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哥哥你好

    跨国企业为什么要收购中国企业?

    因为中国这片市场太诱人。

    很多外资企业进入中国后,水土不服;又或者是竞争不过本土企业。这时候,收购就会变成最有效的扩展手段。

    一方面,可以直接获得中国企业成熟的销售渠道、市场网络、人才队伍和客户资源;另一方面,收购竞争对手,就有机会消灭竞争对手,直接将其品牌雪藏。几年前“小护士”“乐百氏”“乐凯胶卷”家喻户晓,现在它们在哪里?

    更有甚者,收购整个行业的前几名,直接形成long断。

    现在这种情况有吗?当然有,日化、水泥、休闲食品、大豆、机械制造……在我们普通人未注意到的这些领域,大好河山,却已大势已去。

    打不过就砸钱买。这种手段,外资公司在中国屡试不爽。

    现在,他们终于将手伸向了箱包行业。

    ……

    而在林莫臣看来,这不过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必然结果。

    他不会去想什么:我是中国人,保护民族品牌,爱国重于一切。他只会想:中国企业想要参与国际化竞争,就必须经历这个残酷的考验。守得住,那是你自己有本事;守不住,又怎么怨得了别人?

    欧美国家在商场上的残酷和野心,跟数百年前他们对中国发动的侵~略战争,并无不同。即使今天他不代表dg来收购中国的箱包企业,明天,也会有别的跨国巨鳄,来抢夺这一块蛋糕。

    林浅所在的爱达,或早或晚都会面临这一场浩劫,跟他是否参与,根本没有关系。他改变不了她和爱达的命运。

    而在接收到客户公司委托的第一分钟起,他就不可能将这件事直接透露给她——这是他的职业操守。

    不过,在电话里“冷漠”地与她划清界限,却是合情合理的。

    ——

    上午十点。

    司美琪、mk投资公司、dg集团三方代表,围坐在圆桌旁。

    经过了十数天漫长而艰难的谈判拉锯,三方终于达成了共识:dg集团收购司美琪51%的股份,实现控股,同时注入数额相当大的一笔资金,双方在箱包市场共同发力,力争将司美琪打造成亚太区领先的一流企业。

    此刻,在陈铮看来,这一次的“卖身”,虽是无奈之举,却也可能是新的开始。因为按照协议条款,dg公司会派遣几个人进入董事会和经营层,但公司总经理还是他,控制权还是在他手里。除了能获得大笔救命资金,还能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专利。尽管对方还提出了很多苛刻条件,但这次合作,本质上还是如媒体鼓吹的那样,是双赢的。

    而在林莫臣看来,司美琪的命运几乎已经没有悬念。因为dg收购司美琪的本意,根本就不是为了扶持,而是为了借这个壳,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按照客户委托,使用一些股权拆分、打擦边球的手段,实现对司美琪更深入的控制;而陈铮的管理权也会被剥夺,司美琪这个品牌,很快就会被雪藏,逐步淡出市场……

    这么轻易就吃掉了第一个,林莫臣都觉得有点索然无味了。

    ——

    林莫臣的团队在市中心最豪华的酒店,长租了几个房间。但他这晚却没有回酒店,而是去了市区另一套公寓。

    这是他几年前回霖市时,买下的一套房子。不为别的,就为偶尔回国时,有个私人住处。

    此外,也是给林浅准备的——无论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让这丫头,至少有这个地方可以住。

    他的公寓在高楼顶层,一推开门,就见满室灯火明亮。玄关放着双女士高跟鞋。

    他也不急,迈开长腿,慢悠悠地走进去。先四处打量了一番:地板和家具都擦干净了,一尘不染。看来那丫头找人来清洁过了。但看到养在阳台上的两盆兰花,他皱了眉——花全死了,死得很彻底,枯黑得像两把细细的骨头。

    显然平时林浅根本没替他照料这里,只不过这次他来了,才临时抱佛脚打扫一下。

    客厅没有人,卧室的灯开着,可以看到林浅的身影在里头晃来晃去,明明听到他来了,却没出来。

    林莫臣感觉出不对劲了,立刻快步走过去——

    她竟然在翻箱倒柜。

    抽屉、柜子,全被打开。多日不见的妹妹显然是刚下班就赶过来,西装脱了,穿着件白衬衣和职业短裙,袖子挽得老高,正埋头在柜子里翻。

    听到他走到门口了,只转头飞快地看一眼,那眼神分明在赌气。

    然后转头不看他,继续翻。

    林莫臣的脸色立刻沉下来:“你就是这么迎接我的——不经允许,私自翻我的东西?”而且还是当面?

