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七章 诛杀首恶

    却说,那逃脱的数百羌兵,在一名叫扎达勒的百户带领下,一路狂奔到西都城。西都城守城官仔细盘问了一番,见事态紧急,也不敢怠慢,带着扎达勒来到北宫伯玉的大帐。

    扎达勒进了大帐,跪伏在地上,哭喊道:“大头领,大事不好了,羌兵全死了,李……李文侯,李头领降敌了……”

    北宫伯玉,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跨步走来,一把将扎达勒提起来,吼道:“你给老.子说清楚,什么羌兵全死了?什么李头领投敌了?”

    扎达勒战战兢兢的将羌兵在长宁滩兵败的事,一字不差的说给北宫伯玉,当然也说了李文侯兵败被俘虏的事。

    北宫伯玉听完,面如死灰,喃喃自语道:“完了……全完了……连李文侯也投敌了么?”随即,又朝着扎达勒吼道:“这次汉军有多少人?可看清楚汉军的旗号?你们回来了多少人?”

    扎达勒连忙回道:“大头领,汉军大约一两万人,汉军的帅旗上有个“李”字,我们……我们逃回来了五六百人……”

    北宫伯玉摆了摆手,让扎达勒下去。北宫伯玉命人传副将来大帐议事,布库鲁接到传令,立马来到大帐,见北宫伯玉脸色不好,恭声说道:“大头领,可是……可是李头领打了败仗?”

    北宫伯玉将扎达勒的话说给布库鲁,布库鲁听了,吓得魂不附体,说道:“大头领,若李头领真的投敌了,那真的是大事不妙,李头领对我西都城的粮草兵卒,了如指掌,这如何是好?”

    北宫伯玉沉声喝道:“你问我,我问谁去?赶紧想办法,若想不出来,本头领第一个先杀了你!”

    布库鲁连声称是,开始抓耳挠腮的想办法,北宫伯玉也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二人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却说,子时过后,李文侯喝的迷迷糊糊的去汉军营帐中休息,大约卯时,李文侯被一泡尿憋醒,刚想去方便。却听见隔壁营帐传来几声模糊的声音,李文侯悄悄地贴近他的营帐。

    只听见一人笑着说道“伯苗啊,这次多亏了北宫伯玉给我们传递的消息,不然我军怎么能将羌兵击败,北宫伯玉还想借我们手,除掉李文侯。还好主公爱惜人才,这才饶了李文侯一命!”

    另一人接着说道:“文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北宫伯玉早就投靠主公了,主公也答应了,事成以后,向朝廷表奏北宫伯玉为羌王、西平郡太守。本来主公要把李文侯留在帐下听用,无奈,北宫伯玉说要亲自斩杀李文侯。这事,主公也是左右为难啊!我还听说,北宫伯玉看上了李文侯的娇妻美妾,这才要对李文侯痛下杀手!哎呀,文远,糟了,小心隔墙有耳!”

    李文侯听了二人的话,又惊又气,好你个北宫伯玉,出卖我就算了,还敢打我娇妻美妾的主意,我李文侯誓要杀你全家,抢了你的娇妻美妾。李文侯现在已无睡意,翻来覆去的想着怎么报仇。辰时不到,李文侯便向李牧辞行,李牧自然是盛情挽留。李文侯态度坚定说着,为防夜长梦多,他要尽快回到西都城,李牧也不再挽留,只是给了李文侯一些金银财宝。

    李文侯离开长宁滩,带着数百亲卫,一路狂奔,生怕李牧反悔。约莫三刻钟,李文侯来到西都城下,守城官不敢怠慢,亲自将李文侯迎进城里。李文侯也知道他的嫡系羌兵死的七七八八了,现在不是找北宫伯玉报仇的时候,还得找个万无一失的机会才行。北宫伯玉接到李文侯回来的消息,心下也是惊诧不已,便和布库鲁商议了一番。

    李文侯径直来到北宫伯玉的营帐,一进大帐,神情哀伤的说道:“北宫啊,我错了,我真后悔当初没听你的忠言良语!”

