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见龙在野 第七十五章 马家父子

    却说,那中年汉子来回走动着,神色忧虑,眉头紧锁,不时抬眼看看身旁的五个儿女,叹息着。

    只见,那妙龄女子,上前拉住那中年汉子的胳膊,柔声说道:“爹爹……您别再走来走去了,晃得鹭儿头晕……”

    那中年汉子抬手摸了摸那妙龄女子的头顶,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关西叛军包围了茂陵城,梁县令无计可施,城破人亡,就在旦夕啊!”

    但见那四个俊郎后生中,一个约莫二十一二,虎体猿臂、腰细膀宽、面如琢玉傅粉、剑眉横生、眼若流星、唇若涂朱的后生,上前一步,朗声说道:“父亲,且莫忧心,若是叛军敢攻进城,我马超定将杀尽叛军,保护一家人的安危。再不济,咱们马家父子皆是武技高强之人,想要突围出城,易如反掌!到时候,孟起也会保护好小妹的!”

    原来,那中年汉子叫马腾,字寿成,扶风茂陵人,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人,现为茂陵城的兵曹史。刚才上前说话的后生,正是马腾的长子马超,字孟起。其余三个俊郎后生,分别是马腾的侄儿马岱,字仲起,早年丧父,马腾亲自抚养长大,待其如亲儿子;次子马休,字叔起;三子马铁,字季起。那妙龄女子,便是马腾的小女儿马云鹭。(注:马岱的表字,众说纷纭,没有定论,马休马铁表字没查到,作者按伯「孟」、仲、叔、季的顺序编的!)

    马云鹭娇声说道:“鹭儿才不要大哥保护,我也可以上阵杀敌的!”

    马腾苦涩一笑,看着五个儿女,沉声说道:“为父身为茂陵城的兵曹史,自然是城在人在,城破人亡。为父担心的是,你们五个人的安危!若是城破,孟起你要保护好四个弟弟妹妹!鹭儿你们四个也要听孟起的话,不用管为父!你们记住了么?”

    马云鹭神色凄婉,扑到马腾怀里,哽咽道:“爹爹……鹭儿不走……鹭儿要一直陪着爹爹……鹭儿已经没有娘亲了……不能再没有爹爹……”

    马腾双目赤红,眼眶湿润,仰天长叹一口气,哽着嗓子说道:“鹭儿……你要听爹爹的话,也要听你大哥的话……孟起……”

    马超、马岱、马休、马铁皆是双目赤红,神色凝重。马超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父亲,孟起知道了!孟起不会辜负父亲的重托的!”

    马腾这才松了一口气,沉吟道:“为父听闻平西中郎将、金城郡太守李牧,是个求贤若渴、礼贤下士的明主,你们五人可去金城郡投奔与他,定能保得平安。若是往西走,叛军太多,就东去洛阳。”

    马超、马岱、马休、马铁四人郑重的点了点头,马云鹭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却说,在185年三月下旬,李牧便收到了风影传来的消息:朝廷在三月十三出兵西征了。

    李牧收到消息后,便传令金城郡文武前来太守府衙议事,约莫一刻钟,文武俱齐。李牧环视一圈,朗声说道:“朝廷已经派左车骑将军皇甫嵩、东中郎将董卓二人率军西征右扶风一带的叛军了。自今日起,全军不分昼夜严加操练,一个月后,大军东征汉阳郡!”

    赵云、徐庶等人朗声回道:“谨遵主公将令!”

    李牧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徐晃、李恢、句扶即刻前去陇西郡,传令张辽、典韦、黄忠三人星夜赶回宁城。此番东征汉阳郡,我亲帅步骑三万,五千龙骧骑随行。此番东征,赵云率军五千为先锋,姜维、吴兰、雷铜为副将;黄忠、狐笃二人押运粮草;我亲帅中军,徐庶为军师,典韦、傅佥、张嶷为副将。”

    赵云、徐庶、李恢、徐晃等人,起身抱拳拱手道:“末将得令!定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张辽、邓芝、张既、罗宪四人留在宁城,调度金城、西平、陇西三郡事宜,傅肜、裴元绍二人镇守榆中城。”

    张辽此时还在陇西郡,裴元绍在榆中城。邓芝、张既、罗宪、傅肜四人起身,抱拳拱手道:“谨遵主公将令!定不负主公重托!”

    李牧点了点头,朗声说道:“愿诸位,同心同德,共破关西叛军!事不宜迟,大家先去准备吧!”