    这种事从来没发生过。即使她之前频频飞去美国探望他,也从不进他的书房,从不动他的私人物品。

    林浅却“哼”了一声,答:“对于帝~国主义的侵略,我们中国人是不需要讲什么礼义廉耻的!”

    林莫臣明白了——她是在找这次收购的资料。

    他静默片刻,走过去,直接将她的胳膊一拉,强行拖到客厅,推到沙发上。

    “胡闹。”他蹙眉。

    其实一开始知道,哥哥居然代表外资来收购爱达,林浅的感情是有点接受不了。

    难道他真的六亲不认,不管她的死活?要知道如果真的是他亲自操刀收购,厉致诚能否应付得了,都是未知数。如果他们真的打起来,她跟厉致诚怎么办?感情势必被影响,然后因他这“黑心哥哥”苦情的分开吗?

    ……怎么可能?!

    她甚至想过,难道林莫臣接这个案子,是为了践行诺言,让厉致诚经历抽筋剥骨之痛?但想想都觉得荒谬,林莫臣绝不是这种公私不分的人。而且他即使强势,也不可能违背她的意愿,强行“教训”厉致诚。

    她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而且在她心里,有一条信念,始终是高于一切的——哥哥尽管对旁人心狠手辣,但绝不会弃她的幸福不顾,只为利益对爱达下手。

    所以她今天来,就是要把他的用意和立场弄清楚。同时么,也是做她刚才做的事——翻看资料探听风声。

    “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她直接开口,目光灼灼。

    林莫臣尽管很不喜欢她这样咄咄逼人,但也不希望兄妹间有误会。他在她对面坐下,先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晾了她一会儿。

    只晾得她两眼都快冒火了,他才不急不缓地开口:“公司的合伙人不止我一个,难道要因为我妹妹在其中一家公司,他们就放弃一项金额达数亿美元的收购业务?林浅,成熟一点。”

    林浅就知道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心里舒服了不少,但语气还是嗔怪的:“那你也应该早点通知我,我们早作打算。”

    对于这种不合理的要求,林莫臣直接无视,没理她。

    “可是你真的要对厉致诚发起收购?”她问,“虽然公是公,私是私,但我和他的感情怎么办?你没考虑过吗?”

    林莫臣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林浅。”他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质疑,而是话锋一转说,“你要明白一个事实。这次的收购,我不做,也会有别人来做;我们公司不接,也会有别的公司接。即使今天dg不收购你们,将来也会有别的公司来收购。”

    林浅一怔。

    这话咋一听特别冷酷无情,但……他的意思是不是,既然早晚都要挨刀,由她的哥哥来掌刀,总好过别人来?

    他是在暗示,会给她和厉致诚留余地,放水吗?

    这要是换平时,林浅大概猜出了这个意思,就不会再追问。因为林莫臣是个很有职业操守的人,有些话他对亲妹妹,可能都不会说得太透,彼此心知肚明就好。她也会一如既往的聪明识趣。

    可毕竟事关厉致诚和爱达,有道是关心则乱,对于林莫臣这模拟两可的话,林浅还是觉得不满意。

    万一呢?万一她理解错了,他真的是字面意思:爱达早晚逃不过这一劫,与其钱被别人赚走,不如让他赚呢?以他的铁石心肠,真的有可能如此。

    她正思绪起伏,林莫臣却再度开口:“还有事吗?没有事你就请回吧。”

    林浅当然不理他装模作样的逐客令。她决定直接对他下一剂猛药。

    她将右手从口袋里拿出来,直接伸到他面前,无名指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林莫臣眸色一敛。

    “哥,我和厉致诚已经订婚了。”她说,“你把话说清楚,到底帮不帮我们?要是不帮,害我夹在你们俩之间为难,那就别怪我认他不认你。我说得出做得到。”

    这话说得实在太狠了。尽管林浅面色沉静,迎着他冷冽幽黑的眼睛,心情也有些打鼓。

    而林莫臣看到戒指的第一眼,直观感觉就是不悦。

    唯一亲近的妹妹,居然不跟他打声招呼,就成了另一个男人的未婚妻。

    现在,还用这种方式来威胁他?声称认厉致诚,不认他?

