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七十二章 铁血柔情

    第二天辰时刚过,李牧来到太守府衙,但见金城郡文武俱齐。李牧来到主位上坐定,环视一圈,朗声说道:“诸位,如今西平、陇西二郡皆为我等所有?该如何处理?”

    徐庶沉吟道:“主公,如今天下大乱,正需要像主公这样的仁主,救民于倒悬。古语云:‘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陇西、西平二郡,是我金城郡将士们用鲜血和头颅换来的,主公可安心接纳。至于朝廷,如今已是风雨飘摇,自然是无暇顾及。”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元直所言,正合我心。无奈,西平、陇西二郡人口凋敝,西平郡只有四万余人,陇西郡也只有八万余人。若是募兵的话,怕是难上加难!”

    李恢沉吟道:“主公,无需担忧,金城郡对待兵士及其家属的待遇如此优厚,若是能将这些政策传递给西平、陇西二郡,百姓自然会踊跃参军。”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德昂所言有理,待过了年,就可以正式募兵了,金城郡也可再行募兵。我的计划是,再募三万新兵,这样,我军可用之兵,便达到了六万。到时候,便可以攻守自如了。”

    众人点头称是,赵云朗声说道:“大哥,眼下金城郡缴获的良马极多,可多训练骑兵!”

    李牧笑着说道:“二弟所言,正合我心,我们不仅要多训练骑兵,还要提高兵士的综合素质,上马能杀敌,下马能布阵。我准备再设一支重甲骑兵,人数控制在五千人即可。重甲骑兵摧锋陷阵,无往不利,就取名‘龙骧骑’,由我亲自训练。但是,重甲骑兵也有缺点,对战马、甲胄要求严格,机动性不足,持续作战能力不强,而且特别烧钱!”

    张既朗声说道:“主公,如今金城郡钱粮充足,不管是打造龙骧骑还是募兵一事,都不足为虑。”

    李牧心下一喜,只要有钱有粮就好。邓芝沉吟道:“主公,属下此番随军出征西平、陇西二郡,发现西平郡的湟中一带,陇西郡的洮河一带,皆是土壤肥沃之地,来年,可让两郡百姓屯田于此,必可大获丰收。”

    李牧笑着说道:“伯苗所言甚是,若是可以,我们还可以让兵士屯田,这样我们的兵士也可以自力更生了!”

    众人听了李牧的建议,皆言主公英明,对李牧越发的敬服。李牧接着说道:“不知道这两个月来,凉州刺史左昌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徐庶回道:“主公,宋建、边章二人寇掠金城郡的时候,王国和韩遂也率军攻入了汉阳郡,左昌贪生怕死,不顾百姓死活,只是守着凉州州治冀县,致使汉阳郡除了冀县、阿阳两城未破,其余各县已被叛军攻破。冀县、阿阳两城能守下来,多亏了汉阳郡长史盖勋,此人文韬武略、刚正不阿,在凉州军民心中,名望甚重。起先,叛军进军阿阳,久攻不破,反被盖勋所破,后来叛军转攻冀县,盖勋出阿阳,斥责韩遂、王国等人,叛军也知道盖勋名望,便撤军屯守略阳、陇县、街亭一带。若是属下所料不差,叛军应该要入寇三辅、北进安定郡了。”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既然左昌还能苟延残喘,我们不必理他。来年之后,我亲帅大军东征汉阳郡,先平定汉阳郡叛军,再挥师北上,平定武威郡,若是进军顺利,一鼓作气,便可平定张掖、酒泉、敦煌三郡。至于叛军东进三辅、北进安定郡,自有朝廷出兵!”

    众人见李牧早已筹划得当,只是弥补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李牧和金城郡文武又聊了两个时辰,眼看到了用午饭的时候,李牧便叫众人散了,下去用饭。

    李牧回到太守府时,貂蝉和甄宓正等着李牧用饭。李牧先逗弄了一会李煌、李爝,这才坐下吃饭。李牧见桌上的饭菜都是按照自己的口味布置的,心知肯定是貂蝉、甄宓二人让厨房准备的,心下感动不已。

    李牧看着貂蝉和甄宓,笑着说道:“蝉儿、宓儿,我又不挑食,怎么全是给我准备的饭菜。我看啊,该换大厨了,敢怠慢我的两位大美人!”

    貂蝉和甄宓随手就掐了李牧一把,娇嗔道:“大坏蛋……油嘴滑舌……还不是我们姐妹吩咐厨房做的……”

    李牧笑着说道:“嗯……对,我确实是‘油嘴滑舌’,蝉儿、宓儿应该最清楚不过了!”

    貂蝉和甄宓顿了顿,这才反应过来,只见二人霞飞双颊,恼羞不已,朝着李牧腰间狠狠地掐了几下,还不忘转个圈,直疼的李牧呲牙咧嘴。貂蝉和甄宓见李牧这般模样,娇笑不止,好一会,甄宓娇嗔道:“阿牧……你这个大色狼……闺房私事……怎么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李牧神色玩味的看着甄宓,笑着说道:“噢……宓儿学坏了……我只是说‘油嘴滑舌’,怎么就成了宓儿口中的闺房私事……”

    貂蝉见李牧这般打趣甄宓,也随声打趣了甄宓几句,甄宓满脸绯红的娇嗔道:“阿牧这个大坏蛋欺负宓儿也就算了……连蝉姐姐也欺负宓儿……宓儿生气了……不理你们了……”

    李牧和貂蝉当然知道甄宓不是真的生气,但还是哄了甄宓一番,经这么一闹,饭菜也有些凉了,三人才开始用饭。突然,李牧看着貂蝉和甄宓,欲言又止的说道:“蝉儿、宓儿,你们知道……怎么可以……不让女人怀上孩子么?”

    貂蝉和甄宓二人浑身一僵,缓缓抬起头,泫然欲泣的说道:“夫君是嫌弃我们姐妹么……不愿让妾身二人再诞下子嗣么……”

    李牧心下一怔,暗道不好,连“阿牧”都不叫了,估计是受委屈了。李牧赶紧说道:“蝉儿、宓儿,我怎么会嫌弃两位娘子,两位娘子品性贤良淑德,样貌更是倾国倾城,李牧十世修来的福气,才能娶得两位娘子。我李牧当初不过是一介布衣,两位娘子不离不弃,此等恩情,李牧一生都难以报答。所谓“恩爱夫妻”,恩在前,爱在后,李牧怎会嫌弃两位娘子。”

    李牧见貂蝉和甄宓二人神色不再委屈,接着说道:“就是……就是煌儿、爝儿还小,若是两位娘子怀孕了,那得多辛苦。我早都说过了,两位娘子想生多少孩子,就生多少,就是生小孩辛苦不说,还危险。蝉儿、宓儿,你们懂么?”

    貂蝉和甄宓听到李牧这般说,心知李牧这是疼爱她们二人,心下又是甜蜜又是幸福,二人看着李牧,盈盈一笑,柔声说道:“多谢阿牧怜惜蝉儿、宓儿。我们姐妹也不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避免怀孕。”

    李牧见貂蝉、甄宓不再委屈,心下也是一片安定,笑着说道:“没事,不知道也没关系,我注意点就是了。”

    李牧见貂蝉和甄宓神色诧异的看着自己,便凑到二人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貂蝉和甄宓满脸绯红,对着李牧就是一顿粉拳伺候,李牧却笑着停不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