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绝不道歉

    设计部会议室。

    新任总监大发雷霆,拍桌子大骂着,脸上满是怒火,口中更是连珠炮一般的吐出一些不是那么好听的话。

    “咚咚咚。”

    宛晨曦小心翼翼地推开会议室的门,脑袋从微微开启的门缝里向会议室里看去,小脸上满是不好意思的神情。

    “进来。”

    “总监,这是你要的文件。”

    宛晨曦刚才在会议室门口就听到总监的破口大骂,好像骂的内容还和自己有关,将文件放在总监的桌案上,就想着退出会议室。

    其实宛晨曦一进来总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早就交待胡佳怡把那些文件送过来,可到现在却是宛晨曦把文件送了过来。

    可胡佳怡和他有那种关系,大家心知肚明,既然是宛晨曦送过来的文件,那就没有必要去提胡佳怡的事。

    总监指着宛晨曦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是怎么办事的,不是早就让你们把文件早点送过来吗?这都什么时间了,才送过来,你还想不想干了?好的不学学人家偷懒,刚到设计部就学会偷懒,是不是觉得设计部的庙太小,容不下你了?”

    早些时候宛晨曦还是上官秋寒的助理的时候,总监还是知道宛晨曦的,至少还没想到宛晨曦才当了上官秋寒的助理没几天就被打发到设计不来,还成了他的下属。

    成为一个小小的助理设计师后的宛晨曦本就有意低调,更让总监之前忌惮宛晨曦做过上官秋寒的助理,担心宛晨曦背后有高层罩着的心思熄灭了。

    特别是其他同事对宛晨曦的指手划脚地吩咐也没有被她拒绝,更是让人觉得她好欺负,如果宛晨曦身后有背景,那么决不可能会被人这么支使。

    之前的担心化为乌有,胡佳怡本来就讨厌甚至怨恨宛晨曦,知道了宛晨曦应该是被上官秋寒赶走的助理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刁难她。

    “总监,是胡主管让我送过来的。”宛晨曦解释道。

    这本来就不是她的工作,她是一个助理设计师,这些工作也不是她负责的,她已经很赶时间地送过来了,没想到还是迟到了。

    “还找理由,让你送份文件就把你累着了,你不过就是个新来的,做错了事还敢牵连别人?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总监似乎就是认定了是宛晨曦的错。

    “总监,真的是胡主管交给我的,我一刻也不敢耽误送过来的。”宛晨曦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总监就是不肯相信她。

    其实文件送过来迟到是必然的,总监早早地交代了胡佳怡把那文件打印几份,还特意叮嘱了会议上要用,可胡佳怡在办公室里光顾着刷朋友圈,忘记了总监的交待。

    就当她着急该怎么办的时候,正好看到宛晨曦从办公室门口走过,于是便拿着要打印的文件理直气壮地交给宛晨曦,就是怕被总监怪罪,有什么责任就让宛晨曦承担去吧。

    就这样,宛晨曦成了胡佳怡的替罪羊还恍然不知。

    胡佳怡经常在总监面前说宛晨曦的坏话,原本总监也答应过她要找宛晨曦的麻烦,这不,机会就送到了总监的面前,又听见宛晨曦说出胡佳怡,更是让总监觉得宛晨曦这个新人不识好歹。

    上司骂她就应该老实听着,竟然还敢和他顶嘴,实在是一点都不懂规矩。

    “闭嘴,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总监气急的地指着宛晨曦大斥道。

    “哦。”

    宛晨曦闷闷不乐地从会议室退出来,刚一转身就撞到了某人的身上,还碰到了她的精巧小琼鼻上疼得她差点没掉眼泪。

    “哎呀,谁呀?长不...长点心嘛。”当宛晨曦抬起头想要对撞到她的那人破口大骂的时候,连忙改口道。

    “晨曦,你怎么会在这?你没事吧?”上官秋寒关切地打量着宛晨曦的脸,像是在检查宛晨曦有没有受伤。

    “我是给总监送文件过来的,但...”宛晨曦想了想还是不说了,反正被骂几句又不会少块肉。

    “晨曦,你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是不是他们对你怎么样了?”上官秋寒脸色一怔,沉了下来。

    “没有没有。”宛晨曦连忙说道,她还不想让别人知道她和上官秋寒的关系,不然就不能认真地成为真正的设计师了。

    “没有就好,晨曦,有什么事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千万别自己憋在心里,好吗?”

    上官秋寒轻柔的声音让宛晨曦心里暖暖的,甜蜜地点点头,答应了上官秋寒,心里暗暗感叹道,有秋寒真好。

    “好啦好啦,不说我了,对了,秋寒,你怎么会到我们设计部来呢?”宛晨曦奇怪的问道,上官秋寒不会是为了自己才到设计部来的吧?

