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七十一章 平定陇西

    却说,李牧在西都城休整了两天后,留下三千三百余汉军给王平、冯习二人,让二人好生防守西平郡。王平、冯习二人自然是慨然允诺,保证会令西平郡万无一失。

    李牧和邓芝、张辽、典韦、姜维、傅佥、张南七人率领一万汉军精骑,从西都城出发,一路马不停蹄,昼夜兼程。一天后,汉军来到临羌城,当晚,李牧便收到了赵云从金城郡传来的捷报,心下大喜。李牧将赵云的捷报拿给众人传阅,众人看后,大喜不已。

    李牧传令赵云将宋建、边章二人枭首示众,将二人首级送来。李牧传令重重犒赏金城郡三军将士。

    第二天,卯时刚过,汉军继续东进,经过破羌城后,开始向东南方向进军,汉军行了两个时辰,来到陇西郡地界。李牧令张辽、姜维二人率军三千先行,他帅领七千汉军随后就到。

    张辽、姜维二人率军一路急行,约莫一个时辰后,来到陇西郡河关城西门。只见,此时的河关城城门大开,远远的看到零零散散的百姓正在进出城门。张辽看着姜维,说道;“伯约,如今河关兵力空虚,你我二人率军长驱直入,可一鼓而定!”

    姜维沉吟道:“文远,若是羌兵见我军杀来,拉起吊桥,关上城门,如何是好。不如,令兵士扮作百姓,从河关四门混入城内,今夜子时,叫兵士打开河关城西门。到时候,再率军杀入,定能取下河关城。”

    张辽抚掌大笑道:“伯约此计甚妙,那就依计行事!”随后,张辽挑选了百名兵士,让其扮作百姓,从河关城四门混进去。

    子时一到,河关城西门大开,须臾间,张辽、姜维二人率军杀进城内,张辽无城内追杀四散惊逃的羌兵,姜维率军登上城墙,控制河关城四门。此役,汉军无一人阵亡;斩首羌兵八百余级;俘虏边章的全部家眷;缴获可用马匹三千余匹,粮草军械无算!原来,百余名汉军能夺下河关城西门,是因为,边章带走了所有精锐羌兵,留下的全部是老弱病残。

    第二天,张辽出榜安民,将边章的所有家眷斩首示众,又将河关城羌人青壮及高于车轮的羌人孩子斩首示众。河关城百姓吓得伏地求饶,张辽好言相劝了一番,百姓这才放心离去。

    张辽只留下五百人守着河关城,便和姜维率领两千五百汉军一路东进,一个时辰后来到枹罕城。此时的枹罕城也是城门大开,零零散散的百姓进出城门。汉军如法炮制,于当晚子时取下枹罕城。此役,汉军无一人阵亡;俘虏宋建的全部家眷,斩首羌兵一千余级;缴获可用马匹六千余,钱粮军械无算。

    第二天,张辽出榜安民,将宋建的全部家眷斩首示众,将羌人青壮及高于车轮的羌人孩子尽皆处死,枹罕百姓拜服,指天发誓,愿誓死效忠平西中郎将、金城郡太守李牧。张辽和姜维分兵,一天之内取下白石、大夏两地。张辽和姜维又率军返回枹罕,等候李牧的大军到来。

    张辽和姜维等了半天时间,李牧的七千汉军便来到了枹罕城。张辽和姜维将李牧一行人请进府衙,众人坐定,李牧环视了一圈,抚掌大笑道:“三弟、伯约,果真是兵贵神速,三天时间奔袭数百里,连战连克,古之名将,怕是也不过如此啊!”

    张辽、姜维二人自然是一番客气承让。李牧笑着说道:“诸位,如今,陇西郡三分之一的土地已为我金城郡所有,我想取下陇西郡余下的土地,可还有什么更快捷的办法?”

    邓芝笑着说道:“主公,眼下就有两件法宝在这枹罕城,可助我军兵不血刃,取得陇西郡剩余土地!”

    众人皆是一脸茫然,李牧沉吟道:“伯苗所说的,可是宋建、边章二人的首级?”

    邓芝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主公英明!如今,宋建、边章二人伏诛,河关、枹罕两路羌兵,皆已全军覆没。而韩遂、王国二人又带着武都郡和陇西郡的叛兵北进汉阳郡。眼下整个陇西郡是兵力空虚,这是上天赐给主公的礼物。”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好!明日可携宋建、边章二人的首级传檄陇西郡各县,若是敢有不降者,再率军攻取!”