    众人应诺告退。

    转眼,时间来到李牧要率军出征的前一个晚上。貂蝉、甄宓二人眼见离别在即,心中虽是万般不舍,但也只能忍着心中的酸涩,将那份牵挂化成一句句、一声声叮嘱。就连李煌、李爝似乎是感受到了大人间的气氛,也没有了往日的调皮模样,窝在李牧怀里。李牧强装笑脸,逗貂蝉、甄宓母子四人开心。

    第二天,貂蝉、甄宓亲手给李牧戴上九龙盔、穿上龙鳞锁子甲,又抱着李煌、李爝将李牧送到太守府的街口,依依不舍的话别!

    辰时中分,东征大军在低沉雄浑的号角声中,缓缓开出宁城,百姓眼含热泪夹道送行,送别他们的父亲、他们的儿子、她们的丈夫、他们的兄弟。

    三刻钟左右,东征大军来到榆中城,赵云、姜维、吴兰、雷铜四人率领五千先锋军先行一步。

    五千先锋军过了榆中城,半个时辰便来到了汉阳郡的勇士城,勇士城守将王谷见汉军初来,率军前来挑衅。赵云、姜维、吴兰、雷铜四人采用中央突破战术,摧锋直进,大破叛军,吴兰阵斩王谷,汉军乘势夺下勇士城。此役,汉军伤亡百余人;斩首叛军两千余级,斩杀勇士城羌人降兵两千余,一千余汉人降兵投降;缴获马匹五千余,钱粮军械无算。

    赵云留下一千汉军给雷铜,让其镇守勇士城。汉军休息了两个时辰,从勇士城出发,一路朝着东南方向进军,一个多时辰后来到平襄城西门二十里处。探马来报,平襄城四门大开,叛军正在往城内搬运粮草。

    赵云看着姜维、吴兰二人,朗声说道:“眼下是四月底,小麦还没有熟,叛军急着搬运粮草,看来粮尽矣!可挑选一两百兵士扮作百姓混入城内,大军换上叛军衣服,两个时辰后前去诈城,到时候,内外夹击,定能取下平襄城!”

    姜维、吴兰二人点头应允。百余名兵士离开以后,赵云将大军撤到附近的山坳处隐藏。两个时辰后,正是太阳快落山时,汉军洋装丢盔弃甲的模样,来到平襄城西门十里处,一名叛军千户打马上前询问,吴兰曾在武都郡待过一段时间,对羌人熟悉,连忙告知那千户,汉军攻破了勇士城,他们是拼死逃出来的,吴兰还将王谷的印信交给那千户,那千户端详了几眼,不疑有他,带着汉军入城。

    赵云见汉军到了城门口,一枪刺死那千户,朗声喊道:“将士们,杀尽叛军,报仇雪恨!”赵云、吴兰二人一马当先,冲进城内,须臾间,斩杀数十人,汉军怒吼着冲进城内,四处纵火,逢人便砍。顷刻间,便将叛军杀的人仰马翻,叛军慌不择路,四处逃窜,正在此时,城内各处火光四起,原来是,那百余名扮作百姓的兵士听到喊杀声,四处纵火,响应大军!

    平襄城守将成宜见大势已去,率领数百亲兵从北门而出,欲逃往显亲城,正行间,突然,一彪汉军拦住去路,为首一将正是姜维,姜维也不答话,摧锋直进,成宜不敢交战,夺路而逃,奈何,姜维马快,单骑杀散成宜的亲兵,一把将成宜从马上提过来,扔到地上,早有汉军上前将其绑了,成宜的亲兵见主将被俘,只得下马伏在地上,高喊饶命。姜维将成宜及其亲兵绑了,带回城内。

    半个多时辰后,战斗结束,此役,汉军伤亡三十余人;斩首叛军三千余,斩杀羌人降兵一千余,俘虏的一千余汉人愿意投降;缴获马匹五千余,铜钱军械无算!

    赵云看着跪在地上的成宜,命人将其松绑,赐酒,成宜不敢置信的看着赵云。赵云笑着说道:“成将军可愿意效命于平西中郎将麾下?”

    成宜朝着赵云跪拜一番,嗫喏道:“败军之将,安敢不从命,成宜愿誓死追随平西中郎将!”

    赵云朗声笑道:“好!成将军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日后只要不再糊涂,荣华富贵不会少的。”

    成宜受宠若惊,连声拜谢。赵云笑着问道:“成将军,不知显亲城、獂道城现今是何人把守?有多少兵力?”

    成宜连忙回道:“启禀赵将军,显亲城守将程银乃属下故交,属下休书一封,定会前来投降。獂道城守将乃羌人木华基,手下四千余人,属下跟他交情不深。”

    赵云笑着说道:“好!成将军的功劳,本将自然会如实禀报给主公的。要想取下獂道城,还得借成将军印信一用!”

    成宜自然是连声应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