从长宁滩西面逃命,届时,伏兵尽出,我军定能大获全胜!”

    众人沉思了一会,朗声说道:“主公真乃神人也!属下佩服!”

    李牧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不过是集思广益罢了!传令张南,从临羌城调来两千汉军,冯习镇守安夷城。张辽、王平、姜维三人领兵六千埋伏于长宁滩西面,我与邓芝、傅佥、典韦四人领兵七千从南面进攻羌贼!愿诸位,戒骄戒躁,同心同德,再建新功!”

    众人起身抱拳拱手道:“属下谨遵主公教诲,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随即传下将令,让汉军埋锅造饭、抓紧休息,等临羌城的两千汉军来了以后,大军西进长宁滩,相机破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