    众人点头称是。这一夜,李牧犒赏三军将士,汉军自然是欣喜不已。

    第二天,自有传令官带着宋建、边章的首级,前去招降陇西郡各县。五天之内,陇西郡安故、首阳、鄣县、襄武、狄道、临洮、氐道七县尽皆投降,七县县令亲自押运钱粮军械来到枹罕拜见李牧,直言愿誓死效忠李牧。李牧对众人恩威并施一番,陇西郡各县县令对李牧敬服不已。

    李牧见眼下已到了腊月二十,况且,汉军已经连续征战数月,将士们都有些疲累,遂决定班师返回宁城。李牧留下四千汉军给张辽,让其镇守狄道、首阳一线,留下三千汉军给典韦、张南二人,让其镇守鄣县、襄武、氐道一线。李牧又传下将令,令张辽、典韦、张南三人在陇西郡大量募兵,但所募之兵,必须是汉人,而且必须是精壮。张辽、典韦、张南三人慨然领命!

    李牧、邓芝、姜维、傅佥四人率领四千汉军离开枹罕,经过大夏,一路马不停蹄,昼夜兼程,终于在第二天申时班师回到宁城。金城郡文武百姓,在赵云、徐庶、张既、傅肜的带领下出城十里迎接李牧一行人。众人相见,自然是一番嘘寒问暖,金城郡百姓更是群情激奋,夹道欢迎凯旋大军,百姓毫不吝啬的将手中的年货吃食塞给兵士,汉军起先不敢拿百姓的礼物,李牧见百姓情真意切,便传令汉军每人只拿一样礼物即可。

    李牧进了宁城便和赵云、徐庶等人分开,赵云、徐庶一行人也知道自家主公是想念两位主母、两位小公子了,便笑着和李牧道了别。李牧一路快步来到太守府,刚走到街口,远远的就看到两抹熟悉的倩影,一个大红色,一个淡粉色。

    李牧喊了一声“蝉儿、宓儿……”便朝着貂蝉和甄宓跑去。其实,就在李牧的身影出现在街口时,貂蝉和甄宓就已经看到了李牧。此刻,貂蝉和甄宓二人的俏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水,当然是欣喜的泪水。貂蝉和甄宓抱着李煌、李爝,莲步轻移,快步走向李牧。

    几个呼吸间,李牧来到二人跟前,李牧在貂蝉和甄宓的脸上看了一圈,又看了一圈李煌、李爝,伸出双臂,抱住母子四人。貂蝉和甄宓哽咽着说不出话,李牧心下也是酸涩不已,以后怕是像这样的场景,怕不在少数。李牧抱了貂蝉、甄宓好一会儿才放开,李牧轻轻的拭去二人脸上的泪水,神色温柔的说道:“蝉儿、宓儿,两位娘子又是为我牵心,又是照顾孩子,又是操持家务,两位娘子辛苦了!”

    貂蝉和甄宓摇了摇头,看着李牧,柔声说道:“蝉儿、宓儿不辛苦,只是很想……很想阿牧,阿牧平安归来就好……”

    李牧点了点头,正要说话时,李煌抓着李牧的盔甲,糯糯的喊道:“粑……粑,爹……爹”李爝在甄宓的怀里伸着胳膊,蹬着腿,看着李牧,一边笑着,一边“咿咿呀呀”的叫着。

    李牧眼眶有些湿润,用手婆娑着李煌、李爝的小脸蛋,哽着嗓子说道:“煌儿都会喊‘爹爹’了,爝儿一下就认出了爹爹,真是长大了不少啊……”

    貂蝉和甄宓相视一笑,笑着说道:“阿牧……你怎么不抱抱煌儿、爝儿……”

    李牧顿了顿,笑着说道:“盔甲还没脱,若是伤到孩子了,怎么办?”

    貂蝉和甄宓娇嗔道:“煌儿、爝儿哪有那么娇贵!”

    李牧想了想,也是,李煌、李爝都是男孩子,而且身处这乱世,不能这么娇贵。李牧伸手抱过李煌和李爝,只见,这两个小奶包一点都不怕生,在李牧的怀里不安分起来。李煌、李爝伸出胖嘟嘟的小手,开始在李牧的脸上又抓又挠,直逗得李牧大笑不止。貂蝉和甄宓娇笑着看着父子三人的这般模样,心下满满的都是幸福。

    李牧突然想到,这还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可千万别冻坏了貂蝉、甄宓母子。李牧笑着说道:“蝉儿、宓儿,外面天冷,咱们回家说话吧。”

    貂蝉和甄宓娇笑着应了声嗯。只见,李牧抱着李煌、李爝走在中间,貂蝉和甄宓一脸幸福的挽着李牧的胳膊,走在两边。好一副羡煞天人的幸福场景。

    一家人热热闹闹、欢欢喜喜的吃了顿团圆饭。李牧和貂蝉、甄宓互诉相思之苦,直到子时才去歇息。

    如今,甄宓早已习惯了三人大被同眠。这一夜,李牧可将貂蝉和甄宓欺负了好几回,直到寅时,三人这才身心愉悦的睡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