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六十九章 汉军再胜

    却说,北宫伯玉和李文侯的湟中义从军叛变以后,紧接着是凉州督军从事边章(叛变之前叫边允)和凉州从事韩遂(叛变之前叫韩约)叛变。边章、韩遂、北宫伯玉、李文侯、宋建等人推举凉州陇西郡狄道人王国为叛军统帅。其中,王国自称合众将军,宋建自称河首平汉王。

    再说,河关羌军败兵一路狂奔了百余里,来到边章的行军大帐,边章听闻五千先锋军只余下三四百人,心下又气又惧,传令将那些败兵百户尽皆斩首示众,以震军心。

    本来,边章和宋建从陇西郡河关、枹罕出发时,各带着两万人和三万人。边章和宋建进军路线也不一样,边章的进军目的是,先取允吾城,再取枝阳、允街、令居一线;宋建的进军目的是先去金城城,再取榆中城。最后,两军挥师东进,攻取凉州刺史左昌所在的汉阳郡。

    如今,边章的河关羌军新败,先锋将领也战死,羌军士气低落,牢骚满腹。边章见羌军这般样子,也不敢对羌军太过严厉,以免引起兵变。边章思虑再三,决定率领河关羌军,前去与宋建的枹罕羌军会合。第二天辰时不到,边章便率领羌军东进,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便来到宋建的枹罕羌军大营。

    宋建见边章脸色难看,心中一惊,连忙问道;”边大人,你不是率军攻取允吾城了么?怎么又来到这儿?”

    边章唉声叹气了一番,说道:“平汉王,边某无能,前去攻打允吾城的五千先锋军,只逃回来了三四百人,就连先锋官渥布基首领,也战死了!”

    宋建听闻此话,心下大惊,说道:“边大人,可知道汉军有多少人?领军之人是谁?早几天前,探马来报说,金城郡太守李牧率军一万多人去攻打西平郡了呀!”

    边章沉吟道:“据败兵来报,允吾城的汉军约莫四五千人,领军之人好像姓徐。”

    宋建点了点头,说道:“边大人,且莫叹气,我帐下的谷山基已率军五千,前去攻打金城城了,想必很快就有捷报传来。既如此,你我二人,合兵一处,先取金城城,再取允吾城好了。”

    边章此人不知军事,自然是欣然应允。随后,边章和宋建便饮酒作乐,只等着谷山基的捷报。未时刚过,宋建亲卫来报,说有数百羌兵在营外求见,宋建命亲卫将那群羌兵的首领带来问话。一小会儿,亲卫便带着一个羌兵百户走了进来,那百户跪伏在地上,颤声说道:“平……平汉王,大事不好了……先锋军首领谷山基被汉军杀了,五千先锋军全完了……只逃出来了两三百人……”

    宋建和边章听了,惊的满身冷汗,宋建缓了一会儿,吼道:“五千人只回来两三百人,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不去死?说!汉军有多少人?”

    那百户战战兢兢的,将谷山基率兵追杀汉军,汉军穿着羌兵衣服诈营的事,详详细细的说给宋建和边章。宋建怒吼道:“气死老子了,明日尽起大军,踏破金城城,纵兵三日!”边章见宋建暴怒不已,也不敢多言。

    却说,赵云率军回到金城城时,徐庶、张既、傅肜三人已等候多时,四人来到城楼上,早有兵士准备好了吃食。赵云朝三人敬了一杯酒,笑着说道:“此番,我军能大获全胜,多亏了元直妙计,也多亏了各位将士的奋勇杀敌!”

    徐庶笑着说道:“子龙说的对,只要咱们金城郡将士同心,军民同心,纵使来他个十万、八万羌军,定叫他有来无回!”

    张既、傅肜二人点头称是。赵云沉吟道:“元直、德容、靖忠,此番,河关、枹罕,两路羌军的先锋几乎全军覆没,于我军来说,可喜可贺!但对于羌军来说,并非致命一击,若我所料不差,最迟,明日黄昏之前,两路羌军就会兵犯允吾城和金城城。我意,我军再次主动出击,相机歼敌!三位,意下如何?”

    赵云话音刚落,徐庶、张既、傅肜三人相视而笑。张既见赵云甚是诧异,笑着说道:“子龙,看来咱们四人可是心意相通啊,正是‘主动出击、相机歼敌’,子龙应该还不知道吧,据公明来报,边章的河关羌军一万多人已与宋建的枹罕羌军会合了!”

    赵云点了点头,沉吟道:“莫非,羌军欲合兵攻取金城城?”

