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七十四章 风影现世

    如今,李牧麾下武将有赵云、张辽、典韦、徐晃等二十三人,文臣有徐庶、邓芝、李恢、张既四人,金城郡拥兵六万,钱粮充足,可谓是兵精粮足。李牧俨然成了一方诸侯。

    185年三月初十这天,李牧正在院中研习乾坤无极枪法,只见徐庶快步来到院中,李牧知道,徐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李牧放下手中的破虏枪,快步上前,问道:“元直,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

    徐庶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回道:“主公,朝廷因凉州刺史左昌平叛不力、贪赃枉法,已经将其革职查办,不过,朝廷委派了宋枭为新的凉州刺史。还有就是,就是朝廷因主公不愿东进剿灭黄巾民变,不愿东进救援汉阳郡左昌,已经将主公的汉兴亭侯爵位削去了,而且,罚了主公一年的俸禄!”

    李牧神色自若,朗声笑道:“宋枭,白面书生耳,不知军略,用不了多长时间,他的官运就要到头了。至于朝廷削去我的爵位,罚了我的俸禄,都是微末小事,不足挂齿。况且,我本来也不想绑在大汉这棵朽木之上。”

    徐庶心道:主公果然心怀大志,波澜不惊,真乃当世雄主也!徐庶沉吟道:“主公,眼下西平郡、陇西郡的官吏还是愿意效忠主公的,若是,凉州刺史宋枭委派新的官员,前去两郡赴任,该如何定夺?”

    李牧笑着说道:“元直过虑了,原因有二,一来,王国、韩遂的叛军还在汉阳郡的东南,就算宋枭想委派新的官员,那些官员也不敢大摇大摆的来赴任。二来,吃进嘴里的肉,怎么会吐出来呢?若真有官员赶来两郡赴任,我会让他乖乖的听话!”

    徐庶沉吟道:“属下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牧点了点头,问道:“元直,黄巾民变的最终结果是什么?”

    徐庶回道:“去年九月左右,黄巾头领张角病死了,十月,平北将军皇甫嵩攻破广宗,斩杀黄巾头领张梁,十一月,皇甫嵩又攻破下曲阳,斩杀黄巾头领张宝。至于南阳宛城一带的黄巾军,截止今年正月,已被右中郎将朱儁和曹操、孙坚等人击败了。”

    李牧点了点头,心道:曹操!孙坚!这两位乱世雄主终于还是浮出水面了,也好,这样才会更有意思。李牧接着问道:“元直,你可在关东平叛义军中听闻过董卓、刘备二人的名字?”

    徐庶神色诧异的看了一眼李牧,沉吟道:“主公,属下听过董卓,本来北中郎将卢植已经将张角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了,可后来,好像是有个叫左丰的诬陷卢植,朝廷听信谗言,将卢植革职押解回京城。朝廷接着任命董卓为东中郎将,可是此人连战连败,要不是平北将军皇甫嵩北上冀州,黄巾军三位首领,怕是不会这么快灭亡!至于主公说的刘备,属下确实不知。主公,刘备此人也非常人么?”

    李牧顿了顿,笑着说道:“元直,我也不知道,只是前些天做了个梦,梦到说剿灭黄巾军的义士中有个叫刘备的人,故此一问耳!这消息还真的是传的慢,快半年了,我才知道这些消息。”

    徐庶听到李牧这么说,也没有多想,沉吟道:“主公,不论是行军打仗,还是探知天下大事,情报确实重要,属下建议,主公应该设置一个专门刺探情报的机构。”

    李牧点了点头,说道:“元直所言有理,既然是刺探情报的机构,必须是隐秘的,越少人知道越好,子龙、文远二人是我的结义兄弟,信得过,人员挑选的事,可以与他们二人商量。新设的情报机构,就取名‘风影’来去如风、如影随形!”