    呵……

    “ok.”林莫臣面无表情地站起来,“那就让他等死吧。”

    转身就进了卧室。

    林浅:“……”

    ——

    其实林浅讲那些话,一方面,是要让林莫臣清楚事情的严重性。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就算这话会惹他生气,但他那么心思通透的人,肯定也会听进去,将来如果真的对付厉致诚,顾忌到她,也会留一手——好吧,她这么想,的确是很偏袒厉致诚。

    另一方面,她也是想逼出林莫臣的真心话——到底帮不帮他们?怎么帮?

    可现在看来,效果适得其反,她把哥哥给弄发火了,甚至还说出了“让他等死吧”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狠话……

    林浅在客厅磨蹭了一阵,终究还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太冒失,伤了哥哥的心。于是默不作声地也跟进了卧室。

    林莫臣坐在一张椅子里,低头在看手机上的美国股市大盘图,没理她。

    林浅在他边上的床沿坐下,小声喊:“哥。”

    他继续不搭理她。

    林浅伸手勾住他的胳膊:“哥……我说错了还不行吗?其实我知道的,你接这个案子,肯定是想照看我们。我就是不太确定嘛……”

    林莫臣抬眸看她一眼:“晚了,你请回。我改变主意了,过几天就会亲自发起收购。他接受也就算了;不接受更好,我主动请缨,联手dg集团,用司美琪的壳儿,直接跟你们市场相见。明年这个时候,市场上如果看不到爱达品牌,林小姐请不要太意外。再见。”

    林浅哭笑不得,还“主动请缨”呢!

    “……哥!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千万不要自相残杀!”她一把紧紧抱住他的胳膊:“未婚夫重要,哥哥更重要。你要真的这么对我,你想天堂的爸爸他能高兴么?咱俩远隔重洋,分开了那么多年,你十六岁才回国找到我这个妹妹,你忍心又丢掉么?”

    这话十足的煽情,也十足的服软。而因为提及了往事,林浅虽然本意是哄他,目光也有些真情流露。

    她的话和神态,显然也触及了林莫臣的心,看她一眼,哼了一声,却没再丢狠话。

    林浅多了解他啊,顺着杆子就往上爬,又哄了一阵,终于令他眼中闪过笑意。

    “因为你和我的关系,所以对爱达的收购,我全程都不会插手,由我的同事来负责——这是一开始就跟其他合伙人谈好的。”他终于如了林浅的愿,透露了更多的讯息,“我只负责新宝瑞和司美琪。”

    林浅听到这番话,第一个反应就是——太好了,哥哥回避爱达,她和厉致诚就不会因此有矛盾;

    第二个想法就是——新宝瑞和司美琪落在哥哥手里,一定会死得很惨啊……

    心总算落回了原处,她又抬头看着他:“哥,既然是你的同事操刀,那事情就好说了。厉致诚可是很厉害的,如果真的打起来,你的同事、下级和客户吃了亏,你别心疼。”

    林莫臣淡淡一笑:“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来替我操这份心?先回去搞清楚,厉致诚到底想不想卖。给爱达的收购条件肯定是三家中最好的,他是个比你冷酷现实得多的商人,你确定他不心动?”

    林浅愣住了。

    ——

    对于厉致诚想不想卖爱达这件事,林浅还真没跟他深谈过。

    那天从林莫臣的话里,琢磨出蛛丝马迹,她就自告奋勇地说:“我去我哥那里把情况弄清楚。”

    厉致诚点头说:“如果不方便,不必勉强。”

    林浅只是直觉觉得,他一定不会卖,这是他的家族企业。她根本没细想过分析过其中利害。现在哥哥这么说,倒是令她有点不确定了。

    毕竟,他曾经眉也不皱的丢掉aito。失去的利益,是为了换取更大的利益——这是他亲口说的。

    说不定他真的会考虑卖掉爱达。

    林浅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失望吗?谈不上。就是忽然有点茫然了。

    想到这里,她拿出手机,给他打电话。

    “我从我哥这里出来了。你在哪里啊?”