    徐庶点了点头,说道:“边章不善军事,已然丧胆,合兵也是意料之中。子龙所料不差,明日,羌军必定会进军金城城。我军可在羌军进军的路上,轻骑突袭羌军的运粮队伍。一旦成功,纵使羌军再多,也无济于事!”

    赵云点了点头,说道:“好!传令徐晃率军两千出允吾城;传令黄忠率军两千出榆中城;传令罗宪按兵不动,紧守金城城;我与傅肜率军两千出宁城。眼下是酉时,即刻传令黄忠、徐晃两部,于明日寅时在金城城南面五十里的大青山会合!”

    传令兵接到赵云的命令,即刻下了城楼出城,纵马扬鞭朝着榆中城、允吾城而去。

    却说,第二天卯时刚过,宋建带着三万五千羌兵先行,令五千羌兵押运粮草慢行。宋建一路急行军近百里,羌兵累的是喊爹骂娘,宋建见羌兵这般模样,便叫羌军就地安营扎寨。此时,羌军的运粮队伍已经落后了宋建所部近三十里。羌军运粮队伍一路走了七十里,也是人困马乏,见前面有座大山,正好可以避风,便将粮车停下来,就地歇息。

    就在羌兵正靠着粮车歇息时,突然,羌兵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起来,几个眼尖的羌兵嘶声嚎叫着“汉军杀来了……快逃命啊!”整个羌军瞬间乱成了一锅粥,开始四散奔逃。赵云见羌军已成了丧家之犬,朗声喝道:“先杀羌贼,再烧粮草!”黄忠、徐晃二人带着四千汉军从两翼截杀羌兵,赵云带着两千汉军,衔尾追杀羌兵。两刻钟后,六千汉军将五千羌兵杀了个七七八八,汉军这才勒马返回羌军粮车处,纵火焚烧粮车。

    赵云看着黄忠和徐晃,朗声说道:“汉升、公明,想必,宋建此时已经知道了粮草被截的消息,我们就赌宋建会来挽救粮草,而不是继续进军金城城!”

    黄忠和徐晃对视一眼,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好!但凭子龙吩咐!”

    赵云朗声说道:“汉升率领本部人马伏于大青山左侧,公明率领本部人马伏于大青山右侧,我与傅肜率军两千列阵于大青山脚下,待羌军追杀我部时,你二人率军杀出,我再返身杀来,定叫羌贼有来无回。切记,此番我军只追杀二十里方可!”黄忠、徐晃二人应允而去。

    果然,就在赵云、傅肜二人在大青山等了约莫两刻钟时,大队羌兵正朝着大青山杀奔而来。原来,三刻钟前,宋建接到探马来报,说汉军有五六千人来截粮草。宋建心下大惊,唯恐粮草有失,急忙召集了一万羌军,亲自带队前来保护粮草。这会,宋建见大青山下浓烟滚滚,心知羌军粮草多半是完了,心下更是又惊又气。宋建见大青山山脚下只有两千左右的汉军,不疑有他,催促羌兵朝着汉军冲杀过去。

    赵云见羌军杀来,传令汉军后队变前队,开始撤退。宋建见汉军撤退,只当是汉军吓破了胆,不敢交战,遂放心追杀汉军。如今,这股羌兵先是急行军一百里,饭都还没吃一口,又急行军三十里,羌兵不情不愿、满腹牢骚的追着汉军。此时的羌兵早已饥肠辘辘,疲累不堪,已是强弩之末。

    羌军刚绕过山头,只见,两股汉军如猛虎下山般朝着羌军两翼杀来,宋建心下大惊,羌兵更是吓得肝胆欲裂。顷刻间,两股汉军便透阵而出,将羌兵截为数段,就在两股汉军调转马头,重新列阵冲锋时,赵云、傅肜二人率领两千汉军返身冲杀而来。宋建吼叫着让羌军列阵迎敌,可是如今的羌兵,那还有力气有时间杀敌,只顾着四散奔逃。宋建见状,只得招呼亲卫狂奔着逃往羌军大营。赵云、黄忠、徐晃三路汉军战意滚滚,列阵追杀羌兵,时而两翼截杀,时而衔尾追杀,直杀的羌军浮尸遍野。三路汉军依照计划,只追杀了二十里,便勒马住军!

    此役,汉军伤亡八百余人;斩首羌兵一万一千余级;焚烧羌军所有粮草;缴获可用马匹六千余匹。

    赵云、黄忠、徐晃三路汉军也不敢耽搁时间,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战场,返回各自驻守的城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