    北宫伯玉心下一怔,心道:演戏是吧!北宫伯玉连忙将李文侯扶着坐下,倒了一碗酒,说道:“老李……唉!罢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不知道老李你是怎么回来的?”

    若是没有听到那两个汉军将领的对话,李文侯肯定会将自己诈降的事,说给北宫伯玉。现在嘛,那是不可能的,李文侯神情哀伤的说道:“北宫啊,本来汉军派五百人押解我们去安夷城,路上我们乘汉军不注意,杀了汉军,抢了马,这才逃跑回来的,我差点就见不到我的北宫好兄弟了。”

    北宫伯玉心中冷笑一声,面上笑着说道:“老李啊,你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安心守着西都城,汉军再厉害,也飞不进西都城。”随后,两个各怀鬼胎的人,有说有笑着喝酒吃肉,倒也是一副兄弟情深的模样。

    李牧在长宁滩休整两天,便率领一万两千汉军,拔营东进西都。李牧要将‘反客为主’之计贯彻到底,就是要给北宫伯玉、李文侯二人施加压力,让他们二人尽快反目成仇。约莫一个多时辰,汉军来到西都城东门二十里处,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接下来的三天,李牧派张辽、典韦、傅佥等人轮番前去叫战,羌兵却是按兵不动。

    李牧也不气恼,又将汉军大营向前推进了十里,分别在西都城东门和南门安营扎寨。李牧传令汉军沿着西都城的四面城墙挖沟,羌兵的弓箭又射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汉军。更让羌兵生不如死的是,汉军每天都会不定时的叫喊着攻城,可又不来真正的攻城,城墙上的羌兵都快被汉军折磨的神经衰弱了。终于,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二人也坐不住了,两人商议一番,决定一人守城,一人出战。可是,二人又心怀各异,怕守城的那个人将城池献给汉军。最终,二人决定同时从东门和南门出城迎战汉军。

    若是羌兵出城的人多,汉军拔腿就跑回大营,羌兵追到汉军大营前,也只能丢下几百具尸体。若是羌兵出城的人少,汉军见了北宫伯玉的人,追上去就是猛打猛杀,却对李文侯的人相当客气,只是将他们赶跑。

    如此三天,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二人的心思彻底清楚了。北宫伯玉想的是,李文侯真的投降汉军了。李文侯想的是,北宫伯玉为了做羌王,连羌人的命不顾了。令北宫伯玉愤恨不已的是,有不少羌兵投到了李文侯帐下,因为汉军不杀李文侯的兵士。

    终于羌兵生不如死的熬了八天,来到了李牧和李文侯约定的时间。这天从傍晚开始,汉军再也没有来攻城。子时一过,李牧令四百汉军敢死队,分别借着绳索从东面和南面爬上城墙,先打开东门和南门,迎接大军进城。李牧让邓芝率领两千汉军紧守东门和南门的大营;令姜维率军两千伏兵于西都城西门;令典韦率军两千伏兵于西都城北门;令张辽、王平率军三千从南门杀入;李牧和傅佥率军三千从东门杀入。

    约莫两刻钟,四百汉军敢死队,借着夜色,悄悄地爬上了西都城东门和南门,接着将东门和南门打开。原来,羌兵被汉军没日没夜的折磨了八天,今夜过了好几个时辰,也不见汉军来攻城,而且汉军大营也是漆黑一片。羌兵早就睡得如死猪一般。

    李牧和张辽见城门大开,分别率领汉军从东门和南门冲杀进去,汉军四处纵火,逢人便砍,羌兵这才惊醒过来,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汉军。顷刻间,西都城的东面和南面火光冲天,羌兵的惨叫声、惊叫声响彻云霄。汉军一边砍人,一边喊着“北宫伯玉已经投奔了汉军,诛杀李文侯的羌兵可免一死!”、“李文侯已经投降了汉军,诛杀北宫伯玉的羌兵,可免一死!”。北宫伯玉和李文侯的羌兵听了,为了活命,顿时自相残杀起来,汉军却是不管不顾,乘着混乱,冲上去就是几刀。