    “哦,你说这个呀,之前你们设计部的拿出参加珠宝展的设计稿都不是很满意,这次他们又出了一个新的方案,我过来把把关,这不就遇到你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你快进去吧,我要去工作了。”宛晨曦嫣然笑道。

    “这个不急,我还没有问你呢,一天没见了,有没有想我啊?”上官秋寒附在宛晨曦耳边轻声问道,脸上带着一丝戏谑。

    “想了,一天都在想,都快想死你了,这下你满意了吧,好了,别闹了,我真的要回去工作啦。”宛晨曦略带一丝羞涩,没好气的白了上官秋寒一眼。

    “那想我怎么没有表示呢?”上官秋寒撅着嘴等待着宛晨曦。

    “讨厌,这里是公司,还有很多人看着呢!”宛晨曦悄然低下了头。

    上官秋寒向四周看了看,这里是会议室门口那有什么闲杂人等会到这里来呀。

    “哪有人啊,快点给点表示,要不我表示一下也行。”

    “啵!”

    宛晨曦的红唇在上官秋寒的脸上轻点一下,两颊飞起红霞,逃也似的跑开了。

    见宛晨曦离开的背影,上官秋寒嘴角浮起一丝幸福的笑意,微微收神后,直接推开会议室的大门走了进去。

    刚把宛晨曦骂走,火气还没下来,又见有人门也不敲地走进来,刚要出口训斥,一见是上官秋寒,连忙怒容散去,转而换上了近乎于谄媚的笑脸。

    “寒总,您终于来了,我们早就在等着您的大驾,您请坐,请坐。”总监谄笑着让出上座,而他则是站在一边悉心听着上官秋寒的差遣。

    “好了,你也在旁边站着了,坐下吧。”上官秋寒不耐烦地说道。

    “是是是,多谢寒总。”

    总监在上官秋寒的下首坐下,将宛晨曦送过来的文件分发下去,也给上官秋寒拿了一份。

    而宛晨曦回到设计部工作室后,之前让她帮忙打印文件那个小组长怒气冲冲地来到宛晨曦的面前,将一叠文件狠狠地直接摔在宛晨曦身上。

    “好你个宛晨曦,我让你给我打印报表,你给我拿的是什么东西,报表呢?我要的报表呢?”

    “报表?组长,报表不是被你拿走了吗?”宛晨曦也是一头雾水。

    “你给我好好看看,你打印的这是什么?”小组长拿起丢在地上的文件在宛晨曦的面前晃了晃,质问道。

    “这是?啊,这是胡主管交待的设计稿文件。”宛晨曦惊呼一声,脸上露出焦急。

    既然设计稿文件在这里,被小组长拿走,那她刚才送到会议室的是...报表!

    完了完了,送错了,把文件给送错了。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分类好了,好像是小组长自己急匆匆地看也不看,把设计稿当成是报表拿走了吧。

    而文件的封面都差不多,她也没有权力去察看文件内容呀,好像是小组长自己拿错了,她有什么资格怪罪自己,还那么蛮横无理的把文件扔在自己身上,欺人太甚。

    “你给我好好看清楚,交代你点事情你就是这么给我办的?”小组长盛气凌人地斥责道。

    真当自己没有脾气是吧,平时小组长对自己指手划脚就算了,现在明明不是自己的错还把责任怪罪到自己身上,太过分了。

    “组长,这不是我交给你的文件,是你自己拿错了。”宛晨曦脸色不是很好看,心中孕育着怒气。

    “什么,还是我的错咯?就算是我拿错了,那你为什么要把文件放在打印机旁边?不会亲手交给我?”小组长拿出作为上司的威严来压制宛晨曦。

    什么鬼呀,本来打印文件就不是她的工作,她的工作是助理设计师,也轮不着小组长来管呀,况且,自己已经把文件分类,小组长看也不看地就拿走了设计稿,怪谁呀,她也没问自己呀。

    “组长,打印出来的文件不放在旁边难道放进碎纸机里呀?况且,你有问过我吗?你一句话也不问就拿走了设计稿和我有关系吗?真是好笑。”宛晨曦也是气坏了,小组长明摆着要找自己麻烦呀。

    宛晨曦不惹事,但也从来不怕事,更不会被别人无缘无故的欺负,之前是自己不想和她们多计较,这还蹬鼻子上脸了。

    “气死我了,你一个新人,还敢顶撞我,你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我分分钟让你从设计部滚蛋?”小组长被宛晨曦顶撞,瞬间发飙了。

    “哼,设计部又不是你开的,你有什么权力开除我。”宛晨曦毫不示弱。

    其他的同事见一直任他们支使的宛晨曦竟敢和小组长顶撞起来,纷纷围了过来,出言指责宛晨曦。

    “宛晨曦,你就是个新人,有什么资格顶撞组长?”

    “还不快给组长道歉?”

    带宛晨曦的年长设计师虽然不怕小组长,但宛晨曦根本就不讨她的喜欢,完全没有维护宛晨曦的意思,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让宛晨曦个小组长道歉。

    “我没有错,凭什么要我给她道歉,绝不道歉。”宛晨曦倔强地不屈服。

    “宛晨曦,你要是还想跟着我,就马上和组长道歉,不然,你自己看着办吧。”年长设计师脸色愈发冰冷,似乎很不满意宛晨曦的态度。

    原来到哪里都有仗势欺人的人,宛晨曦心中愤怒,她不想仗势欺人,反倒是被别人步步紧逼地欺辱,实在忍无可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