    厉致诚的嗓音听起来一如既往地低沉淡定:“刚从公司出来。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

    自从她昨天从哥哥的电话里琢磨出收购这回事,厉致诚一直表现得不急不躁,亦不慌乱。所以此刻听到他的声音,林浅也心安了几分。

    “不用了。”她说,“我直接开车回家,很快的。”

    “好。”他低声说,“到家再说。”

    林浅心头没来由一暖。

    挂了电话,林浅走到停车场,远远就看见个眼熟的身影,迎面走过来。

    靠。林浅在心里骂了句:冤家路窄。

    陈铮乍一看到林浅,并没有太意外。前几天他已从投资公司其他人口里得知,林总还有个妹妹,也在霖市,叫林浅……当时他的心情很复杂也很震撼。

    他首先想起的,是自己扇林浅那个巴掌;

    然后想起的是最初跟厉致诚争夺明盛项目时,听人隐约提起,是林浅托人帮厉致诚牵了线。当时他还想,林浅居然还有些人脉关系。

    没想到竟然是她哥哥——如今代表资方来收购司美琪的投资人。

    呵……如果他当初追到了林浅,现在的情况又会怎样?也许司美琪根本不用失去那么多股份,就能绝地重生吧?

    “林浅。”他神色很自然地叫住她,“来找你哥哥?”他是从林莫臣的同事口里,知道了这个住址,所以找过来。

    无他,只为跟这位影响力颇大的投资人,联络感情。

    林浅大概也能猜出他是干嘛来的。她毫不掩饰地嫌恶地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陈铮伸手一拦,笑了:“躲什么?我跟林先生也认识了,今后是合作伙伴。咱们就不能一笑泯恩仇么?”

    林浅:“神经病。”

    “林浅!”陈铮看起来很无奈,“那巴掌不是我的本意!我追你追得那么久,你转身就投入厉致诚的怀抱,换哪个男人不憋气?我只是让他们吓唬吓唬你,谁知道他们会动手?”

    林浅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哄住的,直勾勾地盯着他,不吭声。

    陈铮脸皮也厚,低下头,把脸往她跟前一凑:“你也扇我一个耳光,就算扯平了,成吗?你以为我愿意把司美琪卖给你哥哥?如果不是你们和新宝瑞打得你死我活,搅乱整个市场,司美琪何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你在司美琪呆了三年,我待你也算不薄,如果还念旧情,就给我一个巴掌,今后也就不计前嫌。大家都是中国品牌,今后在你哥面前,能帮我一点是一点,我陈铮感激你一辈子。”

    他这番话讲得掷地有声,眼神也十分诚恳坦荡地看着她,可谓是从未有过的逢低做小。

    林浅咬着下唇,直觉上,她依然很反感这个人。但想到他刚才说的“你以为我愿意卖司美琪”,再想到爱达将来可能也面临同样的处境,的确也有点兔死狐悲的感叹。

    “扇耳光就不必了,我没这个爱好。”她淡淡地说,“我哥那里,抱歉,我跟他公是公私是私,从来不互相干涉。帮不了你。”说完也不看他脸色,转身走了。

    陈铮站在原地,看着她开车离开,脸色慢慢沉下来。

    他并不知道,由始至终,林浅都没跟林莫臣提过,跟他的私人恩怨,包括那个巴掌。

    此刻,他想起林莫臣在收购时提出的各种苛刻条件,对司美琪施加的各种压力……心头一股火起。

    一定是因为那个巴掌。林莫臣对司美琪那么狠,就是趁机公报私仇吧!

    他~妈的,林浅、林莫臣,将来别让我逮着机会,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冷哼一声,转身上楼。在步出电梯、抵达林莫臣家门口时,脸上已带了风度翩翩的笑容。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有时候想想,蛮感激大家对我和本文的耐心的。商战本身是个非常乏味的题材,的确很多所谓的商战基本也是披了一层皮,根本就没有战的部分。所以我开文之前,就跟大家说,我想写一个新题材。这个“新”,一方面是指我以前没写过;另一方面,就是我想写出不一样、实打实的商战。这样的写法,天生就不讨女性读者喜欢。你们却一直追到现在……说实话,莫非现在追这文的,都是女汉子对不对?

    这文也进入最后一战了,很感谢大家一路陪伴,也希望大家能多点耐心,跟我一起迎来本月的结局。明年如果再写商战,应该就是林哥哥的故事,我相信可以写得更加有趣、更有吸引力和张力、更扣人心弦,一定能有很大的上升空间。哪天真正把这个题材,写得令你们欲罢不能,我就满足了。

    今天不知怎么的有点感伤,所以唠叨了这些话。爱你们。

    明天见。 166阅读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