    却说,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二人正在各自的军营歇息,听到属下来报说汉军攻破了东门和南门,二人心下大惊,同时想着定是对方的人开了城门,让汉军进城的。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二人赶紧穿衣上马,朝着对方的军营杀去。两股羌兵一碰面,也不答话,开始混战起来。李文侯杀开一条血路,来到北宫伯玉跟前,轮起手中的长刀砍向北宫伯玉,北宫伯玉也是心怀愤怒,挥舞着手中的长刀杀向李文侯,二人交战了五十回合,李文侯一刀将北宫伯玉胳膊砍了下来。

    李文侯正欲一刀结果了北宫伯玉,只见,身后不远处汉军冲杀过来,汉军高喊着“诛杀北宫伯玉!诛杀李文侯!”。李文侯和北宫伯玉这才知道,他们两个中了李牧的反间计了。李文侯赶紧打马向西门奔去,北宫伯玉由副将布库鲁抱上马,二人共乘一骑,向着北门奔去。李牧率军朝着北宫伯玉奔去,张辽朝着李文侯奔去。傅佥和王平二人则是留在城中,继续追杀那些四处逃窜的汉军。

    却说北宫伯玉和布库鲁出了北门,一路狂奔了十余里,突然,一彪汉军冲杀过来,所到之处,羌兵死伤一片。这些羌兵吓得四散开来,典韦传令汉军分散阵型,衔尾追杀羌兵。典韦见眼前的羌人是个军官,而且马上还有一个人,心下想着定是羌兵什么重要的人。典韦纵马扬鞭,追着眼前的布库鲁一顿猛杀,只见,布库鲁身边的羌兵亲卫越来越少,典韦和他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突然,布库鲁直觉得脑后一股冷风,还不等低头时,典韦右手的铁戟上挂着一颗人头。典韦一把拉住前面奔跑的马匹,只见,一具尸体,一个少了胳膊的人从马身上掉了下来,典韦传令亲卫绑了那个人,暂且送回城内。典韦继续率军追杀羌兵。

    却说,李文侯出了西门,一路狂奔了十余里。突然,一支汉军挡住了去路,姜维借着火把的光,笑着说道:“李头领,咱们又见面了,下马投降,留你全尸,否则,叫你身首异处!”

    李文侯怒骂道:“汉军鼠辈,用阴谋诡计,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姜维沉声喝道:“好!”便纵马挺枪杀向李文侯,李文侯赶紧挥刀相迎,姜维心中杀意已决,手中长枪若舞梨花,恰似蛟龙,还不及十回合,姜维一枪扫向李文侯的腰间,等李文侯反应过来时,已经跌落到马下,姜维一枪刺进李文侯的大腿,直疼的李文侯嘶声裂肺的嚎叫。羌兵见头领这副模样,有些下马伏地高喊着饶命,有些一溜烟向四处逃窜。姜维一面传令汉军继续追杀那些逃跑的羌兵,一面传令汉军将那些羌兵俘虏带回城。

    攻打西都城的战役,从子时开始,辰时才结束。此役,汉军伤亡两千四百余人;斩首羌兵两万三千余级;俘虏羌兵四千余人;缴获马匹四万余匹,钱粮军械无算!李牧传令,将羌人俘虏尽皆斩首示众!

    李牧看着眼前的北宫伯玉和李文侯,沉声说道:“不忠不义的叛贼,该死!诛杀此二人的全部家眷!传令,将二人带到南门菜市口,凌迟处死!枭首示众!首级留着,还有用!”李文侯和北宫伯玉叫骂着,被汉军像拖死狗一般,拖了出去!

    李牧传令,将西都城羌人青壮尽皆处死,将羌人中高于车轮的小孩,尽皆处死!

    李牧传令,大军休整两天,继续西进湟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