    徐庶点了点头,朗声说道:“主公,事不宜迟,属下这就去组建风影机构。”

    李牧正色道:“元直,风影一旦投入运行,可由你负责其日常事务。风影的刺探方向,主要放在京畿之地、兖州、冀州、幽州、汉中一带。”

    徐庶朝着李牧施了一礼,朗声说道:“元直多谢主公厚爱!属下这就去办!”李牧点头应了一声。

    却说,此时的大汉洛阳北宫,朝堂之上,人声鼎沸,争论不止。

    杨彪朗声说道:“陛下,王国、韩遂二人聚众七万,已经从凉州汉阳郡出发,入寇右扶风、长安京畿、左冯翊等地,三辅之地乃大汉列祖列尊的园陵所在,不容有失啊,还望陛下早日发兵,剿灭叛军,扬我大汉天威!”

    汉灵帝心下慌张,大失方寸,说道:“杨爱卿,谁人可领兵前去剿灭叛军?”

    杨彪恭声回道:“微臣举荐一人,定可平定叛贼。此人正是大汉平西中郎将,金城郡太守李牧!”

    汉灵帝顿了顿,说道:“不可,李牧先是抗命不遵,不愿率军剿灭关东黄巾贼寇,后又不愿救援凉州刺史左昌,致使汉阳郡被关西叛贼所破。此人不可再用!”

    杨彪朗声说道:“陛下,平西中郎将李牧是有先见之明啊,若是李牧前去剿灭关东黄巾贼寇,恐怕整个凉州就要被关西叛军所得了。况且,平西中郎将李牧,两月之内,剿灭西羌叛军十万余人,更是诛杀北宫伯玉、李文侯、宋建、边章四人,收复西平郡、陇西郡,此人功在社稷,利在万民。还望陛下三思!”

    汉灵帝冷哼了一声,说道:“寡人心意已决,杨爱卿勿复多言,退下吧!”

    杨彪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坐下。黄琬接着说道:“陛下,微臣再举荐一人,也可以担此剿灭关西叛贼的大任,此人正是平北将军皇甫嵩!”

    只见,张让给汉灵帝耳语几句,汉灵帝点了点头,说道:“好,寡人决定加封皇甫嵩为左车骑将军,恢复董卓的东中郎将之职。三日后,皇甫嵩、董卓二人率军三万,西征叛贼!”

    皇甫嵩连忙站起来,朝着汉灵帝施了大礼,朗声说道:“臣皇甫嵩恭谢陛下隆恩,臣定当剿灭叛贼,为陛下分忧!”

    杨彪听到董卓这个败军之将官复原职,刚要出声劝谏,只见黄琬朝着他摇了摇头,杨彪只得咽下嘴边的话。

    三日后,皇甫嵩、董卓二人率军西征,等汉军赶到长安、咸阳一带时。王国、韩遂的叛军已经攻下右扶风陈仓、雍县、杜阳、汉兴、郿县、武功一带。起先,皇甫嵩进军顺利,连破关西叛军数阵,收复郿县、汉兴、武功等地,汉军一时士气如虹。关西叛军连败数阵,士气低落,王国想撤兵退守武都郡,韩遂进言王国,让大军后撤,退守雍县、陈仓等险要之地。

    董卓立功心切,不听皇甫嵩的将令,率军追杀关西叛军。韩遂在岐山一线伏兵三万,大败董卓军,汉军阵亡近万人,士气低落,军无战心。皇甫嵩只得将大军屯于美阳、武功一线,据险防守。汉军和关西叛军相持不下,七月,汉灵帝听信张让、赵忠谗言,将皇甫嵩的左车骑将军职位削去,并将其召回洛阳。董卓却因为提前谄媚张让、赵忠等人,未曾收到惩罚。

    汉军本就士气低落,见主帅皇甫嵩又被朝廷召回,更是人心惶惶。董卓无奈,只得将汉军从美阳、武功东撤到咸阳一带,等待朝廷的援兵。关西叛军再次东进,攻下郿县、汉兴、美阳、武功,进逼右扶风郡郡治槐里,茂陵一带。右扶风郡太守王侃,胆小怕事,不知军略,又见关西叛军势大,乘夜逃走。

    关西叛军轻易的攻下槐里,将茂陵城团团围住。此时,茂陵城内一处小院子,一个约莫三十五六、八尺有余、身材魁梧、面鼻雄异的汉子,面色忧虑,来回走动着。那中年汉子的旁边站着四位俊郎后生和一个十七八的妙龄女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